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一百八十四章 相请不如偶遇
    已经六月的东原,阳光灿烂,温暖的天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花草香味,让人心情愉快。

    但彷小南的心情,此刻却一点也不愉快。

    原本以为能够很快解决的中阶聚魂符,卡在最后一笔上,已经两三天了,但依然没有任何的进展。

    眼见的再过两日,便是答应了赵显灵交给他中阶聚魂符的最后期限了;这若是再不成,就问题大了。

    坐在书桌前,彷小南手中的鬼狼笔行走如神,但到了最后一笔之时,却依然只见笔下一滞,再次失败。

    “呼!”彷小南长呼了一口气,有些暴躁地将桌上的道符丢到一旁,靠在椅背上,脑中一片的混杂。

    本以为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但却卡了整整两三天,这实在是让人心情不可能好得起来。

    站起身来,走到窗边看着外边的阳光,彷小南深深地呼吸了两次,闻着这带着淡淡花草香的新鲜空气,脑袋才稍稍的清醒了两分。

    看着时间已经接近中午,彷小南这便是给金妍秀给了一条信息:“在学校吗?一块吃午饭?”

    稍稍地等了一会之后,手机便轻轻地震了一下。

    “好…去哪里?”

    “明会轩吧!”

    “好!”

    挂断了电话之后,彷小南回头看了一眼那杂乱的书桌,耸了耸肩之后,便拿起车钥匙朝着外边而去。

    画符这样的事,是急不来的,越急越画不出;所以还是出去吃个饭,晃悠晃悠最靠谱。

    明会轩,距离东大不远,位于江畔,乃是一座颇有些古风的院子,而且在靠江一面,建有一栋三层木楼,环境清雅的紧,乃是东原相当出名的会所。

    这平日到明会轩倒是需要预约的,不过是中午而且又不是周末,想来还是会有位置的。

    十一点多,彷小南便到了明会轩。

    将车停好,彷小南便朝着门口走去。

    “先生您好,请问您有预约吗?”看到彷小南过来,门口一身制服的小哥便恭敬地问道。

    “没有预约…不过,我就要个小桌,两个人!”彷小南淡声笑道。

    听着彷小南的声音,那小哥又认真看了戴着一副大黑框眼镜的彷小南一眼,眼睛微微一亮,便恭敬地笑了起来:“您是彷先生?请随我来!”

    “好的,谢谢!”

    彷小南无奈一笑,倒是没想到,自己刻意带了一副眼镜,竟然也被人认了出来。

    明会轩的一楼便是一些小型的散座,那位小哥直接地把他领到了一个靠江的清雅位置。

    “彷先生,这里可以吗?”

    “很好,谢谢!”彷小南笑着坐下,点头道。

    “好的,请问您现在点单吗?”

    “不,稍等一会,先给我来杯绿茶!”

    “好的!我们有刚到的明前龙井!”小哥恭敬地道。

    “好!”

    待得小哥离去,彷小南微微一笑,倒是没想到被认出了,还有些这样的好处。

    这个位置靠江,可以完整的一览江江东景,而且旁边还有一个花架做隔断,里边可以看到外边,但外边却是看不到里边,一看便是那种预留,一般人都预定不到的好位置。

    不多时,便有一个服务员送进来一杯茶和四个小碟。

    瓜子、花生、盐姜、酸梅,正是南省传统喝茶下酒的小吃食。

    不过很明显的,明会轩的这几样小吃食跟外边的很是不同。

    碟子雪白如玉,上边的颗颗瓜子饱满净亮;花生也是这般,干净清气。

    彷小南随手磕了一颗瓜子,入口清脆甘甜,味道相当不错。

    一边嗑着瓜子,一边喝着看着江景,倒是惬意的很。

    相对于今儿上午的头晕脑胀,现在的这悠闲时光,简直美好得是不要不要的。

    一杯茶喝完,这时已经差不多快十二点了,花架外边也隐隐地开始热闹起来,不时有人在侍者的引领下入座。

    不过位于最角落处,彷小南的这个位置,却依然清净自得;这一扇摆着各式小花小草的花架,仿佛将这个大厅隔成了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一般。

    电话声悄然响起。

    “你到了吗?”

    “我已经到了,你过来吧,报我的名字就行!”彷小南笑了笑,然后挂断了电话,便继续端起茶杯,轻轻地抿着。

    悠闲的时间,总是短暂的,这还刚抿了一口茶,外边便传来了吵闹声。

    “林少,林少…一号已经有人了!真的已经有人了!”

    “有人了?呵呵…我不是跟你们说过,我要靠江的位置?”另一个充满了傲气的声音,随之传来。

    旁边的侍者小心地解释道:“林少,我们给您留了2号,2号的位置也是靠江的…不比1号差!”

    “2号?2号我又不是没坐过,能跟1号比?我不管,我今儿特意带了清儿小姐来你们这里吃饭,现在赶紧给我把1号腾出来!”

    这位林少话语中满是傲气,看了一眼,旁边带着淡淡娇媚笑容的女子,这下巴愣是又抬高了几分,哼声地道:“你要是做不了主,就给张扬翰打电话,就说我要1号!”

    “可…林少,这要换平日,我们一定想办法给您换,今儿情况有些特殊!”那侍者赶紧赔笑道:“要不您今儿就将就一下,我们明会轩给你送一直翰少珍藏的红酒,一定让您满意!”

    “呵呵…张扬翰的酒我才不稀罕;我今儿就要坐一号;告诉你,就算是张扬翰自己来了都不好使!”

    那林少冷声了一声,笑道:“什么情况特殊,我倒是想看看,今儿是谁坐里边,连我的面子都不给!”

