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二百一十四章 名声惊人
    看着取下眼镜来的彷小南,闵大少一愣之后,又听着彷小南方才的言语,愕然地道:“彷...你是彷小南?”

    那满脸傲然的中年人,此事感觉到彷小南的目光中有若实质一般的杀气,那浑身却是无由来地一颤,甚至连脖子都忍不住地一缩,突然看到了彷小南那如玉般的肌肤之下,似乎隐隐地浮现出了一层淡淡的金色,不由地失声地道:“彷...金刚...”

    彷小南静静地看着这中年人,眼中寒意遽然:“一个小小的凝气,胆子倒是还挺大,敢碰我的东西!”

    听得这话,中年人吓得浑身又是一颤,脸色惨白地一下溜下沙发,站起身,小心翼翼地从怀中摸出一个盒子,鞠身双手举过头顶,恭敬地送过去,颤声地道:“抱歉,抱歉,不知是您,多有冒犯,多有冒犯,还请您恕罪,恕罪...”

    彷小南伸手轻轻地接过盒子,打开来看了看,冷声地道:“还好东西没沾上什么不洁之物!”

    “不敢不敢...在下拿到手之后,就小心以檀木装载,不敢有丝毫毁伤!”中年人脸色惨白地低着头,恭顺地站在一旁,小心翼翼地答道。

    “嗯!”彷小南点了点头,又看了这中年人一眼,冷声地道:“以后莫要让我在东原再看到你!”

    听得这话,中年人微微一颤,但旋即便又露出一丝喜色,稍稍地松了口气,恭敬地涩声道:“是、是,您以后不会再在东原看到我!”

    彷小南收起盒子,起身对着赵小玉,道:“小雨,咱们走吧!”

    “哦!”赵小玉乖巧地点了点头,站起身来,随着彷小南朝着外边而去。

    旁边的闵大少,看着钱师傅那恭敬的模样,又看着那个美妞瞧都不瞧自己一眼,便这样离去了;这眼中闪过一丝忿怒之色,但却又不敢言语,只能是愤愤然地看着。

    仿佛感受到了闵大少的不甘一般,彷小南轻轻地转过头看了闵大少一眼,然后对着那钱师傅,淡声道:“回去告诉闵少航,这件事情,让他给我一个交代!”

    似乎再次感受到了那让人胆战心惊的气息一般,钱师傅脖子微微地一缩,狠狠地瞪了闵大少一眼,连连鞠身应道:“是是,我一定会让他给您一个交代!”

    看着彷小南两人上了车,离去之后,这钱师傅才直起身来,伸手抹了一把额头之上的冷汗,长长地舒了口气。

    “钱师傅,你怎么怕他?我都不怕这小子!”一旁的闵大少这时早已经是满心怒火,寒声地道:“他还敢这般放肆,让我爸......”

    “闭嘴!”钱师傅怒瞪了闵大少一眼,又看了看旁边那对目瞪口呆的情侣,寒声地道:“走,先回去再说!”

    被钱师傅瞪了一眼的闵大少,这有气没地发,看着旁边的那对情侣,羞怒地喝骂道:“看什么看,再看弄死你!”

    这对情侣刚才听得真切,眼前的可是那位闵书记的公子,这直接被吓得脖子一缩,两人赶紧地跑了出去,只剩下那店主站在那地,一脸的无奈。

    虽然浪费了二十来分钟,但拿到了灵玉,彷小南也就安了心。

    回到家随意做了几个菜,吃完将厨房交给赵小玉去收拾之后,彷小南便回书房开始准备将两枚灵玉进行启灵。

    这两块灵玉一块是半椭圆形,长约十厘米,宽约六厘米;另外一块稍小,是略微有些不规则的长条形,长约七八厘米,宽约三厘米。

    将这两块灵玉拿在手中,彷小南再次仔细检查了一下,看着上边的那些道符符文完整没有问题之后,这才准备开始启灵。

    所谓启灵,便是将那篆刻的符阵激发其灵气。

    一般符师炼制符阵,大多会自己篆刻道符,同时时时以灵气温养灌输,最后才能制作出相应的符器。

    而彷小南这个却是要简单的多,拿着两块灵玉,同时取下自己脖子上的阴阳灵犀,伸手拿起灵犀,催动灵力,用那灵犀之角沿着那篆刻好的道符缓缓移动。

    在那细微的电弧闪动之间,不过是数十秒时间,整个原本看起来只是还算晶莹的灵玉,瞬间爆发出一团细微的灵光。

    随着这团灵光一闪而逝,那灵玉上的原本还有些固涩的道符符文,瞬间便鲜活了起来;一条条纹路盘踞在那灵玉之上,有若极具艺术感的特殊花纹一般。

    看着这块灵玉,彷小南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又拿起第二块,依样画葫芦一般的将第二块灵玉启灵完成。

    随手将这两块灵玉把玩了一下,感觉着上边的辟邪破邪之类,彷小南相当的满意。

    有辟邪的符阵,加上其中所蕴含的那一丝丝清净之雷的气息;若想使用什么的咒法一类的手段,除非是通灵境以上的存在出手,否则绝对只有自讨苦吃。

    赵小玉敲了敲门,送进来一杯茶。

    彷小南端着茶抿了一口,看向赵小玉,起身笑道:“走吧,教你熬药去!”

    看着彷小南小心翼翼地将那些药倒入药罐之内,闻着那药罐内的那些药物的香味,赵小玉好奇地道:“这些药闻起来跟别的中药比起来,味道浓很多??;特别是这个人参,而且模样看起来也跟普通中药好像也有一点不一样!”

    “当然不一样!”彷小南笑了笑,指着药罐子道:“你知道你这一副药,值多少钱吗?”

    “多少钱?”看着彷小南脸上的笑容,赵小玉愈发地好奇了起来。

    “嗯...二三十万吧!”彷小南道。

    “???!”赵小玉明显的有些吓着了:“真的假的?”

    “当然真的!”彷小南笑了笑,决定不说自己喝的药多少钱好了,否则真会吓到她。

    瞧着彷小南不似开玩笑的模样,赵小玉的脸色有些古怪了:“你一个礼拜让我喝两次这么贵的药!”

    “你只喝两次,我可是天天喝!”彷小南叹了口气,道:“等到以后,你也会要天天喝的,放心吧...一分钱一分货,这都是有回报的!”

    。

    彷小南两人还在讨论这吃药的问题,在这个时候,却是有许多人,在脸色凝重地在言语着彷小南的这个名字。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