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二百一十三章 你不知道我是谁?
    开车顺路去了一趟玉器店,彷小南准备将昨天放在这地篆刻的两块灵玉去拿回来。

    这家玉器店是一家不大的店子,不过却有着几十年的历史,店主是一对父子,传统的老手艺;据说很多好玉器都出自这家店子,所以彷小南这回也就没去什么大店子,而是将玉送到了这里。

    将车子在路边停下,让赵小玉在车上等着,彷小南下车走进店里,伸手拿出单据,笑着道:“老板,我的东西好了吧?”

    “啊...好了好了,那个...请稍微等下,喝杯茶!”店主看着单据,眼神忽闪了一下,便笑道。

    彷小南微微皱了皱眉,便也不多言,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下。

    随意地喝了两口茶之后,稍稍坐了一会,看着那店主还没将东西拿出来的意思,彷小南淡声地道:“老板,东西难道还没弄好?”

    “弄好了弄好了...那边还在做最后的清洗,马上就给您拿来!”那店主笑着点头道:“您别急,再坐一会!”

    彷小南轻笑了一声,放下手中的茶杯,看着店主那忽闪的眼神,淡声道:“那两块玉不是一般的玉,雕的东西也不是一般的东西,老板你可要小心些!”

    听得彷小南这话,这店主眼瞳微微地缩了缩,咽了口口水,干笑道:“您放心,我们可是几十年的老店了,您的东西绝对出不了岔子!”

    彷小南看了看时间,又看了看外边车里的赵小玉,有些不耐地皱眉道:“老板,车里还有人等我,怎么个事你说吧,别浪费我的时间!”

    “这东西就算是出了什么问题,你也直说便是!咱们找个办法解决!”

    “呃...”店主无奈地笑了笑,又看了看彷小南,迟疑了一下,又继续地道:“其实您的东西没问题,也弄好了,毕竟咱们这几十年的老手艺出不了错;那个...就是有点别的事!”

    彷小南眉头微紧,点了点头。

    看着彷小南似乎还算好说话,店主这才无奈道:“您那两块玉相当的不错,我今天在最最后修整的时候,结果店里来了个老客人!”

    “他正好看到了,结果...很是喜欢...所以,希望那个...您能够转让!”

    彷小南眉头一挑,看着这店主,淡声笑道:“那我现在等的就是你那个老客人来是吧!”

    “啊...抱歉抱歉,我那个老客人...唉,说实话,我这老实本分开店的,我也不敢得罪他!麻烦客人您再坐一会,他马上就来,实在是不好意思!”店主那有些沧桑的面庞之上满是歉然和无奈之意,一脸乞求地看着彷小南道。

    彷小南叹了口气,身子往后边的沙发上轻轻地一靠,道:“看来,我的东西也在他手里咯!”

    “抱歉抱歉!他愣要拿去鉴赏一番,说保证不会损坏,我实在是没办法!”店主脸上满是苦涩之意。

    “行!既然东西都在他手里,那我就再等等!”彷小南叹了口气,也不欲与这店主为难,能够让一家几十年的老店做出这样的事,想来那人的来头应当小不了,当下便朝着外边车内的赵小玉招了招手。

    看着彷小南招手,赵小玉下车走进店里来,疑惑地在彷小南身边坐下,道:“怎么了?”

    “还有点事,咱们得再等等!我怕你在车里闷着!”彷小南笑了笑道。

    “哦...”

    “这位美女,您请喝茶!”店主忙不迭地又送过来了一杯茶。

    两人在一旁又小坐了一会,彷小南手指轻轻地在沙发上,随意地敲着。

    这时,店里又来了两个年轻人,看起来是一对恋人,开始看起柜台里的一些玉吊坠来;店主又赶紧地去招呼两人了。

    彷小南的手指很有规律地在沙发上轻敲着,突然手指轻轻地一停,淡声地道:“来了!”

    就在彷小南手指微停的时候,门口停下来一辆奥迪,上边走下来两人。

    这两人一个看起来年纪在四十来岁,头上挽着一个发髻,一身青布衣服,微昂着头,双手负在身后,缓步走进店来,看起来倒像是一位居士。

    旁边是一个三十左右的年轻人,一身精致时尚的范思哲,头发往后梳了一个大背头,除了鼻子略微有些鹰钩,略微多了那么两分阴戾之气之外,倒也算得上是相当帅气。

    “老何!”

    听得这两人的言语声,那店主赶紧请两个正在挑选玉器的年轻人让他们再看看之后,便赶紧迎了出来。

    “钱师傅、闵大少两位来了!”

    “听说这玉佩的主人过来了?”那钱师傅淡淡的扫了坐在那地的彷小南一眼。

    “啊...是的,是的,这位彷先生已经到了一会了!”店主恭敬地请着两人在旁边的沙发上坐下。

    那位闵大少大大咧咧坐下之后,微微斜眼看了一眼彷小南,突然注意到了旁边的气态清冷的赵小玉,这眼睛便是一亮,原本冷傲的脸上骤然露出了一丝笑容。

    中年人扫过彷小南,眼中露出了一丝果然之色,玉是好玉,不过竟然在上边篆刻这样的道符,明显就是不知道在哪里弄到了一张道符图,就敢这样;这当世谁制符器是这样做的?

    又看到旁边的赵小玉,突然目光也是一凝,眼中露出了一丝惊疑之色。

    这又死死地盯着赵小玉看了两眼,这眼中也是露出了一抹惊叹。

    虽然气质清冷,但肌如凝玉,眉眼生娇,端得是一副修炼的好炉鼎,只是可惜已经非是处子之身了。

    感受到了两人的目光,赵小玉微微皱了皱眉,最近她倒是习惯了一些男同学的目光,对于这种早已经是习以为常。

    彷小南淡声地道:“听说你们拿了我的东西!”

    听得彷小南的言语,两人这才将视线从赵小玉身上不悦地移了过来。

    而这钱师傅又仔细看了彷小南一眼,看着这年轻人虽然也肤质如玉,但身上气息却是平常的很,就是一个普通人,当下便心头大定,轻哼了一声,便道:“小子,你那玉佩哪里来的?”

    “买的!”彷小南皱了皱眉,道:“既然拿了我的东西,就还过来!”

    “呵呵...能够买到这等玉,运气不错??!还有符,是谁告诉你刻的?”钱师傅轻哼了一声道。

    看了一眼这满脸傲然的钱师傅,彷小南淡声地道:“有些东西不该伸手的就不要乱伸手,把我的玉拿来,这事我也懒得浪费时间跟你计较!”

    “放肆,你什么东西,竟然敢对钱师傅这么说话!”那闵大少这时似乎从钱师傅的态度中确认了什么,脸上瞬间多了一份不屑,道:“什么拿了你的东西,开个价吧!我要了!”

    彷小南眉头微耸,看了看这闵大少,淡声地道:“你是闵少航的儿子?”

    “哼,算你有点见识!既然知道我爸是谁,还不老实点!”听得彷小南这话,闵大少自傲地笑了一声,又自得地看了一旁的赵小玉一眼。

    “就算是闵少航也不敢要我的东西!”彷小南取下黑框眼镜,却是再也不理这闵大少,只是眼睛微眯,看向那中年男人,淡声地道:“既然敢乱伸手,难道你就没先打听清楚我是谁?”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