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五百四十二章 厉少
    “嗯?”

    听得这话,彷小南脚步却是一停;本来他就有些奇怪这不过是通灵中阶的修士,何来的这么多上品道符。

    若是真有这等极品法器,那倒是还有那么些许可能;否则这上品道符若是这么容易绘制,也就不会如此稀少罕见了。

    见得彷小南停步,老者神色一喜,小心看了看四周,赶紧从储物袋里取出一只长条木盒来,咬了咬牙递了过来,道:“道友请看!”

    彷小南眉头一皱,看了看老者一脸希冀的模样,但还是接过木盒,随意地一打而开。

    在木盒里,赫然放置着一杆奇特的符笔。

    不但通体为淡银之色,表面还篆刻着密密麻麻的奇异符文。

    彷小南拿起符笔略微打量几眼后,不禁心中一动。

    此符笔居然轻如无物,而且那些银色符文虽看似刻印在笔杆上,但手掌抚摸后,却没有丝毫的凹凸之感,随手在表面符笔上一划,竟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

    “难道真遇到好东西了?”眉头一扬,彷小南心中略有些意外,但此事似乎有些古怪,这等好东西,怎么会有人舍得随意让出?面上不由地仍旧有些迟疑。

    “道友,在下对制符之道研究不多,即便这真是一件难得的符笔,对在下来说也毫无用处的?!?br />
    看了看那老者,彷小南耸了耸肩后,又将符笔还给了老者。

    “咳咳,若道友只是为此,大可不必担心。老朽钻研制符之道也有数十载了,多少也有些心得,若是道友肯买下这杆符笔的话,老朽就将所有制符心得倾囊而赠如何?”黑衫老者一对浑浊双目中,露出一丝祈求神色来。

    彷小南见此,愈发疑惑起来。

    “呵呵,若此符笔真是什么宝物,想必各大店铺定会出高价购买的,道友何必非要强卖给在下。道友最好能说实话,否则在下可就不客气了?!毕氲秸饫?,彷小南脸色微沉,淡笑了一声,道。

    “道友说笑了!”

    老者脸色微变,尴尬一笑,紧张地看了看四周,又看了看彷小南,终于无奈道:“我看公子气宇非凡,而且一身实力只怕已有神通境;故而敢将这笔售与公子!”

    “嗯?”彷小南皱了皱眉,定定地看着老者。

    “这银灵笔本是老夫祖传,若不是因为孙儿身染重病,急需大量的晶币,说什么老朽也不可能将其出售的?!?br />
    黑衫老者一脸愁苦的解释道:“所以,我本准备拿去给寻宝楼出售,但谁知恰好被天星宗的厉少爷看上了;但他只愿出二十个晶币,这远远不够我给孙儿购买丹药所需,故而我不愿卖!”

    “但谁知厉少爷放了话,谁也不准买我的笔;而且,老夫孙儿也在此,不敢轻易离去,一旦出了这坊市,只怕唯有,这笔不在我身上,老夫才有可能带着孙儿安然离去”

    彷小南眉头轻轻扬起,淡声笑道:“那你就敢卖给我?”

    “公子我以前从未在这天星坊市见过,而且实力非凡,想来也不会在这天星坊市久留,故而”老者涩声地道:“老朽也是为了孙儿,若是若是公子愿买,那自然是好,若不是不买老朽也不勉强!”

    瞧着老者的模样,彷小南轻轻地舒了口气,对方似乎并不似在撒谎。

    而且这等灵修界弱肉强食,类似的事情从来不缺少。

    况且,其刚刚也查看过了银色符笔,很有可能真是一件宝物的。

    彷小南念头飞快转动了一下后,最终口气一缓的问道:“那不知道友这杆符笔打算卖多少晶币。

    “八……七,七十枚晶币,道友看……”

    黑衫老者一听彷小南此言,顿时露出大喜之色来,就要报出自己的价格,可刚一出口,话到嘴边又缩了回去,然后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彷小南。

    “道友是在开玩笑吧?如此多晶币都能购买一件不错的高阶法器了,看来道友还真把在下当做一只肥羊了?!贬菪∧衔⑽⒅迕?,面露不悦之色道。

    “这个价格可一点不高。道友还不知道这银灵符笔的妙用,若是用其绘制道符的话,不但成功率能较之普通符笔高出两成,连道符的威力都会强上两分的?!?br />
    黑衫老者压低声音,道:“最主要的是,它能让道友越界,若是道友平日只能绘制中品道符,那么用这银灵符笔,却是有极大可能能绘制出上品道符来!”

    “老朽也并无那般强悍的绘符天资,也只不过是靠着银灵符笔,才能有这么多上品道符!也就是因此,否则那厉少爷也不会这般盯着老朽!”

