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五百二十九章 姐妹
    云梦泽产好酒,这是在灵修界出了名的。

    其独特的地理环境和气候,造就出一种特殊发酵方式,酿出来的酒有着其他地方完全无法比拟的特殊香味。

    无数好酒之徒为了一杯云梦泽出来的真正好酒,不惜掏尽囊中所有金钱,但依然难圆此梦。

    云梦泽出产的酒,基本上都只在这灵修界的诸多真正高手和权贵们杯中流转,少有外流者;故而珍贵至极。

    作为云梦泽的主人家,拿出来的酒,自然会是极好的。

    橙黄色的酒液在青瓷的茶杯中轻轻荡漾,散发着淡淡的异样诱人香气。

    “果然是好酒!”端着酒杯轻轻地摇了摇,只见里边酒液清亮,未见丝毫杂质,一股酒香诱人至极,彷小南忍不住赞道。

    “方兄请!”黎青夷眼睛忽闪,长长睫毛随之扇动,可爱而诱人。

    “黎小姐请,李兄请!”彷小南含笑点头,端起酒杯,朝着两人示意,仰头干下。

    “呼…”一口酒下肚,只感觉入喉温润,但下肚之后,却是有若一团火一般缓缓升腾,让人一身微微发热,同时更是隐隐让周身的灵力运转加速了两分,彷小南长呼了口气,忍不住地再次称赞了一声:“好酒!这便是云梦?”

    “对,这正是我云梦泽最好的酒云梦!方兄能够喜欢,那就最好了!”

    黎青夷开心地伸出纤纤玉腕再次给彷小南满上一杯:“这酒我们云梦泽一年产量也不超过百**,这次我带出来了两**,方兄就请多喝几杯吧!”

    有好酒助兴,几杯酒下肚,两人便都逐渐随意了起来,就连在一旁一直保持小心谨慎态度的黎青夷表兄李库龄也变得轻松了几分。

    “你们这次来南陵镇就是为了梦天萝?”

    彷小南挑了挑眉,看向黎青夷道。

    “对…梦天萝是我这次的试炼,若是拿不到,将会影响家族长老会对我的评价!”黎青夷略微有些青雉的脸庞之上,闪过一抹阴霾,哼声地道:“我那个姐姐,为了不让我试炼成功,所以才会使出那等手段!”

    看着彷小南眼中露出的疑惑滞涩,黎青夷可爱地皱了周边鼻子,脸上闪过了一抹与年龄不相配的疲惫,涩声解释道:“我和姐姐都是少家主的候选人,如果长老会对谁的评价更好,那么谁就能成为少家主!”

    “额?还要这样?这少家主不应该是你母亲决定?”彷小南皱眉道。

    “不…我母亲的意见并不太重要,主要是长老会!”黎青夷叹了口气,道:“所以,我也不得不想办法来完成这个任务!”

    “哦!”彷小南点了点头,云梦泽是个奇怪的地方,有这样的古怪规矩倒是也不奇怪了。

    “那…希望明天的拍卖会上能有梦天萝吧!”

    “希望!”

    彷小南微微笑着举杯道:“来,预祝你明天能顺利得偿所愿!”

    “好,来…干!方南哥哥,跟你一块喝酒真开心!”

    似乎又将某些忧虑抛到了脑后,黎青夷脸上的笑容越发地轻松起来,一丝深藏的娇憨之态也终于开始隐隐浮现。

    而旁边的李库龄看着表妹,轻轻地叹了口气,也仰头干下杯中的酒液。

    距离这南陵镇数万里之外,有一广阔不知有数千里的浩荡巨湖,在湖中淡淡的水雾之中,隐隐有无数小岛隐现其中。

    这些隐藏在水雾之中的小岛,有数千之多,其中有大有小,大的方圆上百里,小的亦有数里大小。

    这些湖岛在水雾中忽隐忽现,而某些水雾也在阳光中浮现出各种颜色怪异的光圈。

    而在这些颜色怪异的水雾笼罩的岛屿之中,少有动静,唯有偶尔在那草丛和树林之中,有细微的声音传出,才让人感知这地还是有生物存在的。

    在这巨湖的深处,有一数十里大小的小岛;此处风景秀美,时而有麋鹿或野兔之内在湖边出没。

    而在这岛的某处海边悬崖之上,有着一座雅致的小院,小院之内繁花累累,还有秀竹数丛,数只黄嘴小鸟在这竹叶之间轻轻跳动鸣叫,显得生机勃勃。

    在院子的最里边,一栋两层的小楼临崖而建。

    一位身形纤美的少女坐在阳台之上,看着外边碧波涌涌的湖面,修长的眉毛轻轻皱起,冷声地道:“什么?失败了?”

    “是…是的…”旁边的侍女脸色微微发白,紧张地道:“刚收到南陵镇传来的消息,说动手的三个人都死了!”

    “死了?!”少女俏容微动,冷声地道:“金荣是猪吗?难道连几个神通境都安排不了?”

    “金…金少爷安排了三个通灵境!”侍女小心翼翼地抬头看了看少女,低声地道。

    少女转过头来,露出了一张与黎青夷颇有几分神似的娇艳诱人脸庞,只是这张脸庞之上,明显的多了几分异样的冷艳。

    此时那双漂亮的丹凤眼中也露出了冷冷的寒意:“什么意思?难不成他是想说我母亲插手了不成?”

    看着主子那冰冷的眼神,侍女的脖子忍不住再微微地一缩,心头暗道:“下回这样的事情,金少爷就算是给再多的好处也不干了!”

    但这个时候,也只能是硬着头皮道:“不是…金少爷说…说本来已经快要得手了,但青夷小姐恰好碰到了一个陌生的年轻神通境高手相助;那位高手来历神秘,调查过不是刻意前去相助,只不过是恰好碰到,揭穿了他安排的人!”

    “同时…也击杀了那几人;让青夷小姐没有失去元晶!”

    “怎么会样?”

    少女那如扇一般睫毛轻轻地扇了扇,沉吟了一阵之后才寒声地道:“让他准备好,若是那拍卖会上有梦天萝,要不惜一切代价拿下!一定不能让她得到梦天萝!”

    “是,小姐!”

    看着侍女小心翼翼地退了出去,并关上门,少女那冷艳的脸庞之上才多了一丝隐藏极深的淡淡忿怒,低声怒叫道:“为什么她运气就这么好?在云梦泽有母亲护着她,出了门,还能碰到莫名其妙的帮手?!”

    “我不服,我黎青雅不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