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五百四十七章 金光老祖
    不多时,彷小南就和叶柔等众人一起返回了天璇峰,并且进入了天璇院正中间,那座最高大的建筑物——天璇殿之中。

    天璇殿***奉着一幅画卷,中间是一位白胡子的老者,手执拂尘,一副仙风道骨的即视感。

    一旁还有四句小诗:“苍松翠柏生绝壁,危峰兀立景色奇。人行洞中风在吼,七峰之巅摘星斗?!?br />
    此人便是天星宗的开山祖师,一身修为已臻圣境,名为“天星子”。

    创立伊始,因为有着天星子的存在,天星宗乃是天盟的巨头之一,在天盟决策的圆桌决策会议中说话极有分量。

    只可惜,六七百年来,后续人才凋零,却是再也没有圣境冒出。

    好的消息是,近百余年来天星宗渐呈复苏之态,现今仍是天盟中大型门派里实力较为强劲的。

    主座上,神色严肃的叶柔,正端坐其上。

    其余人等,站在大厅之中。

    大殿之中,一片安静,并没有人说话。

    叶芸都似乎是第一次被叶柔叫到这种地方来,她站得笔直,并有些紧张地将双手背在身后,显然是有些拘束的模样。

    黎青夷及李库龄二人则是眼观鼻,鼻观心,默默地肃然不语。

    而站在旁边的彷小南,却依然是一副淡然处之的模样,根本看不到任何紧张之色。

    奇怪的是,叶柔将众人叫来这里之后,却并没有立刻发问什么,而是一直玩味地眯着一双眼,在上下打量彷小南。

    空阔的大殿,也就因此变得极度安静起来。甚至殿中四人的呼吸声,都能够分辨得一清二楚。

    要知道,彷小南等人进入天璇殿,已经有好一会儿了。

    而叶柔,也就这样沉默的打量彷小南许久。

    久得都让一旁的二女及李库龄,额头上都分泌出了一丝汗水。

    因为正有一股无形的压力,正随着这令人难堪的沉默,而慢慢酝酿着。

    这让本来就有些紧张的三人,越发地紧张。

    终于,不知等了多久,叶柔终于开口了。并且开口说出的第一句话,就让厅中的其余三人,均是微微一惊。

    “不遭人嫉是庸才?!?br />
    说完这句话后,叶柔便闭上了嘴巴,没有再说什么。

    可是彷小南四人的反应,却都变得颇有些不同了。

    叶芸听到这话的第一时间,是有些疑惑、不解,似乎根本没听明白。

    而黎青夷及李库龄则似乎明白了什么,旋即微微点头,表示赞同。

    唯有彷小南,却神色微微一凝,目中露出一丝惊讶之色。

    是的,彷小南的确有些惊讶,那是因为相比于黎青夷及李库龄,彷小南显然更清楚这一句话的含义。

    准确来说,彷小南方才虽然看起来一直都安安静静的,并且也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墒轻菪∧系男闹?,却丝毫都不轻松。

    那是因为,在刚才长达一刻钟的沉默之中,看似一直处于安静状态的叶柔,其实一直都在用自己的神识之力,毫不客气地窥探着彷小南!

    并且是从头到脚,从内到外,从神识到灵力,从修为到境界的全方位窥探!

    对此,彷小南自然是极为不喜的。

    但是此时此刻,显然彷小南是不能也不会跟叶柔爆发冲突。所以,彷小南就只能用阴阳灵犀不动声色地隐藏了一些底牌。

    就比如那个装有彷小南大部分身家,但却特征极为明显的魔星戒!

    就这样,经过了一刻钟的窥探之后,叶柔终于收回了自己的神识之力,然后开了口。

    “不遭人嫉是庸才?!闭庖痪浠?,显然蕴含着一些特殊含义。

    至少在彷小南听来,这显然就是在侧面警告自己,做人还是不要太‘恃才傲物’,以免‘遭人妒恨’!

    “方南,我观你根基扎实、气韵悠长,在同阶当中是极为拔尖的所在?!币度岫倭艘欢俸?,终于再度慢悠悠地开了口:“但你可知道,今天,你闯下了多大的祸事?”

    彷小南抬起头,打量了叶柔一眼,说道:“在下不知?!?br />
    “哼!”叶柔立刻哼了一声,道;“你不光于天星坊市嘲讽、威吓厉青峰,令他堂堂一峰峰主之子当众污秽齐流、颜面尽失;并且还在其后又招惹那‘金光老祖’之孙金阳,结果差点就酿成了一场大战!如此种种,难道还不算是闯祸吗?”

    彷小南闻言,却也不恼怒,只是神色依旧风轻云淡的回答道:“在下一路走来,自认为待人处世并无逾矩之处。并且叶峰主所说的两件事,恐怕在下也不敢苟同。第一,在下绝对无意主动嘲讽、威吓任何人,相反,可是交易已经达成,厉青峰欲动手强抢在下物品的?!?br />
    说到这里,彷小南复又看了叶柔一眼,这才继续开口道:“至于金阳之事,在下其实也感到颇为不解的。我与他更是未曾谋面过,自认为并没有主动招惹过他,何至于今天对在下痛下杀手?难道,在下遭到了这种极端无理的攻击之后,在叶峰主眼里,却又反倒是在下的不是了?”

