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四百九十七章 战
    在众人惊疑中,天空中的这一团金光终于逐渐敛去,缓缓浮现出了一个清俊的身影。

    看着对面的那张似乎略微有些面熟年轻俊美脸庞,虽然满心戒备,但胡天化一呆,旋即还是愣神了,这么年轻的神通境?

    但他下边的人群里,便是有人大致看清了对方的模样,这人正好是夜魔门的秦云宇,这只是稍稍一愣,旋即便失声惊呼道:“长生君!”

    而正道这边,大多只能看到一个背影,本还无法确认,此时听得这声音,也骤然惊呼了起来:“彷小南?是彷小南?彷小南通神了?!!”

    “彷小南?”

    “长生君?”

    “额?呃呃呃?”

    不少人的脑子有些乱了,长生君不是魔道破天盟的盟主吗?刚他说啥?要他镇守府?

    你一魔道盟主,好意思说自己是镇守府的?

    “你就是长生君?竟然通神了?”

    上空的胡天化也有些愣神,好一阵之后,才恼然喝道:“你破天盟跟镇守府什么关系?你不是跟天盟是对头?”

    “我跟天盟是不对路,但我还是镇守府的人,你要镇守府的人死,就是要我死??!”彷小南双手抱胸,嘴角微翘,歪着头看了看对面的胡天化,淡淡地道:“更别说你血魔宗这两日还去我落魂崖搅事,说起来,咱们更是对头!”

    “呵呵你还是镇守府的人?呵呵呵”胡天化仰头大笑,突然便是一刀劈出:“那便去死吧!”

    “要死也是你先!”

    彷小南手中的打神鞭金光四溢,朝着胡天化的迎了上去。

    两边的人看着上边打得热闹,下边这心思却是复杂的紧。

    “那个小南还算是咱镇守府的?”

    “当然,他的档案都还在名字和关系一直挂在我这里!

    “这就好咱们镇守府这回又多了一个大支柱了!”

    林江强和白开明在下边看得热闹,见得打起来彷小南这刚进阶的神通丝毫不落下风,不禁悠闲地聊起天了。

    而其他各派长老此时表情古怪,庆幸自家这边终于暂时逃脱大难,却想着这林家一门两神通,而且都还是实力极强的神通;而自家派中,却是连一个都无,这心里酸溜溜的紧。

    至于那些混杂在各派长老群里的灵修使者们,此时更是脸色复杂;天星宗的刘芸,抬头看着半空中那在打斗中还俊逸潇洒无比的身影,心头感受更是异样的很。

    血魔宗和灵煞堂那边,这时气氛却是有些低落,那青衣老者皱了皱眉,冷哼了一声,道:“他们这边也就是一个神通而已,我们老祖和其他几位神通很快就会回来!”

    听得这话,血魔宗和灵煞堂瞬间又气势大涨。

    感受着这种变化,青衣老者满意地轻哼了一声,原本他不敢冲阵倒不是怕,只不过这碰上了镇守府到底该怎么应对,他不敢拿主意。

    此时有了胡天化的反应做指示,看着对面的镇守府诸人,又看了一眼头顶打得热闹的两人,当下便怒喝一声,道:“血魔灵煞听令,杀!”

    随着他这一声呼喝,众魔便齐声呼喝,冲杀了过去。

    这边白开明和林江强也怒喝一声,扬刀冲上:“杀!”

    “杀”

    身后镇守府所属整齐划一,紧随挥刀冲杀上去。

    旁边各派长老也只是稍稍一迟疑,便脚下一顿,怒声冲将而去。

    瞬时,下边又战做一团,杀声震天。

    虽然刚刚进阶神通境,但彷小南对于神通境的战法早已熟悉,手中打神鞭凝聚团团厚重金光,与胡天化打得解数难分。

    而且越打越流畅,这根土黄色的打神鞭神出鬼没,打得胡天化脸色越来越凝重也越来越憋屈。

    感受着自己手中长刀逐渐被对方克制,而且每出一刀,那打神鞭总能带着浑厚金光朝着自己必救之处攻来,让自己不得不退让。

    这厮真是刚通神的神通?能有这种造诣,能使出这般打法的,唯有某次老祖与自己喂招的时候,才能有这种感觉!