    说罢之后,彷小南便听得外边有人大步朝着自己这边走了过来。

    “哎,林少,林少…”

    后边的侍者跟着,一脸的无奈,这正要言语什么,却是只听得“啪”地一声,似乎脸上被直接抽了一巴掌;把剩下话给抽了回去。

    “哎呀,林少…你好霸气哦!”旁边那个一脸娇媚笑容的女子,娇媚的惊呼了一声,捂着嘴巴,惊叹道。

    “呵呵…这些家伙,不给他一点颜色,就不知好歹!”林少得意地傲然冷笑了一声,大步地便迈进这一号包厢中来。

    话说他还真不担心会在这里碰到敢不给他面子的人。

    毕竟这明会轩来的基本上都是东原一些圈子里的人,或者一些富商之类的;至于那些长辈,倒是不会来明会轩这样的地方。

    而至于那几个能够跟他平起平坐的家伙,这若是听得他的声音,怎么着也都出个声儿;

    所以,他这想来,定然是某些有几个钱的家伙,愣是霸了这一号包厢。

    今儿他刚认识这个漂亮的女明星,特意带了来玩,若是连这点面子都没有,那也实在太晦气了;这非得在这梁清清面前,露露脸,让她知道一下自己在这东原的脸面。

    要是弄好了,说不定今儿晚上就有戏了。

    带着这梁清清两步便跨进这一号包厢,看着里边坐着的彷小南,这微微一愣之后,旋即便冷笑了起来,果然是个脸生的家伙。

    “给我滚出去,这里本少要了!”

    听得这话,彷小南轻轻地抬起头来,看了一眼那留着一个小平头,眼睛微微上提的微胖年轻人,眼睛微微地闪了闪,便记起了这家伙是谁。

    上回在凯宾斯基的那个酒会,当时似乎这个家伙也在场,虽然隐约听得人叫过他的名字,但似乎在那个圈子里地位还不低。

    至于旁边的那个偎依在微胖年轻人身边,一脸好奇看着这边的妖艳女子,彷小南倒是也认得出来,国内一个最近靠拍偶像剧很是闹出一些名头来的二线女明星。

    “林祥?”彷小南淡声地道:“你胆子还真不小??!”

    “嗯?”林祥眉头一挑,听着这声音,他似乎突然觉得有有些熟悉,又仔细地盯了对方两眼,这眉头不由地微微皱了起来:“你认得我?”

    彷小南伸手将自己的大黑框眼镜取下来,看着这林祥,道:“滚出去!”

    愣愣地看着对面这没有眼镜,一下熟悉起来面孔,林祥只觉得背心一阵的哇凉哇凉。

    上回彷小南当场打得那唐兵兵一脸血的时候,他可在场。

    把唐兵兵干成那样,还能在东原过得如此风生水起的;别说是他林祥,整个东原连那些长辈一块算,都找不出一个人来。

    “彷…南少…”林祥额头之上一层冷汗瞬间地冒了出来。

    旁边的那个梁清清这时眼睛也是微微一亮,认出了眼前的这位,便就是前阵子很是火了一阵的彷小南。

    “滚出去!”彷小南淡声地道。

    “是…是…南少,南少…我这就滚,我这就滚!”林祥带着一头的冷汗,赶紧地一边鞠着躬,一边赶紧带着梁清清退了出去。

    看着这刚才一脸雄赳赳气昂昂的林少,竟然被彷小南一句话便吓得滚了出来,一旁的梁清清跟着走出这厅里的时候,还是满脸的惊疑。

    “林少…这彷小南不就是一个有一点小名气的家伙么,你怎么这么怕他?”忍了一路的梁清清,终于忍不住地娇声道。

    “呵呵…有一点小名气…”林祥伸手抹了一把汗,看着旁边那脸上满是惊疑,甚至还隐隐带着一丝不屑的梁清清。

    这时已经心情全无的林祥阴阴地一笑,冷声道:“看来,你除了胸大,还真是没脑子…”

    “你…”梁清清一脸愕然。

    “你是不是觉得你现在很有名气?”

    林祥阴冷地瞧了一眼梁清清那娇媚的脸庞,微胖的脸庞上露出了一丝狞笑道:“说实话,我到现在也不知道这彷小南的底细;但我知道一件事,就你这样的…若是得罪了他,估摸出不了三天,报纸上、电视上绝对不会再听到你的名字!”

    “啊…”

    虽然这梁清清确实是有些胸大无脑,但听着林祥这话,想着方才林祥的表现,心头却是也不敢再有丝毫的怀疑。

    一个能让东原这位据说可以横着走的大少,怕成这般模样的,只怕真不是自己平日看到的那么简单。

    而此时,刚好却是有那么几个人从他们两个身边经过。

    突然似乎听到了什么一般,其中一个模样秀气、长得极为漂亮的年轻人,突然转头看向两人,淡声地问道:“彷小南在里边?”

    听得这言语,心情极为不好的林祥,皱起眉毛抬头看了过去,正要喝骂,但正好看到一双极为漂亮的眼睛,正淡淡的看着他。

    看着这双漂亮至极的眼睛,林祥心头突然一紧,不但是那恼怒之意骤然而消,而且更是无由来的心生畏惧,竟然是丝毫提不起任何的抗拒感,客气地道:“是的,彷小南正在一楼的一号包厢!”

    “哦…呵呵,倒是想不到今天刚到,就能碰到!”那年轻人轻轻地一笑,那俊美至极的脸庞之上有若昙花绽放,让旁边的诸人心头都是微微一颤。

    “想请不如偶遇,云龙,走…领我们去认识认识!”

    站在一旁的王云龙,无奈地苦笑了一声,点了点头,道:“好!”

    。(未完待续。)</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