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一百八十章 选择
    说起来自从有了大量的药物供应,不用再每天大量进食之后,彷小南已经很少自己这般用心的做饭了。

    “笃笃笃”

    鲜脆的红萝卜,在那雪亮的刀光下,被整齐地切成了一片片的。

    一块鲜嫩的五花肉,随着彷小南那说不出的轻快而优雅的动作,很快的便被切成了一小堆肉片。

    一条鲜鱼被利落地去鳞、开膛破肚,然后被轻快地划上一些花刀,再被水一淋,便干净地落在了盘子里。

    赵小玉站在一旁,愣愣地看着彷小南的动作,原本打算来帮忙的想法,留在口中,终于是没好意思说出来。

    在小吃店兼职已经也有大半年了,洗菜切菜这样的事情,也曾做过不少。

    但这个时候,看着彷小南的动作,赵小玉心头满是淡淡的惊讶之色;本以为听老板娘说彷小南很会做菜,只不过是一些随意的夸奖;但现在看来,很明显不是。

    看彷小南这等动作,赵小玉深信自己以前从未见过如此干脆利落,而且有赏心悦目的刀工。

    半个小时之后,赵小玉坐在桌旁,看着色香味俱全的六道菜,微微地有些沉默,眼中隐隐地有些复杂。

    听说是一事,但真看到却又是另外一事。

    学院无数的女同学痴迷眼前这个家伙,总是夸奖这家伙怎么样怎么样;自己却并不觉得。

    但现在仔细看来,这家伙确实长得好看;而且又还算有正义感、多才多金,还能做得这么一手好菜的家伙;虽然有些色色的,但算起来却真是一个罕见的超级优质男生。

    而且这家伙,似乎虽然与一些韩国明星传了一些绯闻,还有以前交过一个女朋友,还是因为对方退学了;而后才金妍秀在一起。

    再没听过其他什么不好的传闻,除了对自己总是有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和那次意外之外,算起来倒也不是太坏。

    “若不是他现在有女朋友”

    赵小玉沉默地想着,心头无比的复杂。

    “在想什么?吃饭吧?”看着对面那低着头想着什么的赵小玉,彷小南缓声笑道。

    赵小玉抬头看了彷小南一眼,轻轻地咬了咬嘴唇,道:“你这里有酒吗?”

    “酒?”

    “嗯红酒!”

    彷小南点了点头,起身道:“你先坐一会!”

    看着彷小南走出餐厅去,不多时便拿了一支红酒和两个杯子过来,赵小玉的脸上多了一分的神采。

    赵小玉并不太会喝酒,不过彷小南并没有阻止。

    “很久没有喝酒了!”将手中的小半杯红酒仰头喝了下去,赵小玉脸颊之腾起了一团淡淡的红晕。

    “上次还是我生日的时候,也是喝了一杯红酒!”

    随着这一杯酒下去,赵小玉的眼睛越来越亮,也没有了首先那般的拘谨。

    “还喝吗?”彷小南抿了一口酒,指了指瓶子,笑道。

    “嗯”赵小玉用力地点了点头。

    彷小南拿起瓶子,又给她倒了小半杯,道:“来,吃点菜这个红烧鱼今天感觉还不错!”

    “嗯!”赵小玉听话地夹了一块鱼肉,放到口中,轻轻地嚼了嚼,眼睛一亮,道:“真不错!”

    “我听老板娘说你做的菜很好吃,有时候很多客人都点名要你炒;现在才发现,你做的菜比我想象中更好吃!”

    “还行吧从小就自己会做菜,做多了,慢慢菜自然也就越做越好!”彷小南也夹了一块的胡萝卜,放在口中慢慢地嚼着。

    赵小玉定定地看了彷小南两眼,缓声地道:“听说你家里条件也很一般!怎么突然”

    听得这话,彷小南的嘴角微微地翘了翘,眼中露出一抹异样的神色,缓声笑道:“你想知道?”

    “嗯!”赵小玉笃定地点了点头。

    “那你先说说你到我家来的意思吧!”彷小南端起酒杯,轻轻地抿了一口,道。

    “你这个有关系吗?”赵小玉眼中闪过一丝微微的羞怒,道。

    “对,有关系!”彷小南笑着道:“这关系着我说真话还是假话!”

    看着彷小南那有若晨星一般的深邃眼眸,赵小玉脸色微微地一红,深吸了口气,端起酒杯一仰头将里边的酒都干下,这才长舒了口气,将酒杯放下。

    “你想知道我为什么来你家?”

    “对!想听你说说!”彷小南笑着点了点头。

    “呵呵想听我说说!”

    赵小玉轻笑了一声,道:“我母亲最近情况加重了,需要钱动手术!”

    “情况加重了?”彷小南眉头一耸,沉声地道:“很严重?要紧急手术吗?”