    这句反问一出,其余三人均是面色一动,露出一副同仇敌忾、赞同彷小南话语的神色。

    “呵呵?!?br />
    叶柔忽地一笑,然后端庄的脸上竟然露出了一丝赞许之色来:“方南,你能这般,倒是让我颇为欣赏的。刚才的话语,其实只不过是我试探你之反应而已?!?br />
    “柔姨,其实方南大哥是受了我的事情的波及,金阳是我姐姐暗中怂恿,来阻挠我家族试炼的。之前在南陵镇,还幸亏是方南大哥识破金阳的奸计,不曾想却被他惦记上了?!?br />
    黎青夷着急地向叶柔进行解释后,转过身对彷小南说道:“方南大哥,都是我连累的你…”

    看着黎青夷,彷小南又想到了自己的妹妹,眼中宠溺地对她说道:“我这不是一点事都没有嘛!幸亏刚才叶峰主给赶上了,不然若跟金阳起了冲突动了手,倒少不得要吃些亏的?!?br />
    “而且,虽然我未曾听闻过‘金光老祖’,但从那金阳的嚣张看来,只怕定然非同寻常,他盛怒之下,只怕必然会连累到大家?!?br />
    “叶峰主,刚才的事情,真是多谢了?!贬菪∧衔⑿ψ抛砣?,对叶柔施了一礼。

    “呵呵,没什么,我还怕小友怪我呢?!币度嵘裆陨晕潞偷氐溃骸凹热幻皇?,那就好?!?br />
    “昨天事务繁忙还没给你们接风,我且让人安排一桌饭,正好下边有人送来一只七彩灵鸡,用药材煲山一锅,顺道再给你们讲讲‘金光老祖’其人,以免以后犯了忌讳!”

    “是,多谢柔姨(叶峰主)?!敝谌私允敲挥幸煲宓氐懔说阃?。

    七彩灵鸡,彷小南倒是知晓的,产自十万大山,相当罕见的上等食材,除却极为可口之外,而且还有极好的补益气血之效。

    倒是没有想到这回竟然能吃上。

    晚饭之时,果然这一锅七彩灵鸡的鸡汤鲜美无比,让众人都是大饱口福。

    菜过三巡,却是活泼性子的叶芸最先按捺不住,放下碗箸,好奇地问道:“娘,‘金光老祖’我也只是听说过数次,但传闻众多,却不知这位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金光老祖’的修为已达圣境,乃是我灵修界有数几人之一?!毖约坝诖?,叶柔也是停止用餐,肃穆地说道:“其人亦正亦邪,只要不主动去招惹他,倒是未曾有过大恶之举?!?br />
    居然比想象中的半圣修为还要高,彷小南心中不由往下一沉。

    “其早年醉心修炼未曾婚娶,老年才得一子,奈何也是修炼天赋极差?!币度崽玖丝谄?,继续说道:“后来金光老祖逼迫其子迅速婚娶,生育有十多个第三代,这金阳,就是其中修炼天赋最为出众的,以二十五岁的年纪就突破到了神通境?!?br />
    说完,叶柔奇怪地看了彷小南一眼:“当然,跟你这个不知道哪来的怪胎还是不能比?!?br />
    噗呲!众人皆是掩饰不住地笑起来,彷小南淡然的脸上也是微微赦然。

    “叶峰主,圣境修为,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彷小南沉声问道。

    “圣境,那是真正可怕的存在!”提起此事,叶柔脸上也露出了一丝凝重,不急不缓地说道:“讲到圣境修为,我先给你们讲一个我自己的故事吧?!?br />
    叶柔眼中闪过一丝回忆之色地说道:“十多年前,十万大山那里开始流传了一个传闻,那就是一名大有来头的圣境修士,在十万大山中藏匿了一个重宝。并且这名圣境修士藏下宝藏的时候,也随之布置了一些禁制,显然,这位老人家是不希望有人去打扰的?!?br />
    “听到这个说法后,我第一个念头就是前去探宝。说实话,当年我才刚刚神通初阶,也是年少轻狂、不知深浅,自以为一名圣境修士的宝藏倘若能够落入我手,那绝对是一个天大的机缘?;蛐淼玫搅苏飧霰Σ匾院?,别说突破道神通高阶了,就连圣境,恐怕也是指日可待的?!?br />
    说到这里,叶柔复又长叹了一口气,然后眼中露出一丝侥幸之色地道:“幸亏我当年虽然眼高于顶、自命不凡,但是真比较起来,实力还是较低的,所以闯入那片地区的速度,到底还是慢了凌云派的吴道友一步。结果……”

    说到这里,叶柔一贯温和的脸上,竟然忽地扭曲了一下,猛然露出了一丝清晰可辨的惊惧之色,这才开口道:“结果,同样修为的吴道友,就在刚刚踏入那片地区不久,也就是在距离我大约十来丈远的地方,竟然直接自燃而起,最后化作了一具白骨!”

    此言一出,众人皆是吓了一大跳!

    叶芸满脸震惊地道:“这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