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五百零四章 异变
    云霄宫三位长老代代相传,刚好第十代,不管宫主许晓蕾此次进阶神通是否成功,静明和静怡两人都不会再让徐仙玲等两人接受传承。

    十不存一的几率,实在是太小了,既然云霄宫的使命已经完成,就算是真传承断绝,静明和静怡两人也不打算让自己的晚辈们去冒这个险。

    旁边的云岭银虽觉可惜,但也只是缓缓点头。

    不管如何,现在云霄宫至少还有两名神通在,虽然只是神通初境,但一身经验实力几乎不下神通中境,应付目前的状况,总比没有好。

    至于此事之后,云霄宫没有了传承,也没有关系;反正派中需要在这下修界重新立足,自然会派下人来主持,到时候直接将云霄宫重新并入凌云派便是。

    旁边陪同的许仙玲两女,互相对视了一眼,看到了对方脸上同样露出的既庆幸又失望的神色。

    皆齐齐地暗叹了口气

    倒是站在云岭银旁边的徐曦绫,表情凝重,看着那紧闭的石门眼中异色微闪。

    既然是这般情况,众人帮不上忙,也只能是继续在门外心焦等候。

    感受着里边的气息依然节节攀升,众人表情愈发凝重。

    “这气息暴虐但又不狂乱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云岭银此时也满脸的古怪之色,按说若是真出问题了,这气息应当会狂乱不受控制;但若是没问题,也不当如此暴虐。

    外边这是有弟子急匆匆地赶来,道:“启禀长老,外边赵先生和洪先生两位相询,宫主出关情况如何了?”

    云岭银微微皱眉,道:“去回禀两位先生,就说宫主尚未出关,还请两位勿要担忧!”

    “还没出关?”赵明风面容一紧,看向后山之处,沉声地道:“那这是怎么回事,如此暴虐的灵力气息,一定是出问题!”

    “应该是出问题了!”洪青云缓缓点头,脸上微露惊色,但心底却是又无由来地多了一丝快意。

    对于这位云霄宫主,他多少还是知晓一些情况的;对于两人之间的某些私情,洪青云也偶尔有耳闻。

    此时,若是这云霄宫主出了问题,洪青云觉得自己一定会非???。

    否则若是天盟在这下修界多了一位地位颇重神通境,而这位神通境又与那彷小南关系极近,这是他怎么都不想出现的场面。

    毕竟云霄宫主身后至少有两名神通境的坚定支持,而且云岭银在非原则性问题的面前,也定然是会站在这位云霄宫主一边的。

    作为天盟这方的神通境,这凌云云霄是一家,剩下他和赵明风两人,完全不是一个等级。

    这到时候许多事情就由不得他和赵明风了。

    赵明风倒是没有这般复杂,眼中闪过一抹忧虑。

    眼下天盟已经损失了一位厉凤,若是又损失一位原本铁定新增的神通境,实在不是天盟之福。

    在众人这般各式复杂的心思中,那暴虐的气息终于开始有了改变。

    就在众人尚未反应过来之时,那原本蓄积了许久的暴虐的气息骤然冲天而起。

    感受着那突然暴起的强大气息,众人原本便紧悬着的心骤然便提到了嗓子眼。

    “出事了?”感觉着这股让人胆战心惊的气息爆发,云岭银的脸色骤然阴沉,而静明和静怡两人更是双腿一软,面容瞬间苍白。

    这般强大的气息爆发,定然是出事了。

    “唉”外边的赵明风也不自禁地拍了一把桌子,将一个好好的桌子拍成了了粉末。

    唯有洪青云眼中兴奋之色一闪而过,旋即不经意地看了一眼赵明风,脸色也逐渐严肃,摇头叹道:“唉可惜了,可惜了!”

    “是啊,真是可惜了!”赵明风连连摇头,道:“据说每一代云霄宫主都是惊才绝艳之辈,可惜了,可惜了我这下界都还未曾见到这下修界太多的精彩人物;竟然是又少了一位!”

    “宫主!宫主??!”

    静怡长老浑身上下微颤,走到这石门之前,眼中泪水轻衔,虽说老宫主已经故去,但新宫主继承了老宫主的一切;静怡与静明两人在这一年间早已经将所有感情和精力都投注在了新宫主身上。

    而且新宫主一旦陨落,便代表云霄宫传承希望彻底断绝。

    静怡全身上下一阵发软,抚摸着眼前紧闭之石门,一脸的悲凄,两行浊泪便已经是顺着脸颊缓缓滑落。

    后边的静明稍稍的淡定些许,但却也难掩悲色,走上前去,伸手扶着老姐妹,看着眼前石门,叹了口气之后,那眼睛也不禁地渐红。

    至于许仙玲等两人,更是嘤嘤地哭了起来,云霄宫没了

    云霄宫真的没有了

    看着眼前这一幕,云岭银无奈地叹了口气,回头看了看身旁那俏脸微白的徐曦绫,低声地道:“下回得禀告老祖,咱们得准备重建凌云下派了!”

    徐曦绫缓缓点了点头,转头看了看那天际,似有所思。

    数千里之外,就在这灵力爆发的档头,那杨猛然站起,看向西南方向,眼中精光连闪。

    而这还刚看了两眼,突然又愕然转头看向身后。

    在他身后数十丈之处,也有一股强大的灵力骤然爆发。

    “咦”

    看着身后的方向,那杨更是一愣,又回头看了看西南,脸上露出了古怪至极的神色。

    “静怡来,我们打开石门,迎接宫主法驾!”

    静明深吸了口气,伸手擦了擦眼角,扶着自己的老姐妹道。

    静怡慌乱地用手擦着脸上的泪水,连连地点头应着,稍稍地退后了两步,然后整理自己的头发和衣衫。

    而后边许仙玲两人也都抹干了眼泪,强止住哭泣,站了过去,整理仪态,准备迎接云霄宫最后一位宫主神躯法驾出关。

    云岭银和徐曦绫也都缓缓站直,站在一旁,静静地等候。

    勉强整理了一下仪容,静怡和静明悲凄地对视了一眼,互相点了点头,便要身后朝着那石门推去,准备震裂这道石门。

    但就在两人手刚刚伸出,还未触及石门,突然这石门却是自行缓缓打开,朝着两边扇开而去。

    “呃?!”

    两人骤然一僵,互相对视了一眼之后,僵硬地张大了嘴巴定定地朝着石门内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