    “哦?这杆符笔居然还有此等神效?”彷小南神色一怔。

    “若是道友还是不相信的话,老朽愿发下毒誓,旦有半句虚言,甘心受抽魂炼魄之苦?!焙谏览险咭涣乘嗳坏乃档?。

    这抽魂炼魄乃是将修士的魂魄抽出,用魔火煅烧,让受术者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可谓异常歹毒的魔道刑法。

    而且修士不比凡人,一旦发誓,就会受到冥冥之中的约束,虽说不一定会真成为现实,但结果绝不会好到哪里去的。

    其竟敢发下这种毒誓,此事十有八九不会有假,虽然这笔晶币数目着实不小,但对于小发了一笔的彷小南来说,却并不算多。

    只是,若这符笔真有如此效果,只怕就算是两元晶也是值得的!

    “这样吧,老夫这里还有不少符纸,就免费赠给道友了,但这价格绝不能低了。若道友实在为难的话,老夫自然也不敢过于勉强的?!焙谏览险咚坪跸氲搅耸裁?,从储物袋里拿出几打空白的符纸来,然后满脸苦笑道。

    “好吧,那在下就和道友做这笔交易了?!闭馐?,彷小南点了点头,也不多言语,直接道。

    说罢,彷小南便直接从口袋中摸出一枚元晶,递了过去,道:“若是这符笔真有此等效果,那我也不占你便宜!给你一元晶!”

    “多谢,多谢道友!”听得彷小南这番言语,黑衫老者一愣之后,喜难自禁,喜滋滋的接过元晶小心收好,拱了拱手道:“公子拿了这符笔,趁那厉少爷还未来,尽快离去吧!”

    “无妨你且去便是!”彷小南此时也以感知有人在盯着自家这边,当下便淡声道。

    “今日多亏道友帮了老朽一个大忙,若还有相见之日的话,老朽定会报答,告辞?!?br />
    黑衫老者感激地笑道,又取出一本线装纸书,将银灵笔和道符一并交给了彷小南,然后郑重地抱了抱拳,没有再停留的意思,飞速把摊位上的物品全部收拾一空后,便往坊市中大步离去。

    彷小南看了看手中的东西,正当他准备一翻手,全部装进魔星戒中的时候,一道不屑的语气便从他的身边响起。

    “喂,小子,把东西放下,这个东西,本少看上了?!?br />
    转头看去,只见几个小厮众星拱月般簇拥着一位白衣青年。

    青年年龄看着二十出头,样貌颇为英俊,不过脸色却有些偏白,身穿一袭白色长袍。

    浑身一副慵懒之气,一双眼眸带着一丝邪意,苍白脸庞之上满是不屑和嘲讽之色。

    “哈,是厉少,这下有好戏看了?!?br />
    “那是,在天星宗这一亩三分地,厉少的话就是天?!?br />
    “就算那几大宗门的天之骄子来了,在天星坊市也得给厉少面子啊。这小子的模样气质,也跟传说中的那几人相去甚远?!?br />
    ……

    有热闹可看的时候,永远不会缺乏观众。不一会儿,坊市中的修士就聚集了起来,远远指指点点地围观看戏。

    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次面对厉少,这个相貌还行、眼神深邃的普通年轻人却只是眼神冷淡地扫了厉少一眼,然后说了一句话。

    准确的说,应该是说了两个字。

    “滚开?!?br />
    对于此人,彷小南看也不看的直接淡淡说道。

    这两个字言简意赅,但是表达的意思却再清楚不过。

    厉少闻言,不禁一愣,随即目光一寒,厉声道:“嘿嘿,在这天星坊市,竟然有人敢让本少滚?找死……”

    说罢,这厉少右手手掌迅速一抬,刹那间,只见他的右手一股灵压波动泛起,一股青色灵芒已经是一闪而出了。

    下一刻,厉少就怒吼连连地直接朝彷小南冲了过来。

    看他掌中跳动不已的青色灵力,显然是一柄顶阶法器,并且还是无限接近半法宝的那种高级货。

    如果彷小南是个普通修士,这一剑若是直接刺到彷小南的身上,恐怕也至少是个重伤的下场。

    彷小南见状,眉头不禁登时一皱,看来这所谓厉少爷,果然还真是骄横至极。

    念及于此,彷小南的眼神不禁微微一寒,原本只能算是清冷的目光之中,蓦然流露出了一丝毫不掩饰的杀意,看向了厉少。

    境界神通,而且又曾与半圣直接对抗,加上那阴阳灵力的奇妙之威,神识恐怖;彷小南这一眼过去,自然非是这等不过是通灵,而且从未受过磨砺之纨绔子弟所能承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