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五百零一章 正邪不两立
    “这就是那破天盟的护法长老羊孙子”

    “对…就是他,在彷巡查没有通神之前,破天盟可就是靠他撑着!”

    “那旁边那个又是谁?看起来总觉得让人有些不舒服…不知道是不是修炼了什么魔功?”

    “你还不知道???这就是彷巡察使新从外边带回来的一位神通高手,姓瓦…据说实力不下神通中境!”

    “???怎么可能?从来没有听过有这么一号高手??!而且还是神通中境?”

    “你不知道也正常,我也是听白巡查长说起过这事!前些日子,不是那血魔宗有两位神通前去落魂崖找麻烦,结果就是这位瓦长老突然出现,打得两名神通落荒而逃!”

    “还有这事…难不成现在这神通真的已经如此不值钱了么?”

    “哎…是啊,我等现在不过是金刚境而已,这还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到神通呢!”

    围观之人,都一个个叽叽喳喳的,羊孙子坐在似乎还算淡定,只是偶尔微露心焦之色,看向镇守府内。

    而瓦铁华一直都是面无表情,坐在那地,比起羊孙子镇定多了。

    “老瓦,你觉得盟主会不会有事?”羊孙子心焦地看了镇守府内两眼,而后看向瓦铁华,道。

    “没事!”瓦铁华吐出两个字。

    “除了这两个字,你还会不会别的?”羊孙子恼火地道。

    “不会!”瓦铁华冷冷道。

    “……”

    羊孙子渐渐地有些不耐,心焦地站起来,在门口转起圈来;只是,向来脾气有些暴的羊孙子,在这镇守府前却是丝毫不敢造次。

    那杨的威风,到目前为止,下修界还没有人任何人敢挑战。

    还好并没有等太久,里边便有人迎了出来:“两位长老,府主有请!”

    站在那杨面前,看着眼前这位下修界第一人,羊孙子突然有些自豪了。

    虽然他现在也是神通境,但却是一点都没有自矜的意思;这魔道,数十上百年来他应当是第一个被那杨当做客人接待的。

    他很自动的把瓦铁华这个并列第一给忽略了。

    “见过那府主!”羊孙子谦恭地抱拳,道。

    那杨看了两人一眼,微微一笑,抱拳还礼:“羊长老瓦长老辛苦了,小南现在还没有醒来,破天盟就要辛苦两位了!”

    “哪里哪里…盟主不在,我等自然不敢放松!”

    听着那杨的话语,羊孙子总觉得有些怪异,就跟他这邪道高手来镇守府一般;虽然很不合情理,但却又似乎并无什么不对。

    “不知盟主现在……”

    “来,两位随我来,林女侠正在里边照看!”

    两人随着那杨进了内室,恭谨地与林玉音见了礼,又仔细地看过了彷小南的情况,羊孙子这才彻底安下心来。

    现在这破天盟的主心骨若是不在,那这破天盟便散了;确认彷小南并无大碍之后,这自然也就安了心。

    一旁的那杨,这时倒是颇有些好奇地多看了几眼瓦铁华,眼中异光微闪。

    想了想,羊孙子还是小意地问道:“那府主…不知我家盟主,这番…是否能完全恢复?”

    “恢复是没有问题,但他这次刚刚进阶神通,便大战一番,只怕…会损及本源!”那杨叹了道:“不过小南此次受伤,因我镇守府而起,我镇守府必然将近全力帮助小南稳固本源!”

    “如此,那就…有劳那府主了!”羊孙子感激地道,只是又迟疑了一下,道:“我家盟主,在这镇守府不知方不方便!”

    那杨呵呵一笑,道:“这自然是方便的,小南在我这,羊长老莫要担忧!”

    “那自然是放心的!”羊孙子干笑着道。

    说罢,羊孙子便拱手道:“既然如此…那我等也就不多留了,毕竟现在局势未稳,崖中倒是少不了我与瓦长老坐镇!盟主就一切拜托府主了!”

    “客气…”那杨笑着拱手回礼,说罢却是朝向瓦铁华,伸手摸出一个玉瓶递了过去,道:“瓦长老,我这里有玄阴玉液一瓶,想来长老用得上,就送与长老吧!”

    “额?”瓦铁华眼中闪过一抹愕然,他可不知这玄阴玉液是何物。

    一旁的羊孙子却是眼睛一亮,赶紧朝着瓦铁华使了个眼色,道:“瓦长老,还不谢过那府主!”

    “谢过那府主!”有羊孙子提醒,瓦铁华自然不会客气,收下这个玉瓶。

    两人出了镇守府,羊孙子这才羡慕地对着瓦铁华,道:“瓦长老,你运气不错??!竟然能得到那府主送出的玄阴玉液!”

    “羊长老…这劳么子到底是做什么用的?难不成真是什么了不得的好东西?”看着手里的玉瓶,瓦铁华狐疑道。

    “做什么用的?呵呵…”羊孙子嘿嘿笑了一声,道:“你乃是血阴之体,虽然白天能出门,但白天实力会下降不少,而且若是太阳太烈还不能出门!”

    “有了这玄阴玉液,你每三天用这涂全身一次,等得九天之后,你受太阳真火的克制,就会大大减少!难道这对你来说不是好东西?”

    瓦铁华眼睛一亮,兴奋,道:“这倒对我来说,真是好东西!”

    说罢,赶紧便将这小玉瓶好生收好。

    两人坐着飞机,倒是一天便又赶回了落魂崖。

    见得两人回来,这破天盟的各位长老议员们都赶紧围了上来。

    “盟主情况如何?”

    “羊长老,盟主伤得重不重”

    瞧着眼前这些人,一脸急切的模样,羊孙子冷冷一笑,道:“你们无需担忧,盟主情况一切都好,不过刚刚进阶神通便经历大战,故而需要调养一阵!”

    “那盟主不回来调养?”几位长老对视一眼,又急切地问道。

    “镇守府那边,那府主在亲自为盟主疏导调理,你们就无需担忧了!”

    羊孙子环视了众人一眼,寒声警告道:“不过,尔等当知晓,上回之事不可再出,若是敢再犯,不用盟主出手,我与瓦长老便饶不了你们!”

    被羊孙子这般一说,这诸人老脸一红,纷纷出声道:“两位长老放心,我等绝对不会再犯!”

    “嗯!”羊孙子轻轻地点了点头,然后看向众人,淡声道:“我二人与那府主见过面,想来等盟主恢复,便会报此一战之仇!尔等且回去做好准备,莫要临时搞不赢!”

    “???”众人一愣,便有人失声惊呼,道:“羊长老,不会吧?就算盟主恢复,咱们破天盟加上两位也不过是三名神通而已,怎么与那血魔宗与灵煞堂对抗?”

    羊孙子冷哼了一声,道:“无需担忧,你们难道忘了盟主的母亲可也是实力堪比神通中境的高手!”

    众人对视一眼,缓缓点头的同时,却也眉头微皱;这四名神通,对方可是有神通巅峰存在的,只怕不够啊。

    仿佛知晓众人在想什么一般,羊孙子冷冷一笑道:“当然,不只是我破天盟;只要盟主做出决定,想来到时候镇守府必然也会出手!”

    这话一出,众人都是一阵惊愕…

    “???我们与镇守府联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