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一百七十四章 胆大包天
    “太厉害了!从来没有想到过,这小小银针,竟然还有这样的效果!咱们这要是有这样的技术,前两天那台手术,就不会失败了!”

    那位充当三助的医生看着前边被推出手术室的罗娜娜,低声惊叹道。

    赵医师缓缓点头,苦笑道:“别说那台,若是有这个技术,咱们科室整个的心脏手术成功率都至少可以提高两、三成!”

    “这个真有这么厉害?”跟在后边出来的护士长惊叹道。

    “当然,这是最基本的!”赵医师低声地道:“像这种心脏破裂的,有几个能够坚持到医院的?这位若不是有这银针护着,就算是有直升机送过来,存活几率也不超过三成!”

    “当时我进手术室来的时候,还以为能熬到这个时候,也就是五成左右的成功率!但当我看到那心率的时候,实在是吓了一跳,本以为马上就没了,这手术也不用动了,谁知道”

    旁边的三助这时也低声笑着道:“我也是,当时还吓了一跳,不过这看了两三分钟,那心率一直没变,我知道,虽然古怪,但这成了!”

    “就是能够维持这样的心率,只要手术途中不再出意外,那就是成的成功率!”

    赵医师也缓声地笑着,有些敬畏地看了一眼前边护送着罗娜娜出手术室的彷小南,看向旁边的两人,低声地道:“这位彷同学,不简单啊,刚才虽然只是当二助,但那手法和熟练程度,真不可能像是在校的医学生!就算是十几年的老外科也不一定比得上!”

    “就是,我看就算是比我也不差!加上那银针的技法,简直是神乎其技!”旁边的那位三助脸上也露出了一抹凝重,看向赵医师,低声惊叹道:“他真是大三的学生?”

    赵医师低声无奈笑道:“这前阵子新闻那么铺天盖地,你就没看?二十一岁,东大临床医学院大三,错不了!”

    “这怎么可能?”

    三助轻吸了一口凉气,迟疑了半晌,这才惊声地道:“那想来这位彷同学必然有些不同的际遇,否则就算是天才也不可能如此!”

    赵医师缓缓点头表示认同,这等情况,已经不是天才这样的字眼能够形容的了。虽然不知这位大三的学生,到底有怎样惊人的际遇,但事实在此,实在是无法怀疑!

    门口心焦等着的武岭风和那位面目普通的年轻人,看着被挂着血袋和吊瓶送出来的罗娜娜,两人都跟着大松了口气,知晓手术应当是成功了。

    两人赶紧的围上来,却是被两个护士挡?。骸氨?,病人现在马上要送无菌重症室监护,两位请不要靠近!”

    “好好好!”两人凑到旁边看了两眼,看着罗娜娜虽然脸色苍白,但却呼吸平稳,也就松了口气;看着推车被送到外边不远处的重症室去,两人这才有暇看向那边一身手术衣的彷小南。

    一身手术衣的彷小南此时显得格外的清俊,站在那地,原本一直森冷的眼神,此时才显得清亮温润了起来。

    随手一把将头上的帽子和身上的衣服解开,客气地递给一旁的护士,这才看向武岭风和那年轻人,淡声地道:“找个地方坐坐?”

    武岭风和年轻人对视了一眼,两人都缓缓地点了点头。

    附一旁边的一家茶室环境很不错,彷小南端着一杯号称“碧螺春”的绿茶,轻轻地抿了一口,看着对面这位自称张望的年轻人,如星般的双眸中闪过了一抹淡淡的厉色。

    “这次的事情,镇守总府需要给我一个交代!”

    “什么意思?”张望微微一愣之后,脸上露出一抹愕然的神色,好一阵才哑然失笑道:“你伤了罗娜娜,还敢让我镇守总府给你一个交代?”

    “当然!”彷小南缓缓地将手中的玻璃茶杯放桌子上,茶杯里那嫩绿色的茶芽在水中有若一群小鱼一般地轻轻上下浮动着,有若对面张望的呼吸一般,有些漂浮不稳。

    “这么些年,从未有人敢伤了总府的人,倒是没想到你还敢这么张狂!”张望寒声冷笑道:“此事,不要以为娜娜脱离危险,你就能脱了关系!”

    “上次李山偷袭与我,我打了去;此事便算了了!”

    彷小南理也不理张望的言语,只是抬头看了对面的张望一眼,淡声地道:“但这次,罗娜娜无缘无故打上我家大门来!”

    “我不管是谁怂恿她过来的,但这算是她的错!”

    “她手中的七星惊魂刀、还有火灵符若是我一个不慎就是身消道亡的结果!难道你们镇守总府不该给我一个交代?”

    “呵呵!”张望眼中满是冷笑之色,道:“可受伤差点身消道亡的是她!”

    “她竟然用火灵符意图击杀我,虽然被火灵符自伤,可她被我救活了;她这般肆意妄为,难道这镇守律已经名存实亡了?”

