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一百九十八章 问罪
    女人的直觉是可怕的,当然,彷小南并没有发现这一点。

    乔木恩被打了的事,传得挺疯的。

    毕竟堂堂乔副主席,竟然被一个女同学扇了巴掌,这样的事情不论是学校论坛,还是朋友圈里,都传得相当的热闹。

    彷小南这两天都忙得很,倒是没注意这些。

    此时随意地拿出手机一刷,便看到了各种八卦,这目光愈发地森冷了两分。

    “看来你还真不知道这事??!”金妍秀微微地笑着看着彷小南到。

    “额…是啊,不知道呢!”

    彷小南干笑了一声,随意地放下手机,端起豆浆喝了起来。

    “以乔木恩的性格,丢了这么大的面子,估计这赵小玉真会有些麻烦!”

    金妍秀淡笑着也端起豆浆喝了一口,道:“这位学妹虽然为人有些冷清,但人好像还不错,你要不要警告一下乔木恩?”

    “我?”彷小南抬眼看了一眼金妍秀,沉默了一下,突然笑了起来到:“回头我跟方玫说一声吧!”

    “嗯…也是,有方玫在,乔木恩就算是真有心做些什么,也做不了!”金妍秀明媚的眼睛轻轻地眨了眨,点头笑应着,只是那垂下去的眼帘中,异样的神色却也是随之微微闪过。

    上课的时候,彷小南还是忍不住地拿出手机发了一条信息:“没事吧?”

    在两三百米之外的另一个教室,赵小玉正微昂着头认真地听着讲台上老师的讲课,那修长白皙的玉脖此时一览无遗,那清美的脸庞之上,眉毛清秀,修长的睫毛不时地轻轻颤动两下,让旁边的几个护理班少有的男生一个个魂不守舍。

    这时,原本正在认真听讲的赵小玉,突然低头掏出手机看了看。

    看着赵小玉那原本还有些清冷的面容之上,瞬间绽放开来的一朵让人神魂颠倒的笑容,几个男生心头都是一苦。

    能够让向来不怎么搭理人的赵小玉,笑成这般模样的,一看就知道这个人不简单;而且八成可能是男的…

    面对这样的情况,几位男生心头不苦,那都是假的。

    赵小玉丝毫没有关注到几位男生的心情,只是开心地回过去两个字:“没事!”

    “嗯…没事就好,放心…乔木恩不敢再找你麻烦的!”

    “嗯…”

    看着手机上着简单的几个字,彷小南微微地笑了笑,想了想之后,快速地敲过去几个字:“晚上到我家吃饭?”

    感觉着手中传来的震动,赵小玉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台上的老师,然后微微地低头看了看手中的手机。

    看到那一行字之后,这脸色便是骤然一红,让旁边正在偷偷关注她的几个男生,只觉得心跳一阵的加速。

    不过,看着赵小玉那红着脸,宜喜宜嗔地快速在键盘上按了几下,回过去一条信息,几个男生都是郁闷地暗叹了口气。

    “该死的,那家伙到底是谁?要让老子知道了,非得跟他单挑不可!”

    几个男生都是暗暗发狠,心头都是苦叹无比;纷纷暗恼,以前只还觉得赵小玉长得还不错,怎么这才一两个月,变化这么大?

    不单是开始打扮了,而且那皮肤那气色,就连模样都变得更漂亮的许多。

    早知道的话,怎么着都得早早下手,不让她落到别人手里去;只不过现在似乎可能已经晚了;连乔木恩都不放在眼里,只怕那个对手可不简单。

    “只吃饭!”

    看着那三个字,彷小南嘴角微微一翘,轻笑着又发过去几个字:“啊…只吃饭?你确定?”

    “不要乱想,我不方便!”

    看到这一条信息之后,彷小南无奈地耸了耸肩,回到:“好,只能吃饭了!”

    “嗯…”

    这一边闲聊着,一边发发呆,一天课的时间很快地便过去了。

    看了看时间,彷小南便去了一趟超市买了一些菜,然后便先行回家去了;准备先回家做好菜,等赵小玉过来。

    但车子刚刚到门口,便见得门口花园里站着一个人。

    看着花园中那个一身黑色唐装,双手负在身后,微昂着头看着天边,很明显一身牛逼气质的老头,彷小南眉头微微地皱了皱,然后将车子停进车库之后,这才缓缓地走了出来。

    “这里是私人地方,老丈不请自来,不知有何指教?”彷小南淡声地道。

    听着彷小南这话,那老头这才缓缓地转过身来,一双鹰目盯着彷小南认真地看了两眼,一抹淡淡的森冷之意闪过:“你就是彷小南?”

    “对,我就是彷小南!”彷小南轻轻点了点头,看着眼前这个老头,心头戒备之意渐浓。

    敏锐的感知告诉他,眼前这个老家伙实力相当不错,至少不在那玄魂子或者赵显灵之下。

    而且这老家伙眼中隐带敌意,看来是敌非友。

    “老夫林汉雄!”老头傲然冷声地道。

    “林汉雄?”彷小南眼睛一跳,轻吸一口气,微微皱了皱眉,看着这老头一脸牛逼的模样,缓缓摇头,道:“没听过!”

    “没听过?”林汉雄面容一僵,那一双鹰目之中透出了一丝羞怒之意,死死地盯着彷小南好一阵之后,才寒声地冷笑道:“你这个孽畜!以为装疯卖傻,就能骗过老夫不成?”

    “孽畜?”彷小南目光一寒,看了看林汉雄,声音如冰:“看来你是林家的人不错了!”

    “哼…你这个孽畜,既然知道,那还不给我跪下!”林汉雄斜眼看了一眼彷小南,寒声地道。

    “跪?”彷小南嘿嘿一笑,俊逸的脸庞之上露出一片阴冷,寒声冷笑道:“林家的人,除了我母亲,谁有资格让我跪?”

    林汉雄下巴微昂,看着对面一脸冷笑的彷小南,双眼之中一抹杀意闪过,寒声地道:“你这孽畜,我本念你身上也有我林家一半血脉;还打算给你一次认罪的机会,你自己找死就莫怪了!”

    “待我废了你全身经脉,再带到家主面前,听候家主发落!”

    看着眼前一脸杀意的林汉雄,彷小南眼睛微微地一眯,缓声地道:“你们林家当年带走我母亲,还向我问罪?(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