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一百七十一章 七星惊魂刀
    “放心吧,没事!”

    彷小南笑着朝着金妍秀挥了挥手,目送着金妍秀驾车离去之后,这才上了自己的车,回家而去。

    如他所想,那个来历古怪的小妞儿,没好意思在餐厅门口堵他。

    只不过估摸到明天就得找上门来,看她那样子都不像是那种会善罢甘休的人;彷小南最是恼火碰到这样的货色,你说动手吧,打赢了不好,打输了就更不好了。

    而且不论输赢都难以善了,想着这个彷小南也只能是无奈叹了口气。

    刚到家,彷小南的手机便响了,看来看来电显示的号码,彷小南笑了笑便接通了。

    “打扰了彷小友!”

    那边赵显灵的声音有些心焦,但却依然相当客气。

    “无妨,赵先生!”

    彷小南微微一笑,也不待对方多言语,便笑着道:“关于中阶聚魂符,目前进展还算顺利,半个月左右,我必然会给赵先生一个答复!”

    “真的?”赵显灵明显地感觉到了彷小南言语中的淡定和轻松,兴奋道。

    “如不出意外的话!”虽然有**成的把握,但彷小南可不敢说的这般死。

    “如此真是太好了,只要能成功;我赵家必然重谢!”

    与赵显灵言语了一阵,感觉着赵显灵那兴奋,彷小南也不敢怠慢;回到家中,继续熬了一副加量的虎炼汤,又练了两个小时拳之后,便又继续绘制起中阶聚魂符来。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拿了人家一千万的订金,彷小南可是一点不敢大意。

    第一张,废!

    第二张,废!

    第三张……

    又一连绘制了五张,感觉到了一阵阵的头晕脑胀之后,彷小南才停下笔来。

    虽然这次不出意外的都还是失败,但较之昨日,却已经是有些进步了,基本上都到了第四五个转折之处,才失败的。

    这样下去,看来半个月内拿下,问题应该不大。

    一夜好睡,第二日大早起来,这才打了一个小时的锻体拳,这便隐隐听得楼下门铃声响起。

    “谁这个时候来敲门?”彷小南修长的眉头微微地皱了皱,随手拿了条毛巾擦了把汗,有些不耐地大步朝着楼下而去。

    随手将门打开,便看得昨日那骄横少女,正站在一口一脸咬牙切齿的模样。

    彷小南一愣,正要言语,那少女突然面容一红,羞怒地一脚便是朝着彷小南踹了过来:“死流氓!”

    彷小南愕然朝着后边一让,这顺着少女目光看了看,脸色也是稍稍地一红,这两天每天喝加量的虎炼汤,阳气过盛,自己下腹之处,到现在还是一柱擎天。

    “住手!你不要乱来啊…这是我家,大清早的你自己找上门来的,还骂我流氓…你才是女流氓,懂不懂什么叫非礼勿视?”

    彷小南这也只是脸色微红,旋即便理直气壮地哼声地道。

    “你…你这个流氓!难怪敢如此张狂,敢将我镇守总府的人不放在眼里!看我今天怎么废了你!”

    听着彷小南这话,骄横少女满脸忿怒,也不多言语,厉喝了一声,手一扬,一柄尺许长的短刀便出现在了手中,挥刀便朝着彷小南劈了过去。

    “我擦!”感觉着那一抹寒风袭来,同时脑袋骤然一晕,彷小南脸色骤变,脚下一蹬,便朝着身后翻滚而去。

    一连退出七八米之后,彷小南才惊魂未定地站稳,看着少女手中的那柄短刀脸色大变。

    只见这柄短刀长约尺半,宽约两指,但这刀身之上,却是有着一道道古怪的血色花纹,以及七个不规则大小的小孔。

    在这短刀挥动之间,一股似有若无的低啸之声,便随之而起。

    这股低啸之声,虽然低微,但听在人耳中却是让人头晕目眩,四肢无力。

    “七星惊魂刀!”

    彷小南低呼了一声,这脚下却是不敢有丝毫迟疑,转身就跑。

    “恶贼休跑!”

    看着彷小南转身就跑,那少女怒喝一声,挥刀便朝着彷小南直追而来。

    “奶奶的,这婆娘好凶悍!”彷小南一边跑,一边暗恼,这大早晨的被人打上门来,简直是让人恼火至极。

    一路快跑地跑进书房里,伸手从书桌上操起了一叠的道符,彷小南这才稍松了口气。

    那七星惊魂刀可不是什么好玩的物件,比之当初那柄乱打乱如意可是不知强了多少;这对方还没使全力,真正用出这七星惊魂刀的厉害来,自己便已经开始头晕脑胀。

    不愧是最顶尖的法器之一的七星惊魂刀!

