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一百九十二章 黑省赵家
    “哇哦”

    清脆的巴掌声并不是很大,但却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当然,这不少人其实是有相当一部分人早已经关注到了这边。

    这位近期极短时间内,便脱颖而出的大一学妹,以清纯、冷艳相结合的矛盾风格最近风靡了许多学长们的内心。

    但此刻看着赵小玉这干脆利落的一巴掌,所有人在惊呼了一声的同时,都忍不住地轻轻地摸摸自己的脸。

    这一巴掌好舒爽。

    “你你敢打我!”从未被人这般,特别是被妹子这般对待过的乔木恩,脸色铁青,咬牙切齿地下意识便要挥手一巴掌扇去。

    但他这还刚扬手,便看得对方那小妞突然腿一扬。

    下意思感觉不妙的乔木恩赶紧地往后一跳,一缕劲风顺着他的腿根一扫而过。

    “啊”

    虽然没有正面碰到,但那一扫而过的余风,被扫了一下,依然让他捂着下身痛呼了起来。

    “哼!”瞧着乔木恩那模样,赵小玉轻哼了一声,冷声地道:“你要是敢再来纠缠我,下次就不止是这样了!”

    看着丢下这话,转身便走的赵小玉,一旁的媛媛目瞪口呆地看了看那边捂着下身还没缓过气来,痛得龇牙咧嘴的乔木恩,迟疑了一下之后,赶紧朝着赵小玉追了上去。

    等得媛媛追上了赵小玉,后边才传来了乔木恩那咬牙切齿的羞怒叫声:“你给我等着!”

    “小玉,小玉你”媛媛追上赵小玉,听着这话,脸色古怪地看着赵小玉,又是担忧、又是惊愕地道:“小玉,你太厉害了;不过得罪了乔木恩,只怕会有麻烦呀!”

    “呵呵我才不怕他!”赵小玉轻笑了一声,看着媛媛安慰道:“这个家伙,不给他一个教训,只怕会天天跟着我!”

    “这样跟是不会再跟了,可”

    看着赵小玉一脸淡然,眼中满是轻松之色,媛媛心头狐疑,但终于还是没有再言语什么了。

    赵小玉最近实在是变了很多,变得让她都觉得有些陌生了起来。

    关于彷小南应该是金刚境的消息,知晓的几人都不约而同地没有将消息向外透露出去。

    宇文默几人留了下来,准备找时间,再与彷小南碰上一面。

    不过谁知彷小南却是离开了东原,飞往了黑省。

    听得彷小南飞往了黑省,三人这脸色都是有些发黑。

    他们这千里迢迢地跑来南省,便是为的彷小南,但这大家还刚吃了顿饭,这小子就撒腿跑了算是怎么个事?

    “这小子莫非是怕了吧?”云林子轻哼了一声,眼中闪过一丝古怪的神色。

    宇文默轻轻地摇了摇头,俊美无端的脸庞之上露出了一抹轻笑:“虽然只见过这家伙一次,不过这家伙应该不是什么怕事的角色;否则也不敢讹师尊一瓶青阳丹了!”

    刘昆憨厚地点了点头,道:“我也觉得不像!”

    “哼那我们怎么办?还在这里呆着?”云林子皱眉道。

    “呆着吧反正我们这个季度的巡查任务已经完成的差不多了!”宇文默淡声道:“东原倒是个好地方,咱们多呆两天也没关系!”

    “好吧,既然这样那咱们就还呆两天,看那小子能够躲到什么时候!”云林子深吸了一口气道。

    彷小南此时刚刚抵达黑省。

    刚下飞机,赵钟鸣便已经在机场门口等候了。

    “彷兄此次真能让我母亲苏醒过来吗?”正在开着车的赵钟鸣,迟疑了半晌之后,终于还是忍不住地看了后视镜中的彷小南一眼。

    看着赵钟鸣眼中的期待和紧张,彷小南微微地一笑道:“应该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

    “真的?那实在是太好了!彷兄,这次真是要辛苦你了!”

    听得彷小南的答,赵钟鸣明显地松了口气。

    为了彷小南施术的方便,赵显灵已经提前将妻子送到了家中。

    彷小南进门之后,赵显灵父女早已经是在家中恭候多时了。

    “为了贱内之事,劳烦小友千里奔波,赵某实在是感激不尽”

    “赵前辈无需客气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而已!”彷小南微微笑道:“咱们现在就开始?”

    “不不现在已经快到午饭时间了,咱们先吃饭,然后稍事休息之后,再开始如何?”赵显灵缓声笑道,这等了这么久了,也不急这一会;为了确保万无一失,还是让这位彷小友休息好再说。

    对于赵显灵的顾虑,彷小南自然是理解的,当下自然是答应的。

    吃过了一顿虽然清淡,却相当丰盛的午餐之后,彷小南便在赵家午休了起来。

    这正午时间自然是不好施术了,睡一觉起来,等到下午四五点钟才是刚刚好。

    看得出赵家这次确实是很用心,房间的一切都是崭新的,而且还准备有睡衣以及其他用具,可谓是应有尽有,比五星级酒店还要周到舒适。

    彷小南便也没有客气,吃饱了睡个午觉还是挺好的。

    彷小南在睡觉,这赵家父子三人可是睡不着,三人都坐在赵母的房间之外,略微地带着一丝兴奋和焦虑,等待着下午那个时间的到来。

    等了这么许久,终于可以救妻子或者母亲,对于三人来说,这几个小时却是稍稍地有些煎熬。

    这等了许久之后,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眼见得终于到三点了,三人渐渐地也越来越兴奋。

    “时间差不多了,钟鸣你先再去做做准备,看彷小友所需的东西都全备没有?”赵显灵看了看手表,起身交代道;虽然东西都早已经检查过几遍了,但这再检查一遍,总还是安心一些,一定要确保万无一失。

    “是,父亲!”赵钟鸣应了一声,便朝着外边走了出去。

    不过就在这时,赵家门外,却是走来了两人。

    这两人其中一人三四十岁的模样,身着道袍,脸色略微地有些阴沉;而另一个年轻人二十来岁的模样,两人走到赵家门口,年轻人便恭敬地道:“蒋师叔,这里便是赵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