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五百四十五章 来历不凡
    彷小南可没指望这爷孙报答什么,所以根本没有多想,直接原路返了天星坊市。

    山道上,彷小南一边摩挲着手中的符笔,一边暗自思索着。

    炼丹、炼器、制符,是除修炼外修士的三大财源之门,这其中炼丹炼器广为人知,制符则相对知者甚少。

    道符是种一次消耗品,修士以符笔将自己所擅长的法术刻画在灵兽皮毛以及各种符纸上,便成为道符。使用道符时,不必动用修士本身灵力,是以道符极受修士的欢迎。

    只是制符虽不像炼器那样需受材料的限制,但也绝不简单,一张道符上最少也有几种法术,多者甚至达几十种。而这许多法术,皆需要在三四寸见方的符纸兽皮上完成,免不了要重重叠叠,而其中只有要一道法术刻错,就前功尽弃。

    更麻烦的是,法术的重叠并非随意而为,其中有种种忌限制,这更增加了制符的难度。

    像彷小南之前在下修界制成的上品道符金针符,也仅仅是刚好达到了上品道符的最低要求,无论成功率还是道符威力,比起黑衫老者李三的来还要低上一筹。

    由此可见,培养一名符术师并不比培养炼器师来的容易,但因绝大多数修士认为道符的威力不及法器,是以符术师与炼器师相比就要少得多。

    彷小南却认为这种说法实在荒谬。

    道符之路博大精深,而身怀制符绝技的符术师,更是一种不可忽视的存在。

    彷小南一边暗自思忖,一边大步奔天璇峰去,但是让彷小南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刚走上山道半途,就被一伙人气势汹汹地堵住了。

    远远可见,为首之人是一位手摇扇子、身着金色衣裳的矮胖男子。

    而之前刚刚被彷小南威吓过的厉少,则不知何时换了身衣服,此刻正脸色阴沉地缩着脖子站在金衣矮胖男子的背后,朝着彷小南偷看。

    对面的人足有十来个,一个个气势汹汹地看着彷小南,脸上的凶狠显而易见。

    显然,都是冲着彷小南来的。

    而且那厉少还从金衣矮胖男背后,伸手遥遥指着彷小南,大叫道:“金少,就是他!他刚刚用了邪门的妖法恐吓我!害我在山下丢人现眼,你可一定要帮我出气!”

    “哼!你可真是丢人丢到家了,居然在自家地盘被外来人当众羞辱!”金衣男子打了个哈欠,看都没看彷小南,冷笑连连地道:“罢了,既然此人已经被我们堵到了,那么我自然会替你做主的!”

    这句话说得颇有些懒洋洋,仿佛浑不在意的样子,但是嚣张的意味却流露无遗。

    那站在后边的厉少,听得这话脸色微微地有些发红,不好意思答话;但看着对面的彷小南,眼中的恨意却是更浓了几分。

    这若不是因为这家伙弄得自家这般丢丑,然后又恰巧被金少撞见,哪里会在金少面前丢这个脸?

    而站在这前边的金衣矮胖男本来长得就是歪眉邪目,掀鼻龅牙,再搭配上他骨子里透出的那股难以掩饰的邪淫之色,让他更显得猥琐丑陋,让彷小南一见之下,心中不禁涌起了一种奇怪的感觉。

    那就是,这家伙还真是格外欠揍。

    但心头却是也有些犯疑,这厉少只怕在这天星宗地位不低,能在天星坊市拥有那等权势,多半很有可能是天星宗宗主弟子,或者是某峰峰主的直系子弟。

    但现在竟然找了一个外人来撑腰,那这胖子是什么来头?

    不过彷小南向来不是怕事之人,如今听到这两个人视自己为无物一般的,当众讨论如何收拾自己,这让他闻言之下,脸上悄然流露了一丝玩味之色。

    可是彷小南脸上这缕奇异的笑容,显然是被金衣矮胖男看到了眼里,他定睛一看彷小南,似乎有些犯疑。

    但他身后一人,却是眼睛一亮,走上前来,凑到他耳边低声言语了两句。

    听得这话,这金衣矮胖男露出一种不敢相信的惊呆模样,旋即便欢声大笑道:“哈哈哈哈哈哈哈,俗话说得好,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你竟然就是那个该死的方南,嘿嘿这可是你自己撞上门来的!”

    金衣矮胖男一边矫揉造作地摇着手中扇子,一边搔首弄姿的文绉绉模样,却是引来了身旁一众人等的喝彩。

    “金少真是风雅潇洒、才华横溢!”

    “老大文韬武略无所不精,真是世所罕见??!”

    “老大厉害炸了!每天跟着老大都能学到新知识、见识新武技,我什么时候才能有老大十分之一、不,百分之一的水平??!”

    旁边还有几个跟班小弟,在那里鼓掌喝彩,这衬托的金衣矮胖男越发肆无忌惮起来。

    “妈蛋,你居然还敢笑!看来在南陵镇的多管闲事让你自我膨胀了!虽然不知道你学了什么妖术,看起来底气十足的模样,不过我马上就会让你满脸是血的跪在地上忏悔!”

