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五百三十三章 拍卖会
    不知道过了多久,彷小南低垂的双眸缓缓睁开,看向一旁的陶知行。

    此时,陶知行的脸色已经好看了许多,原本笼罩着一层青灰之色的苍白脸庞也多了几分血色,低弱的呼吸也逐渐地变得强稳了起来。

    周身之处灵气聚集,被越来越快的吸入体内。

    “看来要醒了!”彷小南微微一笑,看着气息渐长的陶知行,静静地等候着。

    根据后来黎青夷的讲法,这陶知行虽然半正半邪,但却是一个重情重信之人;想来自家这次冒险前来救这陶知行一命,不会太亏,至少比捡条飞尸要靠谱一些才是。

    这般想着,彷小南忍不住地又看了看陶知行右手拇指之上戴着的那枚黑色指环,轻轻地叹了口气,一名半圣的积蓄是不少,但相当来说,一名半圣的友谊应当更值钱一些。

    这个半圣可不是万鼎铭那等受伤坠境的半吊子半圣,单方才那种打起来惊天动地的气息,便知其强悍。

    在这灵修界,他毫无根基,能得到一个半圣的帮助,实在是比某些外物要强上几筹。

    “嗯”陶知行的手指轻轻地动了动,然后一双眼睛睁开。

    被这一双凌厉的眼瞳盯着,彷小南只觉得自己背上的寒毛都忍不住地一阵竖起。

    “这才是真正的半圣之威!”一边感叹着,彷小南一边镇定心神,朝着对方淡然一笑,拱手道:“前辈醒了?”

    看着彷小南一脸的淡定,陶知行凌厉的目光逐渐平缓,低头看了看自己被包扎的腹部,这才脸色稍好,哼声道:“是你救了我?”

    彷小南微微颌首,道:“正好撞见,也是顺手为之!”

    “正好撞见?”陶知行轻哼了一声,眼中精光四射,深深地看了彷小南一眼,道:“你就是那个敢在我和毒龙面前出手救人的小子?”

    “前辈法眼无差!”彷小南笑着拱手道。

    陶知行定定地看了彷小南两眼,缓缓点头,道:“不错!”

    “能在那等情况之下,有胆色出手救人;而且还敢出手来救我,确实不错!”

    “前辈谬赞了!”彷小南拱了拱手,起身笑道:“天色已经不早,既然前辈已经醒过来了,那晚辈就先告辞了!”

    看着彷小南利落转身便走,陶知行稍稍一愣,皱眉道:“慢着!”

    “前辈还有事?”彷小南头道。

    “你叫什么名字?我陶知行从来不随意欠人人情!”陶知行沉声道。

    彷小南笑了笑,也不矫情,道:“在下方南!”

    “方南?”陶知行皱了皱眉头,眼中神光微露,缓声道:“出身何派?为何以前未曾听说过这个名字?”

    “这个好像不重要!”彷小南微微一笑,道。

    看着彷小南脸上的笑容,陶知行轻哼了一声,便不再追问,只是道:“你且等一等,我还未复原,替我再护法半个时辰!”

    “半个时辰?”彷小南看了看天色,皱眉道:“天色将黑,若是再等半个时辰,只怕不了南陵镇!”

    “不用急,我保管你能赶上那拍卖会便是!”

    半个时辰之后,彷小南眼中只有感叹。

    他只是站在陶知行的身边,便被周围的气流托着,如同风驰电掣一般地朝前激射而去,这种速度远飞他自己腾飞要快数倍。

    “半圣,能够真正的驱动天地之力,果然远非自己所能想象!”

    在天黑之时,两人顺利地抵达了南陵镇。

    陶知行带着彷小南直接从半空降下,落在了那宝楼之前。

    “刚好!”

    看着这在宝楼之前,正在陆续入场的人们,陶知行轻声一笑道。

    宝楼门口两个正在负责接待和警卫的两个神通初境,看着降下的陶知行,齐齐地脸色一惊。

    “见过陶圣,陶圣可是来参加拍卖会的?您里边请!”两人赶紧迎了上来,拱手恭敬道。

    “嗯!”陶知行点了点头,便昂首大步朝着宝楼之内走了进去,而旁边正准备入楼的其他高手,都一个个恭敬地让到一边。

    彷小南也随在陶知行身侧半步之处,缓步入内。

    旁边的诸多高手,都有些惊疑地看着彷小南,这陶知行是出了名的独来独往,这次竟然身边竟然还有个年轻人?

    不过,也无人做声。

    只是等得陶知行和彷小南入内之后,一些人才窃窃私语了起来。

    “咦陶圣不是被那毒龙怪给暗算了?竟然这般命大,逃过一劫!”

    “就是我当时也在场看着,本还以为陶圣乃强弩之末,就算是施展了血光遁,此次定然难逃那毒龙怪的毒手!想不到竟然安然归来!”

    “那毒龙怪为了暗算陶圣,可是下了不少功夫,这次竟然失手了看来陶圣运气真是不错!”

    “就是就是对了,陶圣不是出了名的独来独往?为何这次身边竟然多了一位年轻人?”

    “不知只是这年轻人颇有些古怪,这一身气息平淡,似乎不似修士;为何会出现在此?”

    “不晓得算了,别管那么多了,走走走,拍卖快开始了”

    “对对入场,先入??;莫要错过了好东西!”

    这宝楼的拍卖位于三楼,整层楼都是拍卖场,场面甚大

    一共有二十余张圆桌,每桌之前都坐了六七号人,而且后边的人还在陆续入场就坐。

    陶知行身为半圣,入场自然是甚得优待。

    宝楼的那位掌柜,自然是早得消息,笑盈盈地迎了过来。

    “不知陶圣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望陶圣赎罪!”宝楼的这位王掌柜,一脸恭敬地迎了上来。

    只是这一眼看到了旁边的彷小南,倒是一愣,旋即便又拱手客气笑道:“见过方小友!”

    “王掌柜客气!”彷小南淡笑着点了点头。

    王掌柜不敢怠慢,赶紧伸手道:“陶圣,方小友,前边请!”

    当下,便引着两人在这最前边的正中的一个空桌子之前坐下。

    这正中的位置,自然非是常人能坐,许多时候都是一直空着;此时突然有人上前就坐,自然吸引了场中诸人的目光。

    “咦那是方南哥哥!方南哥哥来了!”

    这第三排旁边之处有一桌,坐了两人;其中一位娇憨可爱的少女,原本还在心焦的四处张望,此时看到前边就坐的两人,这眼睛便是一亮,欢喜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