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一百九十五章 必有重宝
    玄魂子确认自己没有听错。

    那种无数魂灵或者残魂瞬间湮灭之时,所发出的那种惨嚎或者说是魂灵的异样波动,实在是太过强烈。

    虽然隔着很远,但作为落魂崖的成员,他依然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刚才那种情况的存在。

    在这样的大半天,出现这种突然的大批魂灵突然湮灭的情况,足以让任何一个落魂崖的成员,产生足够的好奇和震惊。

    车子刚走的不快,而且在这城郊的路,总是七弯八弯的,虽然走了上十分钟,但距离赵家并不远。

    车子掉过头,一路飞奔,不过是七、八分钟,便又回到了赵家门口不远之处。

    玄魂子轻轻地挥手示意停车,坐在车上看着眼前的这栋别墅,眼睛微微地眯了眯,刚才的波动,应当就是来自赵家没错。

    只是,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情况出现?

    赵家难不成还隐藏了什么神魂术法的高人,正在施展什么大型术法?

    这般想着,玄魂子脸色微微地一变,难道……

    就在玄魂子惊疑的当头,别墅的大门突然打开,赵家父女推着一个轮椅出来,在门口的花园中晒太阳。

    “嗯?”看着坐在轮椅上的那个中年妇人,还有旁边那满脸欣喜之色赵家父子,玄魂子脸色大变:“醒了?难道真醒了?”

    玄魂子一脸惊疑地远远盯着那妇人两眼,确认这妇人虽然脸色有些苍白,精神也不是甚好,但却目光灵活而有神,真真切切的是醒过来了!

    那赵家到底请了谁?方才到底是什么人施术的?竟然能够救醒赵妻?

    玄魂子微皱着眉头,缓步走下车去,朝着赵家走过去;作为这世间最强大的神魂术法修炼的门派,他有必要来看看到底是什么人!

    就在他还没靠近赵家花园的时候,一个人清俊的人影从赵家别墅内走了出来,那年轻俊逸的脸庞在哪阳光之下,满是温暖的笑容。

    “他!”

    “怎么可能?”

    虽然玄魂子不想相信,但看着赵家父子三人对彷小南的那种热情态度,以及感激的表情,玄魂子却不得不信,想起彷小南方才的一些言语,脸色渐渐地凝重了起来。

    身为落魂崖的成员,他很清楚要帮赵妻重聚神魂,是一件多么困难之事情。

    否则赵显灵当初也不可能求上落魂崖。

    以这彷小南的年纪,不论是靠聚魂符,仰或是靠本身术法来帮赵妻重聚神魂,都是极为惊人的。

    向来,这方才那众魂寂灭,便当是彷小南在施展聚魂之术时,所引来的那些残魂;只是这要将那般多的残魂同时湮灭…

    想到这里,玄魂子的脸色愈发地凝重了几分。

    “玄魂子…道长?”

    看着再次走进门来的玄魂子,赵显灵脸色微僵,但还是抑制不住脸上的喜色。

    “赵道友…我说你为何拒绝我的提议,原来是早有安排了!”玄魂子淡声言语道,这言语之中比之方才却是客气了几分。

    赵显灵苦笑拱手道:“道长抱歉,实在是贱内最近正处于关键时候,不敢轻离!”

    玄魂子点了点头,道:“这是自然,贫道也不是那种不近人情之人!”

    说到这处,玄魂子看向彷小南,面容微肃,缓声笑道:“倒是没有想到彷小友竟然深藏不露,贫道倒是走眼了!”

    “呵呵…哪里哪里,道长过誉了!”彷小南淡声一笑,倒是还真有些惊讶,这玄魂子竟然还转回来了。

    看着一脸淡然的彷小南,玄魂子轻吸了口气,朝着彷小南拱手,道:“贫道有些事情想与彷小友商议,不知小友方便否?”

    彷小南目光微闪,缓缓点头道:“好!”

    赵家别墅内的一间静室之内,赵钟灵小心翼翼地送进来两杯香茗,又好奇地看了彷小南一眼之后,便悄然地退了出去。

    “不知道长找我何事?”看着门被赵钟灵轻轻带上,彷小南微微一笑,道。

    玄魂子看了一眼对面满脸轻松之色的彷小南,稍稍地一迟疑,便缓声地道:“彷小友似乎对于神魂术法也有极高的造诣?”

    “只能说还过得去吧!与道长相比,那就是班门弄斧了!”彷小南一脸自然,仿佛理所当然。

    玄魂子听得这话,老脸微红,这等聚魂之术,就算是彷小南用的中阶聚魂符,他也强不了多少。

    更别说那等让诸多残魂瞬间湮灭的手段了。

    “彷小友莫要自谦!”玄魂子干笑一声,道:“虽然这天下神魂术法,天下无出我落魂崖右者,但小友神魂术法的造诣却也非同一般!”

    听着玄魂子的这夸奖,彷小南微微一笑,道:“道长这刻意回头来找我,当不是为了单纯夸奖我吧!”

    玄魂子老脸又是一红,清咳了一声,然后肃声地道:“不知小友师从何门?”

    “无门无派!”彷小南淡声笑道。

    对于彷小南的言语,玄魂子倒是也不在意,许多隐世门派不愿暴露痕迹的也很正常。

    “那么不知小友是如何得知那天风谷古墓之情况?”玄魂子继续缓声问道:“小友是否还对这古墓有更多的了解?”

    看着玄魂子这希冀的表情,彷小南淡声笑道:“这古墓我也是听师长曾说起!”

    “这墓隐藏极深,占地至少有数里,大致应有三层;师长曾言,这墓甚为危险,入内之人,一入二层者,从未有人能生离此墓;但这墓中,到底存有何物,或者有何等邪祟,也无人得知!”

    “但师长曾告诫与我,未达通灵,不得擅入其内!”

    “未达通灵,不得擅入其内!”玄魂子目光微微一闪,突然笑了起来,道:“贵门师长看来确实是对小友关心的很??!”

    “呵呵,师长之言,在下只得铭记,毕竟这墓内至少陨落两名通灵境,自然也容不得大意!”彷小南缓声笑道。

    玄魂子死死地盯了彷小南两眼,道:“那么按贵门师长的说法,这墓中,入第二层者从未有人能够生还,难道贵门师长也从未入内过?”

    “未有入内…”彷小南嘴角微微一翘,看了玄魂子一眼,道:“这处墓穴,风险非同一般,故而从未入内!”

    听得彷小南这话,玄魂子轻吸了一口凉气,看着彷小南,眯了眯眼,突然缓声笑了起来,道:“这尚未有人探过之处,却是必有重宝??!”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