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五百四十九章 周裘
    修炼还是要讲究张弛有度。

    巧合的是,许是久未制符,在空白符纸用完,无法再进行制符的同时,彷小南自身灵力也堪堪耗尽。

    彷小南摸了摸下巴,一双眼睛在清冷的月光下闪烁不定:“与其打坐慢慢复灵力,倒不如尝试一下体术修炼?!?br />
    上古时期,因为上古修士们常年修炼,所以本身的身体非常孱弱,跟那些有着天赋神通的妖兽战斗时,太过吃亏。所以就有一些天资纵横的修士们,专门研究了一些淬炼肉身的法门,以跟妖兽们对抗。

    只不过,炼体术终究只是锻炼身体的法门,就算是身体锻炼得再强大,也不会对修炼者本身修为境界的突破造成多大帮助。而修为境界的改变,则是能够令修士本身实力产生一个实质性飞跃的关键。

    到后来,不管是在灵修界还是下修界,都是以‘境界实力’至上,修炼体术的修士也变得越来越少。

    修士们更倾向于一门心思地凝固灵力,以求早日突破瓶颈,到达下一个境界。

    彷小南想要修炼炼体术,也不是没有道理的。毕竟以后说不定要经常要穿梭于两个界面,为了节省元晶,这幅躯体还是要淬炼得更加结实一点,这样留下后遗症的几率也就会更小一些。

    所以,彷小南决定这一次不光要修行体术,而且还要修炼一门顶阶的炼体术防身!

    恰巧,之前在下修界,彷小南击杀那名魔道半圣万鼎铭的时候,在他身上搜到了一部“四象护体神功”,而且恰巧现在都还记得。

    四象护体神功的功法一共分为四层,分别是赤铁境、青铜境、白银境、黄金境,对应的是修士的四个境界,分别是金刚境、通灵境、神通境和圣境。

    令人无奈的是,并非修炼到了最高的黄金境,实力就臻于圣境。而是修为到了圣境,才可以修炼四象护体神功的黄金境。如像彷小南这样神通境才开始修行体术,只能是令进度加快而已。

    说白了,体术修炼只是能令修士自身抗击打能力变强,但也只能在一个合理的范畴内,不会太过于逆天。这也是体术渐行没落的一个重要原因。

    与正道修士讲究夯实根基、缓缓图谋大道不同,魔道修士则追求威力强大且速成的法门,这大概也是魔道半圣万鼎铭拥有顶阶炼体术,而没有进行修炼的原因。

    “嗯,虽然不能本末倒置的去苦修炼体术,但是如今与其苦等灵力恢复,不如先修行一下炼体术,在增强自身防御的同时,以后也能更加自如地穿行于两个界面?!贬菪∧厦嗣掳?,一双墨如点漆的双眸之中,迅速作出了决定。

    彷小南深吸了一口气,仔细忆了一遍四象护体神功的第一层心法,然后径直来到门外的一片空地上,依葫芦画瓢地开始了修炼。

    第一层心法,除了相对晦涩的内功修炼法门外,还汇集出了一套外功拳法,叫做‘赤铁拳’。

    只要勤加修行此套拳法,就能达到锻炼体质的效果。

    皎洁的月光下,彷小南依葫芦画瓢地摆出了一个个奇异的姿势,开始演练起这套拳法来。

    可能是修为境界高了,彷小南的领悟能力似乎非常迅速,只是打了三遍,便已经牢牢记住了这套拳法,然后便虎虎生风地地全力打起拳来。

    这套拳法初一上手,感觉也就是威力平平,但是打到第五、六遍时,彷小南就开始感觉每一拳打出去,隐隐居然能产生出微不可闻的风雷之声!而且到了此刻,彷小南的肌肉和骨骼,也渐渐的有些抽痛起来。

    到了第八、九遍的时候,拳法威力显然越发蛮横了,但是彷小南的全身上下,却已经变得如同针扎刀刺一般,令人难以忍受。

    彷小南心中却清楚,这是因为这套拳法开始渐渐淬炼和改造自己肉身的缘故,所以才会如此痛苦。

    这是一个非常关键时候,如果越能忍耐的话,淬炼身体的效果就会越强!所以万万是不能放弃的。

    好在不管是彷小南本人,还是九世转修的长生君,毅力都绝对不是寻常人可及的,就算是浑身上下的痛苦,几乎能令寻常人瞬间崩溃,但是彷小南却依然是一副神色淡然的表情,一趟接着一趟地打着这套拳法。

    就仿佛,彷小南的身体不再是自己的,而是一具机械傀儡一般。

    因为彷小南十分清楚,真正想要证道求长生的修士,这点痛苦根本算不了什么。如果,连身体的痛苦都难以忍受,连这点毅力也都没有的话,那么以后还有什么资格,去修那飘渺难测的长生之路?

