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五百三十二章 救人
    数日未入大山,大山依旧。

    青山巍峨,绿草如茵;各式小鸟在山间树林飞来掠去,虫鸣阵阵。

    清风拂面,惬意至极,彷小南脸上却是未见轻松。

    在这十万大山之内,谁敢轻松,谁就准备去死!

    是的,在这十万大山的外围还好,但一旦突入了这大山百里之内,就算是半圣也不敢大意,一个不慎,小小一枚虫豸,或许便能要了你的命。

    身有灵犀的彷小南,也是如此。

    灵犀示警功能不错,但这得有人先预谋、有杀气缠绕;像那日那般,正好撞到狼口上那种,实在是自家作死。

    那小虫也是如此,人家在草叶上睡得好好的,你过去惊扰,叮你一口也是自然。

    何来原由?

    站在一块巨石之上,彷小南张目四望,凝了凝眉,右手拇食指二指,轻轻地搓了搓,胸口之处的阴阳灵犀,一阵细微的灵光闪过。

    嘴角翘了翘,彷小南便又朝着西北方向飞掠而去。

    一炷香功夫之后,彷小南突然眉头一皱,整个人闪身闪入一颗枝叶浓密的大树之下,背靠着这直径两尺宽的大树站得笔直,同时阴阳灵犀一道灵光闪过,将他周身气息掩盖得严严实实。

    数秒之后,一道人影疾驰而来,出现在大树之旁的不远之处,只见这人面容枯瘦,一双三角眼中绿光阴森,正是那用一根剥皮木棍摆摊的毒龙怪。

    只见这老怪朝着四周一阵张望之后,眉头皱了皱,冷哼了一声,便又转身而去。

    彷小南站在大树之后,垂眉低目,依然未动;果然不过是半柱香功夫,那老怪竟然是又转了回来,又是一阵张望之后,才不甘地怒啸一声,飞速远去。

    直到这老怪的身影完全消失在了天际之间,彷小南才转出身来,嘴角微翘,眼中闪过一丝冷笑,看了看四周,循着一个方向快步而去。

    这朝前不过是走了十来分钟,彷小南便在一处悬崖之上停住脚步。

    探头看了看下边云雾缭绕的虚空,彷小南缓缓一步踏出,有若脚下存物一般,一步一步走下这悬崖去。

    顺着岩壁,朝下走了十余丈之后,彷小南才在一丛茂盛的藤蔓之前停住。

    定定地看着这藤蔓好一阵,彷小南皱了皱眉头,想了想之后,才缓步上前,伸手用背上长刀将这藤蔓撩开。

    随着藤蔓的撩开,里边隐隐现出一个身形来。

    彷小南看了两眼,面容凝重地伸手将里边这人给弄了出来。

    看着这双目紧闭,气息微弱,脸色青灰,整个面容仿佛被一层淡淡灰气笼罩的长须老者,彷小南点了点头,这正是那受伤远遁的陶知行不错。

    当下抱着这离死不远的陶知行腾身而起,便落在了崖上。

    将这陶知行在一块巨石上平平放下,伸手放在距离对方身躯两寸的位置,虚虚地从头顶一直探查到了双腿。

    眼睛一亮之后,便是轻哼了一声,随手撕开对方腹部衣衫,果然只见得右下腹之处,有着一块铜钱大小的青灰色暗影,在这暗影的最中心,隐约可见一细微针孔。

    彷小南伸手按了按,缓缓点头,这陶行知不愧是半圣,生生地用丹药和某些秘术,将这毒性大半压制在伤口周围,没有大举扩散,否则绝对不可能支撑到现在。

    不过,就现在的情况看来,如果不尽快处理,也命不久矣。

    看着眼前环境,彷小南微微皱了皱眉,又看了看四周,此时并无风,当下便不再迟疑。

    挥手之间,手中便多了一瓶络合碘,直接朝着陶知行的腹部伤口处淋去。

    这个时候也顾不得什么无菌环境了,尽力而为,想来注意一些,堂堂一个半圣,总不至于被一点点小细菌给弄死。

    看着那棕黑色的络合碘将腹部全部冲洗消毒了一遍,彷小南手中便又多了一双手套。

    撕开包装,戴上手套,看了看戴着手套的手心,彷小南轻轻地叹了口气,想不到自己还有动手术的一天。

    也只是叹了口气,手中便多了一柄手术刀,直接便以那针孔为中心,一刀切了下去。

    随着这一刀下去,只见得中心之处,黑血便慢慢地溢了出来。

    左手之处,一块一块的纱布冒了出来,将渗出的黑血全部一点点擦干净,同时右手不停,手术刀将这腹部划出了一条十多厘米长的口子。

    “嗯皮层、肌层、大网膜行了!”

    手一闪之间,那手术刀便消失不见,彷小南小心翼翼地将手伸进那切开的伤口中,稍稍地摸索了一下,便从中扯出了一节黑乎乎的肠子。

    “在这里!”伸手从这节肠子上摸出了一根不到一寸的牛毛钢针。

    看着这根泛着幽蓝色的钢针,彷小南小心翼翼地收好,然后又把这肠子扯了扯。

    情况还算好,变黑的肠子只有那么十来厘米,旁边的青灰色的也只有十来厘米的样子,在某些丹药药力的压制之下,毒性还没有完全扩散。

    “还好准备的齐全!”

    彷小南一边拿着肠线和持针器开始穿针,一边叹气。

    待得针线穿好,当下也不迟疑,直接两刀,便切了这一段被毒性侵染的尺许长肠子下来,随手丢掉。

    利落地缝合好肠管,再仔细观察了一下腹腔,确认里边没有什么其他明显的毒染痕迹之后,这才摸出两瓶生理盐水将整个腹腔冲洗了一遍,再将大网膜缝好。

    又利落地将那已经染毒的伤口周围肌肉和皮肤直接削掉,再冲洗缝合。

    “耗时十一分半!不错!”看了看手表,又看了看已经包扎完毕的伤口,彷小南满意地点了点头;虽然许久没有动手,但总算是技术还没拉下。

    做完手术的陶知行,此时并无什么太大变化,但彷小南却是相当满意。

    没有变化,便是好变化。

    只要祛除了毒源,以陶知行半圣的实力,而且也早已经服用了疗伤和解毒的丹药,应当过不了多久,就会醒来。

    当下彷小南也不急,盘膝坐在这巨石之上,闭目调息;这十万大山之内,灵气可是比之南陵镇更加浓郁几分。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