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一百九十章 杀鸡儆猴
    阳光灿烂,微风清扬,旁边树上的鸟儿发出清脆的鸣叫声;温暖的阳光轻轻地撒落在诸人的身上,在这样六月的天气,温暖中隐隐地透着一丝丝燥热。

    但围坐在这个用老树根打制的茶桌前的诸人,却丝毫感觉不到那阳光带来的任何燥热。

    似乎这太阳一时之间,被什么骤然冻结了一般,反而从脊背之处隐隐地透着一丝淡淡的寒意。

    王灵凤手忙脚乱地端起自己的那杯热茶,仰头灌了下去,感受着那一股滚烫顺着喉咙一直朝着胃里冲了下去之后,这才舒坦地吐了口气。

    旁边的宇文默和刘昆脸色微微地有些凝重和难看,云林子却是满脸的惊骇。

    “既然如此,那云林子道兄,请指教!”

    随着这话音的轻轻落下,一根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朝着他的喉咙之处缓缓地伸了过来。

    这手指的速度虽然缓慢,但看着这手指的动作,云林子的额头之上,却是已经有着几颗细密的汗珠隐隐地冒了出来。

    虽然他刚刚跨入先天上阶不久,但总归来说,他终究还是先天上阶。

    但面对彷小南的这一根手指头,他却发现自己似乎隐隐有些没有还手之力的感觉;坐下的茶凳轻轻地发出细微的“嘎嘎”声,有些承受不住云林子骤然挺直的腰力。

    随着额头之上的第五、六颗汗珠开始冒出,面对彷小南那根越来越近的指头,云林子终于怒喝了一声,并指如剑,朝着彷小南的双眼插了过去。

    感受着云林子的这一声怒喝,旁边的刘昆轻吐了口气;坐在云林子旁边,虽然不能直接感受到彷小南这一个指头所带来的压力;但他能够感受到云林子气息的变化。

    被彷小南的这一指完全给压制住了。

    刚才的那一声怒喝,已经是云林子被压抑到了极致之后,竭尽全力所发出来的。

    不过,不管怎么样,云林子总算还是摆脱了对方的压制,有了反击之力。这让刘昆也跟着稍稍地松了口气。

    相对于刘昆轻吐的那口气,宇文默那俊美如玉的脸庞之上,却骤然地闪过了一抹阴霾。

    怎么着说来,云林子都是先天上阶的高手;但面对彷小南的这一指,云林子不单是没有抗拒的办法;反而只能以对攻的办法,以两败俱伤来威胁对方缩这一指。

    彷小南的实力竟然已经达到了这种地步?

    看着那一道剑指朝着自己的眼眸袭来,彷小南似乎并没有丝毫退却的意思。

    瞧着彷小南的反应,云林子心头微凉,眼中寒光骤现,微微地一咬牙,那剑指骤然加速。

    但就在他指头距离对方双眸还有半尺余距离的时候,突然浑身一僵。

    彷小南微微地笑了笑,缩了自己的手指,伸手轻轻地提起旁边的刚刚沸腾起来的水壶,将里边沸水倒入已经空了的茶壶之中。

    “来这第三泡虽然有些淡了,但却是不浓不淡,茶味刚好!”

    彷小南笑着用三根手指提着这紫砂茶壶,轻轻地给几人那已经空了的茶杯再次倒满。

    “咕咚!”云林子定定地看着倒茶的彷小南,有些艰难地咽了口口水;伸出手去,端起茶杯,仰头一口将茶水干了下去。

    随着这一口滚烫的茶水入肚,云林子轻轻地舒了口气,那原本似乎有些微抖的手指,才悄然的平复了起来。

    仿佛一切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只是他喉结之处,方才那有若幻觉一般的那一点,此时依然还让他的皮肤有些微微泛凉。

    “彷兄厉害,在下输了!”

    言语之中微微地有些涩意,甚至还有些不甘,但云林子依然正式地表示认输;方才虽然他可以退,避其锋芒,但为了争口气,他不退反进。

    意图扳劣势,但输了就是输了;他唯一庆幸的是,好在这只是比试,若是搁在正式的对敌中,他已经死了。

    “道兄客气只是稍稍地过过手而已,无需在意!”彷小南微微地一笑;但却让旁边的宇文默和刘昆心头都是微微一紧。

    “杀鸡儆猴!”

    虽然云林子不是鸡,他们也不是猴;但彷小南的这一手,明确的很。

    宇文默姿态优雅地端起茶杯,仔细地看了看茶色,又凑到鼻端闻了闻,才缓缓地分作三口,将茶水咽下。

    喝完茶之后,才满意地舒了口气,将手中的茶杯放下,看向彷小南缓声笑道:“果然如同彷兄所言,这第三泡去了些杂质,虽然少了一些浓郁的茶味,但果然却是清淡适中,刚好品出真正的味道来!”

    “哈哈这茶的每一泡,味道都不同,有人喜欢第一泡,也有人喜欢第二泡各而不一!”

    宇文默淡笑点头,突然却是又拱手道:“彷兄今年正好二十?”

    “不二十一!”彷小南笑答道。

    “二十一”宇文默长吸了口气,沉默良久,再次拱手道:“二十一入金刚,我等不如也!”

    “嘶”旁边的王家兄妹,齐齐地倒吸了一口凉气,满脸惊骇地看着宇文默,见得宇文默不似开玩笑的,这才又看向一旁的彷小南。

    看着彷小南那脸上淡淡的笑容,以及那面容不惊的表情,以及方才云林子认输之事,两兄妹对视了一眼之后,终于信了。

    而旁边的刘昆此时也是缓缓点头,刚才彷小南的那一指,虽然他没有直接面对,但能够给他这个旁人带来这般压力的;除非是金刚以上,绝对无人可做到这一点。

    而云林子,这时却是满眼惘然。

    身为青城年轻一代中最杰出的弟子,云林子向来自视甚高;除了宇文默等少许几人之外,再无人能够让他服气。

    就算是刘昆,他也只是觉得现在先天中阶的刘昆,有资格与他论交而已。

    刚才虽然他败了,而且败得很干脆,看着比他年轻几岁的彷小南,云林子实在是有些难以相信,对方真是金刚境。

    但此刻,被他向来佩服之极的宇文默出言证实这内心,一片混杂!

    此时,屋外传来了一个略微提高了几分的声音:“彷先生,菜已经准备好了,请问可以上菜了吗?”

    “哦?好来来,大家进屋吃饭吧!”

    彷小南微微一笑,起身对着伸手示意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