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一百七十三章 天针锁命
    手术室内,这时术前准备早已经准备完毕。

    钱副主任领着彷小南走进手术室内的时候,却隐隐地感觉到今天的手术室有些异常。

    微微皱了皱眉之后,便走到手术台前,看着台上那已经铺好的手术台术野,这眼睛也是微微地一眯。

    这ct片上看到那些银针,和现场看到区别还是很大的。

    旁边站着的两个助手,以及几个护士那口罩后的眼睛里,明显地都是因为那胸口之上的几枚银针,而带着惊疑的神色。

    手术室内这有些古怪的气氛,看来便是来自于此。

    “钱主任…这个该如何做?”

    担任一助的赵医师大概四十来岁,本身也是副主任医师级别,平日都是独自主刀的;今天却被派来担任助手,这已经是罕见之事了。

    这进来的时候,看到病人胸口上的那枚铁钉以及周围的几枚银针,才发现今天这手术的古怪之处。

    钱副主任此时也是微微地吸了口气,看了看那边的心电监护仪上显示的不过是二三十次的心跳,暗暗地呲了呲牙,看向一旁的彷小南。

    “这真是这个…银针的作用?”

    “对,不然心房破裂,我没办法让她能熬到医院!”彷小南淡声地道:“快手术吧,银针能够起到作用的时间已经不长了!”

    “好!”钱副主任将自己心头的讶异之色收起,然后点头道:“那咱们是拔银针之后再做?还是?”

    “不,就这样做吧,这样速度的心跳,我想应该能够将手术难度降低百分之三、四十以上吧!”彷小南看了看时间,道:“还有二十一分钟!”

    “二十一分钟?”钱副主任深吸了口气,道:“好,开始!都好了没有?”

    “钱主任,麻醉…不好做,这样的心率,实在是…”旁边的麻醉师这时一脸的苦涩,看着钱主任,犹豫道。

    “麻醉还没做?”钱主任脸色一变,这要是麻醉还没开始,这起码得多耗十分钟!

    “这样的心率,几乎没见过,风险太高!”麻醉师无奈地道。

    钱副主任脸色有些阴沉,又看了一眼心电监护上显示的数值,心头也是一惊;确实如此,这种速率的心跳,但如同麻醉师所说,风险太大,确实不太敢冒!

    “没事,就这样做吧,不用麻醉了!”

    看着钱副主任的脸色,彷小南沉声地道:“这种状态下,她醒不过来,安心手术便是!”

    “确定?”钱副主任眼睛一亮,看向彷小南沉声道。

    “确定!”

    “那好,开始!”既然无需麻醉,这风险就少了许多。

    随着钱副主任的言语,众人都站好了自己的位置,开始手术了。

    钱副主任看了两眼那枚尚未拔出的铁钉,以及那伤口处不时涌出的些许血液;忍不住地又看了那几枚银针两眼。

    她在心胸外科已经干了二十多年,很清楚这种伤口会出现怎么样的情况;但偏偏现在出血量出乎意料的少,看来这应当是这几枚银针的功劳了。

    “几枚银针竟然有这么好的效果,简直难以想象!”

    虽然几枚银针稍稍地有些碍事,但对于这些熟手来说,问题也不是很大,手术刀一层一层循着铁钉的位置,切开皮肤和肌肉,以及胸骨。

    看着依然没有任何反应的罗娜娜,钱副主任等几人都暗暗地松了口气。

    心脏修补术,在足够的设备和血液供应之下,并不算是太难的手术;特别是在能够建立体外循环的情况之下,风险算起来并不高。

    不过这次为了能够争取时间,在并没有建立体外循环的情况之下,进行修补,相对会困难不少。

    但在这样的心跳速率之下,困难度却也大幅降低;唯一要做的便是争分夺秒。

    一旁的彷小南,看着钱副主任那娴熟的动作,以及旁边赵医师的配合无间;只是帮忙拉拉勾和进行抽吸的彷小南也暗暗点头。

    果然没有选错人,这位钱副主任手头的技术,确实是算是国内一流了。

    不时看了看旁边的监护仪,以及那正快速输入的血液,彷小南暗暗地松了口气,就现在这情况看来,罗娜娜是死不了了。

    虽然松了口气,但想起其中凶险,想着罗娜娜险些就死了,彷小南心头那忿怒依然还是难消的。

    那个背后怂恿的家伙,实在是百死莫辞。

    不过这回闹出这等事情来,那个该死的府主应当不会放过那家伙才是。

    如同彷小南所想,手术进行的很顺利,不过是二十分钟不到,修补便已经完成了。

    彷小南也终于伸手在众人好奇的眼神中将几根银针一一拔出;然后自己退到一边,将整个手术台交给医生们继续做最后的缝合。

    不多时,钱副主任也退了下来,手术主要的部分都已经完成,剩下的交由赵医师带着人处理已经是大材小用了,所以到是不用担心。

    站在彷小南的身边,看着那边的手术台,钱副主任转头瞄了一眼彷小南,突然缓声地道:“我可以知道这种针灸法叫什么吗?”

    “天针锁命!”彷小南淡声地道。

    “天针锁命?”钱副主任低低地复述了一声,然后迟疑道:“我祖父曾经也是一位老中医,他也擅长针灸;我小时候曾跟在他身边学过两三年,但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针法!”

    彷小南倒是没有想到这位钱副主任竟然还有这种经历,当下便也不隐瞒,淡声笑道:“这种针法源于明代一位不知名的医师,效果甚好,但手法特殊,普通人无法学习;故而流传不广!”

    “哦…原来如此!这中医一道,果然比我所想象的还要更加博大精深!”钱副主任一脸感叹地点了点头。

    彷小南此时也好奇地看向这位钱副主任,道:“既然钱主任你对中医如此感兴趣,但为何却是学的西医?”

    “呵呵…当年我也曾想过继承我祖父中医之道,但我祖父钻研中医三、四十年才算入道;我的性子有些急,祖父边说我不适合学中医,便送我去了医学院!”

    钱副主任略微地有些感叹道。

    “原来如此!”彷小南理解地点了点头,这倒是实话;这中医一道讲究形而上学,学容易精通难;倒是需要一些天赋的。相对来讲,西医倒是直观许多,适合更多的人。

    此时手术室外,那位面目普通的年轻人,满心紧张地看向一旁的武岭风,道:“武主任,你觉得这彷小南真的靠谱吗?”

    “应当靠谱吧!这若真是伤了心脏,若不是那几根银针,罗娜娜不可能坚持这么久!”面对这位比他小上许多的年轻人,武岭风倒是丝毫不敢怠慢。

    “而且,若是罗娜娜真…有个万一;彷小南应当也清楚他自己的麻烦会很大,而且我看他知晓罗娜娜的身份之后,对罗娜娜的安危极为上心…想来,不会乱来才是!”

    听着武岭风的言语,这位年轻人也缓缓点头,他自然也是看出了这一点,否则也不会同意彷小南跟着进手术室去。

    只是这会他依然心头疑惑的紧,方才过来之前,彷小南所说的那些言语,实在是奇怪???

    就算是他知道青梅女侠之事,知晓娜娜是青梅女侠孙女,也不至于这般吧?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