    彷小南淡淡地言语着,对面的张望此时终于脸色微变。

    深吸了两口气之后,张望这脸色才稍稍恢复正常,沉声地道:“这话也不过是你一面之词!”

    “你不信没关系,不过我家有监控,我很乐意拿出来,证明我是受害者!”彷小南自信满满,既然罗娜娜没问题了,那么这局面就将完全反转。

    不趁机从镇守总府这边拿些补偿来,顺便让那后边怂恿的家伙好好受受教训,彷小南很难让自己的这口心气能够顺畅起来。

    “有监控!”

    张望轻吸了口气,目光轻闪了两闪,这才沉声出声,道:“如此最好,此事必然要查一个水落石出,若真是罗娜娜的问题,我镇守总府必然会给你一个交代!”

    说到这里,稍稍地顿了顿之后,言语声便又是一寒,道:“若罗娜娜是你所伤,那你就做好承受我镇守总府愤怒的准备!”

    “呵”彷小南轻笑了一声,一脸淡然地端起茶杯喝起茶来;

    镇守总府的那位府主,虽然讨厌的很,但倒不是小气护短的人。这,不管怎么样,这便宜,他倒是占定了。

    旁边的武岭风,看着彷小南那淡然的模样,脸上充斥着淡淡的骇然之色,敢这般挑衅镇守总府的人,还真是没见过!

    可这家伙为何却是如此胆大?而且还一副吃定了镇守总府的模样?

    如同彷小南所想,镇守总府的府主大人确实不是护短之人。

    “府主,属下约束不力,导致娜娜陷入此等危境,还请府主责罚!”一个老态龙钟的老妇人,拄着拐杖,一脸愧然地看着身前两三米处的那道清俊身影,道。

    “凌夫人,此事与你无关,就无需自责了;说起来娜娜也是我惯坏的,所以才会这般无法无天!”

    府主那俊朗威严的脸庞之上露出一抹无奈,双手轻负身后,仰头看了看那蔚蓝的天空,淡声地苦笑道:“此错在我,太过宠溺于她,以后定然还是要严加管教,否则实在是无颜面对九泉之下的青梅!”

    旁边的老妇人,听得这话,那老脸微微地颤动了一下,轻吸了口气,道:“只要娜娜能安然痊愈,属下一定不会再让娜娜这般肆意妄为!”

    “嗯”府主轻轻地点了点头,然后道:“这次的情况,具体如何?娜娜有七星惊魂刀,而且身上常备各种道符,竟然还会被重伤至此;莫非那彷小南身后还有他人?”

    老妇人稍稍地迟疑了一下,看了看负手而立的府主,不敢隐瞒,恭声地道:“没有,不过不过,张望刚刚调查过,此事乃是娜娜在使用火灵符攻击对方之时;失误,导致自伤!”

    “使用火灵符?失误导致自伤?”府主那两道修长的眉毛一扬,眼中露出一抹淡淡的讶异之色,皱眉道:“竟然使用火灵符,难不成那彷小南已有金刚境?”

    “那彷小南确实是先天不错,但对方似乎对七星惊魂刀早有防备,而且也有一定应付的手段;所以所以娜娜这气恼之下,才动用了火灵符!”老妇人小意地解释道。

    “气恼之下!”府主无奈叹了口气,轻轻摇头,道:“这气恼之下,就动用火灵符?实在是不可再宠溺,必须严加管教!”

    “是,府主!”

    老妇人恭敬地应了一声,然后却是迟疑,道:“府主,那彷小南那边却是不好如何处置!”

    “处置?”府主轻哼了一声,道:“此事我镇守总府理亏在先,而且早先你报时,不是说对方救了娜娜一命,这还如何处置他?”

    老妇人无奈地咽了口口水,这若不是事涉罗娜娜,被府主关注了此事;她早就自行处置了此事。

    但此时,却也只能无奈地愤然道:“那厚颜小子说若不是娜娜失误,他险些就被娜娜给击杀,要咱们给他一个交代!”

    听得这话,这位府主那负在身后的双手也忍不住地微微一僵。

    身后的老妇人看着府主这反应,那更是气都不敢出,微微鞠身站在,等着府主的决定。

    “赔他一瓶‘青阳丹’便是!”良久之后,府主那喜怒难测的声音传来,让老妇人微微地一惊:“给他青阳丹?”

    “去吧”府主微微地昂头,淡声苦笑道:“这个彷小南有些意思,让张望送一份详细的报告上来!”

    “是,府主!”听着府主的这番言语,老妇人这才稍稍地松了口气,恭敬地应了一声,然后退了下去。

    府主一人站在这庭院之中,看着那广阔无垠的天空,突然叹了口气,轻声笑道:“这江湖卧虎藏龙、人才辈出,我镇守总府的威严还真是一日不如一日??!竟然还有人敲诈到我镇守总府头上来了,呵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