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五百三十一章 血迹
    在一片轰隆声中,半空之上已经有着数道人影朝着这处飞‘射’而来。。

    彷小南小心而低调地站在地上,看着半空中的大战,实在是有些没有想到,这还刚到灵修界几天,便能看到这等层次的战斗。

    “多谢方南兄!”后边刚刚缓过神来的黎青夷兄妹此时明显还有些惊魂未定。

    “你们无事吧?”看着脸‘色’还有些泛白的两人,彷小南缓声笑道。

    “没事…只是稍有震伤!”旁边的李库龄恭敬施礼道。

    “如此就好!”

    此时,那边飞来的几道人影已经在那战场之外停住,虚空浮在百丈之外,却是也无人敢靠近。

    彷小南瞄了几眼,便知这几人都是神通巅峰境,但却无一人是半圣。

    在这等半圣战局之后,这些人自然是不敢前去冒犯。

    心头也稍安,作为这极南之地最重要的南陵镇,也只有一些神通巅峰坐镇,看来这灵修界的半圣也不算是太多。

    只是稍稍地转了转念头,彷小南便将注意力全部放在了眼前的战局之上。

    这等半圣生死战局,甚是难得,若是能从其中获取一些经验,对于任何半圣以下人来说,都是获益匪浅之事。

    那边的几个神通巅峰,此时赶来,也不退却,为的也不是如此?

    这对战两人,其中一人在刚开始便被对方偷袭,此时明显已经开始落于下风;但这威势却是丝毫不弱,甚至还要强过多方。

    看来决死之心已起!

    “轰轰轰...”

    半空之中风起云涌,惊雷阵阵,气息惊人,声势越来越大,迫得旁边的那几位神通境都纷纷地往后退了十数丈远。

    下边的彷小南倒是巍然不动,只是目光炷炷地看着半空中的两人,看着他们的死斗,眼中满是凝重,微带兴奋。

    黎青夷和李库龄两人明显的有些扛不住天空之中传来的威压,呼吸渐重,眼看两人也要支撑不住,准备后退的时候,突然前边一股气息撑开,将那威压直接挡住。

    压力骤轻的两人,看着眼前巍然而立的彷小南,眼中都‘露’出了一丝感‘激’。

    似乎发觉这战斗中的两人,彷小南好像并不认识,黎青夷缓步上前,看着天空中的战斗,缓声地道:“这两位半圣,一位乃是洛北的毒龙怪,一位是新洛的陶知行;这两位乃是死对头,故而毒龙怪知晓陶知行会来,在这边埋伏偷袭,倒是也正常!”

    “毒龙怪?”彷小南眯了眯眼睛,看着天空中的战局,缓声地道:“看来这回这陶知行麻烦大了!”

    黎青夷抬头望向天空,迟疑道:“陶知行伤得很重?”

    “不轻!”彷小南轻吸了口气,眼神微闪道:“而且只怕中毒了!”

    黎青夷脸‘色’微变,眼中闪过一丝遗憾,道:“那就可惜了,这陶知行虽然向来独行,为人半正半邪,但比这向来‘阴’狠的毒龙怪可是好多了!”

    彷小南微微皱眉,突然道:“陶知行要跑了!”

    “额?”黎青夷一愣,抬眼看去,果然只见得陶知行全力一击,将那毒龙怪‘逼’退之后,突然浑身血光一冒,在那血光笼罩之下,整个人化作一道流光朝着外边‘激’‘射’而去。

    “血光遁!”李库龄也失声惊呼了一声,道:“看来这陶知行果然不行了,竟然不惜耗损灵元,也要逃命!”

    彷小南微仰着头,看着那边毒龙怪不甘地飞‘射’追去,眼中‘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

    看着彷小南脸上的笑容,又看了看那边似乎追不上陶知行的毒龙怪,黎青夷迟疑着道:“陶知行既然身受重伤,那他的血光遁应该维持不了一炷香功夫!”

    “够了,一炷香功夫足够他进了十万大山了!”彷小南笑了笑,道:“如果他运气够好,就死不了!”

    看着彷小南笃定的表情,黎青夷愣了愣,有些不明白。

    看着半空中,那数名神通境也缓缓退去,彷小南挥了挥手,笑道:“走吧,这里都是血腥味,不宜久呆,先回去。现在我对晚上的拍卖会有些期待了,能够让一名半圣赶过来,想来定然是有什么特殊的东西了!”

    黎青夷想了想,点头认同,青稚秀美的脸庞之上也‘露’出了一丝笑容,道:“也是,这南陵镇若是真出了什么好东西,一般都会送去雍都那边进行拍卖,但能吸引陶知行过来的,只怕非同一般!”

    说着说着,突然眼睛便是一亮,道:“方南哥哥,你也是特意来参加拍卖会的?你也想买什么东西吗?”

    “我不是特意来的,只不过刚好碰到拍卖会,所以就顺手卖点东西而已!”彷小南淡声笑着道,只是不经意地回头看了看那边陶知行和毒龙怪消失的方向,又看了看黎青夷背上某处的一点隐晦血迹,眼中闪过一丝淡淡的异‘色’。

    很快的,身着制服的南陵镇城卫们,陆陆续续地朝着这边聚集过来,开始救治一些被殃及池鱼的摊贩和路人们。

    不过看着地上的那些鲜血,便知晓,那十数个到现在还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人,只怕早已经是凶多吉少。

    一路行去,彷小南便已经是到了盘龙客栈的‘门’口,与黎青夷两人笑着挥手,道:“行吧,晚上见!”

    “方南哥哥,不一起吃饭么?”黎青夷一脸希冀地看着彷小南,道:“你今天又救了我们一次,我请你吃饭吧!”

    “不用了...刚灵力有些耗损,所以想休息一下,晚上见吧!”彷小南笑着道。

    “哦...那好吧,晚上见!”虽然有些担忧,但想着彷小南一身正常,当时也并未受伤,黎青夷便笑应着点头。

    看这两人离去,彷小南这才伸出手指看了看自己食指指头上的一点细微血迹,脸上‘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

    这是方才他随意从黎青夷背上的那点鲜血之上抹了一点下来的。

    而这一点鲜血,他很肯定是那陶知行受伤之时,溅到黎青夷身上的,虽然只是一点点,但对他却是大有用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