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一百七十二章 不靠谱的二助
    知道罗青梅这个名字的人不多,但若说起青梅侠女,修炼界却是无人不晓。

    数十年前,川地飞天夜叉现世,群僵闹界,当地镇守近乎全部战死;各地镇守救援不及,眼见局面失控,川地百万百姓即将涂炭。

    青梅侠女携儿子儿媳,恰巧在附近不远;一家人舍生取义,一夜奔赴百里,突破群僵拦截,围歼飞天夜叉,死战不退,最后终于等来总府支援;护住了川地这百万生灵。

    而青梅侠女以身相殉,儿子当场战死,仅剩儿媳身中尸毒奄奄一息。

    当时青梅侠女儿媳腹中已有身孕,镇守总府遵循青梅侠女儿媳心愿,以秘法剖腹取出胚胎,以待将来可使其复苏成人,为罗家留下一丝血脉。

    但当年却是有一段秘闻少有人知晓,罗青梅自幼师从镇守总府府主,而后却恋上其师;其中情节百转,但最后罗青梅终于另嫁他人。

    镇守总府府主并无亲族兄弟,而且亦终身未娶,故而一听这罗娜娜是镇守总府府主侄孙女,彷小南立马便判断出了这罗娜娜便是那罗青梅之孙女。

    除却这等身份,否则何人敢这般肆无忌惮,视那镇守律为无物?

    既然是罗青梅一脉仅存之血脉,那于情于理,都万万不可出问题!

    当年黄先生尚为满清贝勒之时,便与这罗家颇有些交情,黄先生虽夺其躯壳,但却也受其记忆影响,保持了这些交往。

    当年甚至当年罗青梅之子百日之时,还曾命人送去长命锁一枚。

    此后也曾见过她儿子儿媳一面,以长辈居之;听闻此事,当年也曾感叹万千,自忖若在场,必然力保罗氏一门不落此等地步。

    这罗氏一门为护百万生灵,以身赴死,仅存此等最后血脉,若是因此而断,彷小南不论是受黄先生记忆影响,仰或是这罗氏一门大义,也自认难辞其咎,将愧疚终生!

    彷小南阴冷着脸色看向那旁边脸色微变的年轻人,缓声地道:“罗娜娜与那李山有何关系?”

    年轻人正震惊彷小南竟然知晓罗青梅的名字,这突然听得彷小南的言语,看着彷小南那阴冷森寒的目光,这稍稍一愣之后,下意识地道:“并无关系,只不过是李山他弟…”

    说到此处,年轻人骤然一惊,回过神来,却是生生地将接下来的言语吞回肚子中去。

    但听到这处,彷小南却是也知晓了些缘故,目光一冷地便寒声道:“看来果然是被人怂恿,这次若是罗娜娜有什么意外;那背后之人,便也莫要活了便是!”

    旁边的那年轻人和武岭风两人,听得这话都是一愣一愣的,这话感觉好像不太对啊,给人感觉太怪异了。

    不过这时,两人也不顾不上多想,那边直升机已经接近,在彷小南别墅屋顶之上缓缓降下。

    东原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心胸外科,在整个南省来说,自然是首屈一指;而就算是在全国,也排名相当高。

    罗娜娜很快地便被送入了心胸外科的手术室内。

    东大附一心胸外科主任雷益民看着手中的ct片目瞪口呆,一脸恼怒地看着眼前的武岭风几人,道:“荒唐,荒唐,这谁把银针插进去的,这东西能起什么作用?要是万一伤到患者动脉什么的,谁能负责?”

    “我负责!”旁边一脸阴冷的彷小南,淡声地起身,道:“莫要耽误时间,你现在赶紧进手术室,准备手术!”

    “你是谁?”雷益民有些愣神地看着眼前这个看起来似乎有些眼熟的年轻人,有些惊怒道。

    “踏实彷小南!”旁边的一位年纪轻一些的主治医生,赶紧低声地道。

    “彷小南?”雷益民一愣之后,便回过神来,原来这个小子就是那彷小南;当下看着到眼前的这个年轻人,更是恼怒道:“你不过是医学院的学生,你能负什么责?你们外科学是谁教的?怎么敢这般胡来!”

    “说了你不用管,现在给我进去做手术,她的心房有破损;我的银针抑制了窦房结的冲动,使心脏跳动变慢变缓;但最多还能维持一个小时,若是你不尽快的话,她出了问题,你这个心胸外科主任也不要干了!”

    彷小南寒声地道。

    “你…你…放肆!你以为你是谁?”雷益民满脸羞怒,他身为东大附一心胸外科主任,向来只有人求他,倒是还真没碰过刚这般对他言语之人。

    看着雷益民这般的暴怒模样,彷小南看了看时间,稍稍地一沉吟,便寒声言语道:“这个手术,你不用做了,叫钱林江来做!”