    手中一道清心符起,化作一道灵光迅速爆开;随着这一道灵光的爆开,彷小南那原本被七星惊魂刀弄得头晕脑胀的脑袋,终于瞬间清醒了起来。

    “住手!”

    看着那少女竟然还追杀进来,彷小南也不由地怒了,寒声地道:“有什么事好好说,不要乱来!”

    “乱来?呵呵…你也知道怕了?你动我们镇守府的人的时候,怎么就不怕?”

    少女冷笑了一声,挥了挥手中的短刀,恨恨然地看着彷小南,道:“今天我不把你那个丑物割下来,我就不是罗娜娜!”

    “你!”

    彷小南心头也逐渐的怒了,寒声地道:“镇守府的人就敢这般肆意乱来?那镇守律难道已经是摆设了?”

    听得彷小南这话,那少女脸色也是微微一僵,但旋即便咬牙冷声哼道:“镇守律又怎么样?我今天就是要教训你!”

    说罢,少女这一刀便朝着彷小南劈来。

    彷小南目光微微一寒,一挥手凌风便浮现在了手中。

    “叮!”

    轻轻地架住七星惊魂刀,脚下一个膝撞便照着少女腹部撞了过去。

    面对这等骄横之人,虽然对方是个女的,但彷小南也不打算再让了;这个妞脑子已经坏了!

    若是敢再相让,自己这清心符可顶不住七星惊魂刀的全力发威!

    “砰!”敢乱来的人,果然都还是有本钱的。

    少女轻轻地一抬腿,便将彷小南的这个膝撞化解,同时一个肘击朝着彷小南的脸上狠狠撞至。

    彷小南闷哼了一身,头往后轻轻地一仰,左手一扬,一道拳风便同样朝着少女脸颊轰到。

    两人齐齐地都往后边一道,互相避开这一击之后,再次弹身而起,手中银光暴闪,互击而至。

    “铛铛铛!”

    一连数击,那少女终于脸色一阵发白,在击出最后一击之后,猛然退后了两部。

    看着少女那脸上的震惊表情,彷小南冷笑了一声;这妞虽然是先天中阶,但最多也就是刚跨入先天中阶的样子,这等硬碰硬的手段,如何是他这先天上阶的对手?

    当下手中的凌风毫不迟疑地朝着少女再次杀至。

    少女脸色一变,一挥手,一道灵光一闪;一团尺许大小的火球凭空浮现,朝着彷小南猛然撞到。

    “中阶道符,火灵符!”

    彷小南脸色一变,整个人仰头便倒,看着这团火球从自己眼前一闪而过之后,这才大松了口气,伸手赶紧护住脑袋,直趴趴地倒在地上一动不敢动。

    “砰!”身后的墙面被这团火球一撞,瞬间炸开;无数碎砖水泥块朝着四周飞射开来。

    “??!”看着飞射的水泥块,那原本正打算挥刀追击彷小南的少女,在一愣之后,也尖叫一声,抱头便朝着地上扑了下去。

    “啪啪啪…”

    那些乱飞的碎片,打得四处的墙壁,一阵的啪啪乱想。

    而那边的那个少女,突然却是闷哼了一声,撞倒在地上。

    “呵…自作自受!”瞧着那少女的模样,彷小南冷笑了一声,知晓这妞只怕是倒闭不及,被碎片给伤到了。

    当下这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这书房墙壁,看着那墙壁之上半米多大的一个洞,以及这一片狼藉的书房,彷小南心头也是一阵的心疼。

    这转身爬起来,便打算趁机好好教训这妞一顿。

    但刚刚爬起来来,却见得这少女正捂着胸口,正要费力地从地上爬起来;刚这只是刚刚爬起,口中一口鲜血喷出之后,又萎顿在地。

    但看着彷小南走过来在,这咬了咬牙,正要强行从地上爬起来,却见得彷小南面色凝重,沉声喝道:“别动!”

    “咳咳…你…”少女这话还没出口,彷小南便目光一寒,再次喝道:“你想死吗?不要乱动,不要说话!”

