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五百二十六章 发了
    唐明镜当宝药楼的掌柜有些年头了,为东家守着这南陵镇的这分店,可谓是日子过得舒坦。

    这天高皇帝远的,东家那边一年也就是过来一两次,每天坐在这大堂里指使着几个伙计忙上忙下,看着客人进进出出,自家便悠闲地喝喝茶,碰到大生意才出面接待一下,他这掌柜是舒坦得不能再舒坦。

    这时,听得有人似乎朝自己走来,唐明镜伸手放下手中茶壶,抬眼看去。

    看着缓步走来的彷小南,唐明镜稍稍地愣了愣,眼前这年轻人气息普通,但行走之间却是稳若渊庭,让他这几十年的经验,都有些分辨不出对方的底细。

    当下便缓缓站起身来,很是客气地拱手道:“这位客官,请问您需要些什么?”

    彷小南笑了笑,道:“掌柜的,敢问贵店可有帝流丹出售么?”

    “帝流丹?”唐明镜的眼睛微微一亮,旋即便笑道:“帝流丹虽然还算珍贵,但我宝药堂自然是有的!就算是更珍贵一些的,本店也有!”

    “只是不知客官需要多少?”

    彷小南想了想,道:“你这边帝流丹何价?”

    “客官倒是找对了地方,本店拥有南陵镇唯一的一位高阶炼丹师,而且这边原材料较多,故而帝流丹比之大城要低一成,十五晶一**!”

    唐明镜微微笑道:“若是要得数量多,这价格倒是还可商议!”

    “十五晶?”彷小南沉吟了一下,便道:“那我先要两**吧!”

    “两**?”唐明镜点头笑了笑,直接俯身从身前的柜台之处,摸出两个小玉**,放到桌上。

    彷小南伸手拿起一**,看着这**子与自己怀中的那玉**一般无二,当下心头便笃定,又打开闻了闻,便满意笑道:“好!”

    掏出三十晶付清了账,拿起两个玉**,彷小南便满意走出店去。

    只是这走出店去之后,眼中才闪过了一抹兴奋。

    说起来这里的物价有些奇怪,所以他还是有些轻忽了黄金在灵修界的价值。

    在这里入镇费一金币,就等于是收税一般;而自家住的那上房也是一金币,很明显这上房贵的不一般;所以那伙计听得自家一下住十天,欢喜的紧。

    对于帝流丹的价格,他倒是不意外,那头独角风狼最值钱的便是那独角,其次便是那身为神通境妖兽的兽丹。

    这三十五枚晶币,其中至少有三十枚是那兽丹的价格,其他皮毛血肉之内的并不是太值钱。

    故而以兽丹为主材的帝流丹要卖到一百五十枚金币一颗,并不奇怪。

    但这让人兴奋的是,很明显这里黄金真的是比下修界要值钱的多。

    下修界你能用二十万块买到一颗帝流丹么?绝对不可能。

    就算是青阳丹你都买不到!

    但在这里,一百五十枚金币就能买到。这若是按市价,一百五十枚五克重左右的金币在下修界也就是值二十多万而已。

    彷小南突然觉得自己现在一点都不穷了。

    且不说自家魔星戒中还有一千多金币,这真没钱花了,直接回下修界一趟便是。

    魔星戒内的空间有差不多两个立方米,装个五百公斤的金币回来那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随随便便那便是一千晶币。

    一千晶币,那换成帝流丹那得是多少?

    所以彷小南觉得自己这回了。

    别人这穿梭两界之间,耗费那元晶巨大,若是做黄金生意自然是划不来。

    但他这却算是无本生意,所需要耗费的不过是自己灵力而已。

    只是本钱还是要的,五百公斤的金币,差不多也得花上一两个亿。

    只不过对于现在手头有瑞丝缇娜的他来说,几个亿还是花得起的,比起能换到的那么多资源,简直是大赚特赚。

    当然,这样的生意也只能偶尔做做,虽然他没有学过金融和经济,但也清楚,若是太多的黄金短时间内涌入一个地方,只怕会导致很不良的后果。

    且不管怎么的,这样的好事情还是让彷小南心情相当的愉悦。

    他初来这灵修界,目标明确,第一是帮云灵寻找那两样灵药和灵物,以帮她解脱云灵禁地之困。

    第二,自然就是进阶圣境!

    这极南之地虽然偏远,但好处却也是有的,这地各种灵材出产,丹药价格相对便宜,而且灵气充足,那十万大山中更是有诸多高阶妖兽帮忙联手;不论是天盟还是灵煞堂在这边势力都不大,妥妥的是修炼的好地方。

    现在不过是神通初境,虽说他这个神通初境比一般的神通初境厉害的不是一点半点,但终归来说,要在这神通遍地走的灵修界,不到半圣,实在是不好意思随意欺负别人。

    彷小南这刚刚离开宝药堂,立马便有人进去了。

    “见过唐掌柜!”一位年轻人客气地入内向着唐掌柜拱手道。

    “哎呦,是李兄弟;怎么着?王掌柜有事?”唐明镜呵呵拱手笑道。

    “回禀唐掌柜,我家掌柜的让我来打听点事…”

    这年轻人从宝药堂出来,便又去了彷小南住的客栈;七七八八的兜了一圈之后,才回到宝楼!

    “打听清楚了?”王之命一边喝茶,一边淡声地道。

    “是的,已经问过了!”年轻人恭敬地回道:“这人是昨天刚刚入城,住了盘龙客栈的上房,一下便付了十天的房费;而且出手阔绰,让小二买了两套衣衫便给了三个金币!”

    王之命眉头一挑,道:“呵呵呵…盘龙客栈的上房一般人可**;看来这位还真有些来头!”

    年轻人赶紧又道:“这还不算什么,最古怪的是,他刚还去宝药堂买了两**帝流丹!”

    “帝流丹?”王之命一惊,愕然道:“他不过是神通初境,买帝流丹做什么?难道他的境界还有所隐藏?不可能啊,这个年纪……”

    “咦…你说他买了两**?”王之命扬了扬眉,目光渐渐凝重,缓声地道:“从我们这里得了三十五晶,转手便花三十晶买了两**帝流丹…难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