    可惜的是,彷小南却只是伸手弹了弹衣角,旋即似笑非笑的道:“这倒有趣了。要知道在下活了大半辈子,倒是从来都没有被人指着鼻子,放过这种狠话。虽然不知道你有何目的,但你倒是第一人,有趣,有趣得很??!”

    听到这话,金衣矮胖男登时放出了一阵刺耳的笑声:“敢在我金阳面前摆谱,还真是不知死活!还真以为自己一个小小神通境就敢张狂!也罢,我这就再给你来点颜色,让你知道什么叫天高地厚!”

    言毕,他冷笑一声之后,便真的大摇大摆的堵在山道上,手捏法诀开始准备开战。

    而周围一些偶尔路过山道的宗门弟子,见状居然也没有人敢出面说着什么,都是闭紧了嘴巴远远躲开了。

    要知晓,厉少虽然只有区区通灵境的修为,但那也是这小子仰仗着自己的父亲是‘玉衡峰’峰主的缘故。

    玉衡峰在七星宗以“灵药丹丸的妙处”著称,其父更是擅于炼制各种灵丹妙药,在七星宗乃至南部地区极为吃得开。

    因早年醉心修炼,无暇顾及个人终身大事,才导致老来得子,故对厉小自小就宠溺得无以复加:要丹药给丹药,要人手给人手,出了篓子也总是能够替他摆平。

    所以厉少打小就太过于纵情声色犬马,根本就没怎么修炼,不可一世的跋扈恶名远扬也就不难理解了。

    毕竟他的上等资质,倒也算是不错了,至少拥有足够的资格嘲笑绝大部分人。

    再加上,这小子备受他父亲宠爱,对属下大方,还是聚集了一大批孤朋狗友。

    说白了,也就是一个如果没了峰主的爹,他就什么也不是的纨绔子弟。但是有了当峰主的爹,绝大部分同门都要对他退避三尺的主。

    但奇怪的是,平日里众人都是以厉少为绝对核心,厉少说话行事都是莫敢不从的。但今日看来,看厉少一脸服气地躲在后头,这隐隐是以最前方的金衣矮胖男为首?

    不提周围四位神通境的随从,单论这金衣矮胖男神通境初阶的修为,在青年一代来说算比较出众的了,难道这是凌驾于七星宗之上的大宗门的天之骄子?

    神通境也达到了可以释放真正法术的最低要求。所以,在厉少手中需要道符辅助、自身完全无法激发的一些低阶法术,在他手中却可以激发成型,然后释放出来。

    如此一来,在决斗之中,面对表面上看起来只有通灵高阶修为、犹如普通人一般毫无任何防御的彷小南,这个金衣矮胖男自然是占尽了极大便宜。几乎可以说是立于不败之地了。

    “呼!”就在众人胡思乱想、纷纷猜疑之际,金衣矮胖男却要准备出手了。

    只听耳边一声轻响,金衣矮胖男手中火芒赫然一闪,双手之中已然有一颗柚子大小的橘红色火球成型而出,并且一股清晰可辨的热力,也随之扩散而开。

    眼见火球迅速成型,金衣矮胖男背后的小弟们均是开口喝彩起来。

    “金少的‘火球术’就是快??!”

    “不错不错,速度几乎比我们快了三分之一??!”

    “放屁,明明是比我们快了一倍有余!并且威力也远远强过我们才对嘛!”

    “吴师兄所言极是,正是如此!哈哈哈,看来这不知死活的小子,这次绝对是难逃一死了”

    厉少和身后的这群人一个劲的溜须拍马,让金衣矮胖男越发的得意洋洋起来。

    “怎么?”金衣矮胖男抬着下巴,眼神轻蔑的看着彷小南,冷笑着开口道:“怕了没有???若是你怕了,那就乖乖的给大爷我跪在地面上磕三个响头,叫一声金爷爷,滚出黎青夷的身边,或许我还可以考虑放你一条狗命!”

    “呵呵?!?br />
    此言一出,彷小南顿时失笑出声。

    “妈的,你笑什么???”金衣矮胖男登时怒喝道。

    “跟黎小姐有什么关系?”彷小南笑完,却又摇了摇头,然后眼中露出一丝遗憾地开口道:“罢了,本来在这天星宗之地,方某本还不打算闹得太过,但不得不説,你小子成功地激怒了我!”

    言毕,彷小南便对金衣矮胖男手中火球术视而不见地,大步生风朝金衣矮胖男走去。而彷小南的手中,不知何时已经提起了长刀,并且倒映着日光,泛起一丝丝的冰寒之意。

    金衣矮胖男可是万万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听到这样的答,登时怒吼出声!

    “妈的,你找死!”

    言毕,他手中的火球术就要毫不留情地朝着彷小南一弹而去!

    眼看着,一场血拼就要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