    “呀!迅云斩!”打得憋屈的胡天化看着自己一刀又被对方逼了回来,终于忍不住了,怒喝一声,使出一招神通秘术。

    只见得一刀斩出,周围灵气骤乱,那刀锋所在之处隐隐似有空间崩塌一般,带着丈许长的阴影和无数隐隐寒芒,以及无可匹敌的气势,朝着彷小南凌空斩至。

    彷小南眼瞳微微一缩,手中打神鞭往身前一缩,一团金光将全身护住,猛然飘身便退。

    “撕拉”一声,等的这一刀刀光散去,彷小南身上的金光也消散,只见他身上的衣衫,却是缺了一角,左手手臂之上也有血痕浮现,隐隐可见颗颗血珠渗出。

    “呵呵!”伤到对方,总算是让胡天化出了口气,果然是一力降十会,这种大威力的秘术果然不是这初入神通境可以用技巧来代替的。

    但心头却还是隐有阴影浮现,自家一招最是强大的秘术竟然只能让对方轻伤

    瞧着胡天化脸上的笑容,彷小南嘴角翘了翘,这就是神通中境的真正实力。

    虽然对方战斗经验不错,秘术威力也强,但也就是还不错而已;或许在灵修界,他的实力会更上一层楼,但现在,这样的实力,不太够。

    除非他能源源不断地用这种强力秘术,否则呵呵哒

    “再来!”彷小南咧嘴一笑,手中打神鞭一挥,一道金光便朝着胡天化砸了过去。

    “噗”胡天化一刀劈碎金光,看着对面彷小南那轻松的模样,怒喝一声,再次迅猛扑来。

    三五招过去,再次被压制的胡天化忍不住地又是一招迅云斩。

    这一次依然顺利将彷小南打退,但却是并没有伤到对方。

    这两次迅云斩已经是让胡天化浑身的灵力去了四五成,虽然神通境灵力恢复快,但接下来却是不敢轻用。

    不过是数招过去,一个不慎,胡天化闷哼一声,却是被打神鞭一鞭打在了肩上。

    虽然只是余波,但却也让他胸口一甜,差点一口血喷了出来。

    “该死的!”看着对面笑盈盈一脸轻松的彷小南,胡天化心头一紧,自己的灵力已经不太够了,想要再施展迅云斩这种大威力秘术,风险太大,而战斗技巧却是明显对方强。

    接下来的战局,只怕不太妙了。

    就在他皱紧了眉头的时候,突然不远处有人呼啸而来。

    听得这啸声,胡天化心头一松,老祖来了

    而彷小南看着那迅速接近的人影,脸色骤然一紧,握着打神鞭的手心瞬间有汗意渗出。

    虽然对方已经半圣境界已经跌落,但那残存的半圣气息却不是作假的,神识远超常人的他,在对方出现之后,便感觉到了无限?;戳?。

    只是阴阳灵犀虽然在微微发烫,但却无明显激烈反应,这让彷小南稍稍安了些心,看来不是必死之局!

    看了一眼下边那混战的场面,知晓自己一走,只怕这下边之人几无幸理。

    牙微微一咬,彷小南目光微寒,右手一紧,挥鞭猛然朝着胡天化攻去。

    这时已经是全力出手,想当年长生君也是下修界首屈一指的大神通者,千百年来如何没有独门秘术?

    “呼!”彷小南倒是也没声张,这一鞭朝着那边开始脸露轻松之色的胡天化砸了过去。

    “额?!”胡天化挥刀便要挡,但这刀堪堪扬起,脸色便是大变,因为他感觉到了那灵气的骤然变化,以及那猛然成型的一根金光化作的撑天巨鞭。

    我擦这小子出招不合常理啊人家发大招,总会气势大涨的大喝一声,比如“迅云斩”之类的,尽量使人术合一,威力超常。

    这厮怎么不声不响的就是一鞭砸了过来,声息全无?

    只是看着那巨鞭落下,这会来不及跑了,一跑就全生受了;胡天化只能是咬牙切齿地怒喝一声,豁出吃奶的离去,一刀斩了过来。

    那边还隔着数十丈远的万鼎铭此时也发现了胡天化的异常,不由怒喝一声:“竖子尔敢!”

    你喊归喊,反正你也来不及赶过来,要能赶过来,咱们还不这么玩!

    “嘿!”彷小南也终于大喝了一声。

    那撑天巨鞭有若打棒球一般,一鞭砸在胡天化的长刀之上。

    只听得“砰”地一声闷响,胡天化直接被这一鞭拍得狠狠朝着地上砸去。

    万鼎铭赶到的时候,只看到自家现在最看重的属下,直接被拍进了地上,此刻正陷在地面上,口中鲜血直喷。

    虽然死不了,只怕短时间内已经派不上用场了。

    “该死!”

    万鼎铭面容森寒地看着对面的彷小南,也不多言语,右手剑诀一捏,朝着彷小南便是一指:“死!”

    彷小南眉头一扬,感受到胸口阴阳灵犀骤然一热,便再无甚感觉;冷笑一声,挥鞭便朝着万鼎铭扑了过去。

    “咦?”看着彷小南竟然对于自家暴怒之下以半圣之威发出的律令竟然丝毫没有反应,万鼎铭愕然一愣。

    虽然自家已经掉落境界,残存的半圣之威已经无法完全发挥律令威力,但至少也可让对方道心失衡实力大减才是,怎么没有一点作用?

    万鼎铭这时也想不了太多,看着那扑面而来的金光,怒喝一声,直接一拳便朝着那金光砸了过去。

    一拳之势,瞬间风起云动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