    “不可以再等一两天再做!”赵小玉的眼睛中带着一丝淡淡的迷离,看着彷小南,道:“我知道你对我有那种想法!”

    彷小南沉默了一下,看着眼前带着一点醉意的赵小玉,笑着点了点头。

    “而且你上次”

    “我知道你现在很有钱,如果你以后能够给我母亲治病我就跟着你!”

    赵小玉轻咬着嘴唇,定定地看着彷小南,一双带着些许醉意的漂亮眼眸中满是坚定之色:“在学校这几年时间,我都是你的!”

    看着那眼眸中的鉴定,彷小南静静地沉默了一下,然后歪了歪头,看了赵小玉一眼,嘴角的笑意渐渐地浓了起来,道:“你决定了?不后悔?”

    “不后悔!”听着彷小南的言语,赵小玉眼中闪过一丝淡淡的嘲讽,冷声地道:“不后悔!”

    彷小南笑了起来,点了点头,道:“那行,我现在答你刚才的问题!”

    “嗯?”赵小玉一愣,疑惑地看向彷小南!

    “铛!”只见得彷小南轻轻地伸指朝着头顶处的吊灯凌空一弹,那隔着近两米高的吊灯竟然发出一声清脆的声音,甚至还轻轻地摇晃了起来。

    “呃?”赵小玉愣愣地看了头顶的吊灯,有些没有能过神来。

    彷小南笑了笑,又屈指朝着赵小玉的身前弹了以弹。

    “铛!”赵小玉身前的那支已经空了的红酒杯,轻轻地凌空摇晃了一下,发出了一声清脆的敲击声。

    “这你是,魔术吗?”赵小玉愕然地道。

    “当然不是!”彷小南笑了笑,伸出手,道:“你把你的手指伸过来!”

    赵小玉迟疑了一下,然后伸出一个手指。

    彷小南轻轻地将自己的手指,与赵小玉的手指指尖碰在一起,微微地一闭目。

    随着脸色轻轻地白了白之后,脸上旋即便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睁开眼来,眼中甚至还带着一抹淡淡的兴奋。

    “你五岁之前,住的地方门口有一条小河屋子是土筑的平房,在屋子的左边是一片竹林”

    听着彷小南的言语,赵小玉失声地惊呼道;她小时候出生在邻省,五岁之后,由于父亲的工作调动,才来到南省。

    除了家人,基本上南省应该无人知晓这些情况。

    彷小南笑了笑,继续地道:“有一年,你掉到了河里差点死了是嗯,一个十二三岁的孩子把你救起来,他你叫他建哥哥!”

    “你你怎么都知道?”

    “初中的时候,有个男生追你,结果被记了大过!”

    “你怎么会知道的?你怎么”

    听着这些的言语,赵小玉愕然地盯着彷小南,她首先还有些怀疑彷小南调查过她,但很快她便意识到,这些东西应该不可能被人调查到。

    彷小南笑了笑,道:“这就是我的一些特殊能力这也是我为什么会突然这么有钱的原因!不过你不用担心,这不是通过不正当手段来的!”

    说罢之后,彷小南举了举杯,轻轻地抿了一口。

    赵小玉满心的狐疑,也端起酒杯喝了一口,脸上的红晕之色愈发地浓郁了几分。

    “好吧我不管你这是什么能力,你答应帮我救我母亲吗?”赵小玉放下酒杯,深吸了口气,眼神略微地有些迷离地道。

    “当然”彷小南笑了笑,正色地道:“虽然因为你的某些特殊体质,十分的吸引我而且我确实是很需要你,但我不会勉强你;不过那天晚上,确实是我欠你的,所以你不用用这个来报答我,我依然会负责你母亲的所有医疗费用!”

    听得这话,赵小玉微微地一愣,这沉默了一阵之后,便轻轻地摇头,淡声道:“那天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而且这不是报答,我不会让你白白为我花钱!这只是我需要付出的代价!”

    看着赵小玉那毅然的神色,彷小南眼睛微微一亮,继续言语道:“你不后悔?”

    “不后悔!”赵小玉点了点头。

    “既然如此,那有些东西,我需要让你知道一下!”

    在赵小玉疑惑的眼神中,彷小南缓声笑道:“我刚才展现的那些,只不过想告诉你这世间还有许多你不知道的东西和层面;因为你的这种特殊体质,所以你有很好的潜质,以后可以拥有一些跟我类似的能力,甚至能够远超一些同样拥有特殊能力的人!”

    “世间的人将会对你充满敬畏,到时候你想做什么,甚至想救你父亲,也完全没有问题!”

    “可以救我父亲?”赵小玉脸上闪过了一丝激动之色。

    “是的,你以后完全可以;当然,若是借用我的力量,那自然更快!”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