    原本还想着这雷益民实力还是相当不错的,但现在他实在是无法放心这个人进手术室。

    那钱林江虽然只是副主任,但实力丝毫不逊于雷益民,甚至还有超过;只不过是因为是女性,而且向来不远争权夺利,所以才只当了心胸外科副主任。

    让钱林江来做着手术,把握更足!

    对于这点,彷小南倒是调查的很清楚,当下便毫不犹豫地寒声道。

    听得彷小南这话,雷益民心头微紧,虽然他知晓对方是由院里的直升机接送而来;而且这个叫彷小南的学生似乎也有些名气,但却也没怎么放在眼里,这等有钱人就算是再有钱,也只会小心翼翼地恭敬请求他们救命。

    但却没有想到对方似乎并不只是有钱那么简单。

    不过他雷益民也不是好惹的,这正要暴怒地让人将眼前几人赶出去;却见得那个一直没说话的中年人,突然冷声地道:“张建宏怎么还不来!”

    雷益民一惊,旁边便是有人恭敬地道:“武主任,刚已经联络过了,张院长正在赶来,应该已经快到了!”

    “让他快点,把这个钱林江请过来,让她马上进手术室!”武岭风在一旁脸色凝重地心焦道。

    听得这话,旁边的那人便赶紧起身,便要走出办公室去叫人。

    而这时刚好,一个头发斑白的老者大步走了进来,客气地看着武岭风,满脸歉意、带着一丝恭敬地道:“抱歉抱歉,武主任,我来晚了一点!”

    “张院长来的正好,这个手术让钱林江来做,现在马上!”武岭风沉声地道。

    “让钱主任做?”张建宏微微一愣,转头看了一眼旁边的雷益民,心头似乎明白了一些什么,立刻便看向旁边那个稍稍年轻的主治医生,道:“钱主任在科室吗?”

    “院长,钱主任在!”那年轻主治医生赶紧回道。

    “赶紧请她过来,准备进手术室!”张建宏沉声地道。

    “是!”

    看着那年轻医生快步走出去,旁边的雷益民终于脸露惊慌之色,道:“院长!”

    “雷主任…你先出去休息一下,主持科室的工作;有什么事情,我们回头再谈!”张建宏这个时候并没有给这位雷主任面子的意思,他很清楚现在是个什么状况,在这位武主任面前,他也不敢维护自己的这个属下,甚至心头对这雷益民有些恼怒,当下便淡声地道。

    听得院长这番言语,雷益民虽然心头不甘,但也只得无奈地低下头,走出办公室外去。

    有了这位院长出面,那位钱副主任来得相当迅速,快速看过了片子,了解了情况之后,这便是同意立刻手术。

    只是脸露为难之色,道:“这银针如何处理?”

    “我会给你充当助手!”彷小南起身道。

    “???”这位钱主任一脸愕然,好一阵才回过神来,见得院长似乎并无反对之色,这才愕然点头应着。

    武岭风和那位镇守总府来的年轻人,两人对视了一眼之后,都没有言语什么,只是沉默了下来。

    若不是彷小南,只怕罗娜娜早已经大失血而亡。而这方才彷小南一路的专业表现,让他们无法反对这样一个在校医学生的举动。

    一旦进了手术室,这位看起来不过是五十岁左右的钱副主任,表情立马严肃了起来,看向彷小南,道:“我不知道你以前是否有过类似的手术经历,但心脏手术非同小可!”

    “钱主任放心,一般的心脏手术都没问题,而且我只是充当二助!”彷小南淡声地道。

    听得彷小南只是当二助,钱主任这也算是松了口气;既然不是一助,那么这就让人安心多了。

    如果是一助的话,没有熟悉的人配合,这个手术,她就还真没什么信心;这方才接受这个主刀,也只不过是因为院长的命令而已;现在她心里这才多了几分的把握!

    看到钱主任松了口气,彷小南也是苦笑。

    他从来不做自己能力之外的事情,虽然从黄先生之处,有获取过心脏手术的经验,但毕竟只是获??;现在有心脏手术专家在这里,他自然不会越俎代庖。

    他之所以进来,只不过是因为这场手术,需要他配合而已!

    “好吧,现在准备消毒,尽快进行手术!”

    这钱主任虽然依然有些怀疑彷小南的能力,但这时也不再迟疑了;立刻进入消毒室,开始进行穿衣前的消毒。

    看着一旁的彷小南,有条不紊地熟练进行各项消毒措施,钱主任这心头一口大石也悄然落地,看来这个二助应该也不会太离谱!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