    看着彷小南的目光死死地盯着自己的胸口,少女这才低头看了看,却见得自己一件薄薄的外套竟然已经被鲜血全部浸湿。

    “拿开手,让我看看!”彷小南脸色凝重地走到少女身边,沉声地道。

    “你个恶贼,给我滚开…”少女一挥手中的短刀,便朝着彷小南刺了过去。

    彷小南手轻轻地一挥,便抓住了少女的手腕,在伸手一把将少女捂着胸口的右手给拨开。

    看着衣服上的一处破洞和一根粗大的铁钉,这脸色瞬间难看至极。

    毫不迟疑地一把伸手将那衣服给小心翼翼地撕开,露出了那沾满了鲜血的白皙胸口,看着那一片白皙隆起之下的那枚斜斜插在那处的钉子,以及周围那不停一下一下喷出的血液,彷小南脸色一片铁青。

    “恶贼!”少女满脸羞怒,有气无力地咬牙正要再挣扎,彷小南便已经一记掌刀狠狠地劈在她的脖子上,将她给劈晕了过去。

    同时小心翼翼地将她放平,然后手忙脚乱地在一片杂乱的书房中,打开一个柜子,拿出一个箱子来。

    里边的东西,被七七八八地丢了一地,直到一根银白色的管子被翻了出来。

    彷小南快速地拧开管子的盖子,从里边抽出一把细长的银针,然后不管不顾地将少女的衣服全部扒开,露出了整个****之后,数根半尺长的银针被快速地插入了胸口中去。

    随着这数根银针的插入,那原本正在不停喷出的血液,终于开始慢慢减缓。

    看到这一幕,彷小南稍稍地松了口气,快速地翻出自己的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

    “彷小友打我电话,不会又是又什么事让我来擦屁股吧?”那边武岭风的声音带着一些调侃和无奈。

    若是平时,彷小南很乐意跟武岭风开开玩笑,但这时他却是只能无奈涩声地道:“镇守总府来了个丫头,来我家闹事!出问题了!”

    “镇守总府?”听得这个名字,武岭风话语也是一僵,旋即便肃然沉声地道:“出了什么问题?”

    “她在我家乱用火灵符,把自己给伤了;心脏受创,要赶紧手术!”彷小南沉声地道:“立刻联系附一胸外科,让他们做好准备,并且派车过来!”

    “火灵符…心脏受创?”武岭风倒吸了一口冷气,稍稍地一沉默之后,涩声地道:“好,我马上过来,你那边…想点办法顶一顶,我让他们派直升机过来!你那边能降落吗?”

    “能…尽快!”

    挂断了电话之后,彷小南脸色铁青地深吸了两口气,看着地上的少女,眼中忍不住地冒出了一抹忿怒。

    该死的,找死也不要跑到我这里来!

    一个连镇守律都不顾忌、随手便是七星惊魂刀、出手便是火灵符,而且本身实力竟然都是先天中阶的年轻妞;这不用脑子想都知道,铁定是镇守总府的重要人物。

    这若是死在这里,彷小南这脑海中已经冒出了无数个可能了。

    镇守总府的那个妖孽一样的家伙可不是好惹的,就算是当年的黄先生都不想轻易招惹对方,这要是闹出乱子来了,吃亏的铁定是自己。

    “你可别死啊…你死了,我可就说不清了!”

    虽然恨不得再补一刀,将这个不作就不会死的疯婆娘给直接弄死;但彷小南这个时候,却也只能是苦着脸,郁闷祈祷,莫真要挂了。

    否则若是撞上镇守总府的那个家伙,自己不死也得脱层皮!

    彷小南小心翼翼地将自己的书架给拆下来一半,然后将那少女放到一块木板上,小心翼翼地捧着这木板便往楼顶上跑。

    生怕颠到这少女,让她的心脏伤口愈发扩大。

    直升机来的很快,不过是十来分钟之后,彷小南便听到了“轰隆隆”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这时,楼下也有一辆车飞驰而至,武岭风和一个年轻人三步并作两步地跑上楼来。

    武岭风这还没说话,那个面目普通的年轻人,看着躺在地上半身是血,而且上半身近乎裸露的少女,这脸色瞬间铁青,怒喝一声,挥拳便要朝着彷小南砸来。

    “作死么?”彷小南恼怒地沉声喝道:“咱们再打,她就死定了!”

    年轻人拳头僵在半空中,这深吸了两口气之后,才勉强地收回手来。

    一旁的武岭风脸色难看地看了一眼地上的少女,对着彷小南,紧张地道:“她不会有事吧?”

    “你说呢?”彷小南的脸色也极是难看,冷哼了一声。

    武岭风深吸了两口气,看了看旁边的年轻人,然后看向彷小南,低声地解释道:“这位姑娘是镇守总府府主侄孙女!”

    “侄孙女?”彷小南面容一僵,脑海中一段资料迅速掠过,失声惊呼道:“罗青梅的孙女?”

    彷小南这话一出,武岭风还不觉得如何,但旁边的年轻人却是脸色瞬间一变…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