    这套赤铁拳,彷小南一直打了二十七遍,方才停止了下来。

    停止下来的主要原因,是因为彷小南的身体实在支撑不住了。

    就算是彷小南的精神还能支撑,但是彷小南的身体已经开始因为剧烈地痛苦,出现休克的征兆了。

    如果身体都休克掉的话,这样子就算是勉强继续下去,也没有多大的作用。

    另一个原因,是因为彷小南突然发现,不远处的围墙上方,有一名宫装美妇,正迎着月光冷冷地看着自己。

    彷小南不知道这个女人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但可以肯定的是,她的目标肯定是自己。

    所以彷小南直接找了块青石,大咧咧的一屁股坐上,然后伸手弹了弹衣角,淡淡地道:“外面风大,既然都来了,就下来一见吧!”

    宫装美妇闻言,冷冷一笑:“你不怕我?”

    “这么一个诱人的漂亮美人,深夜前来找方某,方某又怎么会拒绝?!贬菪∧瞎雌鹆俗旖?。

    宫装美妇听到这句略显轻佻的话语后,她那如同剑削的黛眉顿时微微一挑。随即,她冷哼一声地,轻轻纵身一跳就进来了。

    彷小南见状,心中却暗暗一凛。

    虽然此处小院并非天璇殿那种守卫森严的核心区域,但在天璇峰守卫巡逻也不算少了,这名神通高阶的修士,能够避开禁制一路潜行至此,想来综合实力非常强劲。

    如果她现在就对自己悍然出手的话,恐怕自己也很难讨得了好去。

    不到万不得已,彷小南可是不想动用最后的底牌,现在想起那施术后强烈后遗症的酸爽,至今都不寒而栗。

    只见那名宫装美妇落地之后,便眼神冰冷地上下打量了彷小南一眼,这才微点螓首地道:“一身青衫,模样秀气,神通境初阶的修为。不错,应该就是你不错了?!?br />
    说完这番莫名其妙的话后,这名宫装美妇忽地双目紧盯着彷小南,冷喝道:“小子,吃了豹子胆敢去招惹金阳的,就是你吧!”

    彷小南微微皱眉:“阁下何人?”

    “哼!”宫装美妇冷哼一声,微微抬起下巴,满脸傲色地道:“吾乃是金光老祖座下第五弟子,周裘是也!”

    彷小南听到名字,眉头不禁皱得更紧了,毫不客气地道:“在下与金阳乃是初次见面,想来无冤无仇,他居然就想灭杀于我,这难道就是圣境传人作风?”

    周裘听到彷小南一通毫不客气的反问后,一双黛眉登时一竖,俏脸上涌现出了清晰可辨的杀意。

    彷小南也眯起了眼睛,面色有些冰冷地看向了她。

    场中气氛,顿时变得剑拔弩张起来。

    “找死!就当在天璇峰,姑奶奶就不能杀了你吗???”周裘当场怒喝一声,右手掌灵芒猛地一阵闪烁,就要痛下辣手地对着彷小南天灵盖一拍而去!

    “哼,就算你杀了我,想必你也活不过今年去?!贬菪∧贤蝗挥址⒊隽艘簧湫?,并且将眯起的双目,微微一睁,用一种带着一丝怜悯的目光,看着周裘道:“可惜,你刚刚进阶神通境高阶没几年,就要被体内的异常灵气活活折磨而死??杀?,可叹!”

    此言一出,方才还准备痛下辣手的周裘,忽然娇躯一震地,僵在了原地。

    她举着灵芒闪烁的右手,凝而不发,俏脸上却一阵红一阵白地怒喝道:“臭小子,你胡说什么!”

    彷小南看着周裘的额头处,淡淡地道:“看你额头苍白,面色有一阵隐隐的灰气,就知道你身体内部早已经快要油尽灯枯了。而你双目之中,却隐约泛起了一股异样的金黄之气。如果方某没有看错的话,应该是你在跟人交手的时候,被一道三阳真气打入了体内吧?”

    “你你怎么知道???”周裘如遭雷噬,俏脸上满是震惊之色,显然是被说中了。

    “哼,中了三阳真气的人,体内三脉七轮,将会被这股至阳之气缓缓侵蚀炼化,体内的阴气也会渐渐枯竭,直至受到病痛折磨,渐渐死亡??茨愕哪Q?,显然已经是快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如果今年之内没有高人对你进行有效医治的话,你活不到明年的春天?!贬菪∧系?。

    听到这话,周裘的右手不知不觉地就放了下来,原本冷若寒霜的俏脸,也当场变得阴晴不定起来。

    若是寻常的修士胆敢这么说自己,恐怕周裘早就一掌将其毙杀了??墒敲媲罢饷昵崆嗌佬奘?,却是如此地淡然镇定,就仿佛他说出来的话,完全不容质疑一般!

    尤其是彷小南刚才所说的话,简直就是句句都刺中了周裘的内心深处,准确到了令人惊惧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