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二百二十四章 血煞魂蛊
    彷小南缓步走入房中,伸手将房门轻轻带上。

    看着彷小南动作,20朴神婆眼中一抹冷笑闪过;这小子倒是给自己找了个送死的好地方。

    否则这若是在门外,大家倒是不好动手。

    门外走廊之上,武岭风领着两个属下远远地看着门关上,脸上略微地闪过了一丝凝重和期待。

    “武主任,他真不要帮忙?”其中一人皱眉迟疑道。

    “既然他说不用,那就不用!”武岭风轻轻摇头:“金刚境应付两个先天应当还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他真是金刚境?”另一人此时也皱起了眉头,虽然大少爷说彷小南已经步入金刚境,但总觉得这事不太可能。

    二十岁的先天还好说,并不是没有其他例子,但二十岁的金刚境,闻所未闻。

    “那府主的弟子当时也在场,你说是不是?”武岭风并不解释,只是淡声道。

    听着武岭风的言语,两人对视了一眼,然后齐齐地点了点头,既然那府主的弟子也这么说,那就应当是了。

    想到这里,两人都忍不住地朝着那个房间看了看,二十岁的金刚啊...他们都三十多了,却刚刚跨过了先天这个门槛。

    相对于走廊的平静,此时套房之内开始逐渐冰寒。

    彷小南脸上淡淡的笑容,丝毫没有温暖,反而是让气氛愈发地森冷。

    “来者是客,不过两位的举动可不像是客人??!”

    朴神婆阴测测地笑了一声,道:“你的韩语说的不错,看来你就是彷小南不错了!”

    彷小南眉头微微地紧了紧,定定地看了看眼前的朴神婆,脸色微动,讶然地道:“金刚境?”

    “呵呵...”朴神婆得意地笑了两声,但旋即看了彷小南两眼之后,寒声地道:“看来你倒是并不太紧张,不愧是能够击杀正凤的家伙!”

    “不过年轻人不要太自信,一般太自信的,多数都死得比较惨,就跟正凤一样!”

    彷小南歪了歪头,看了一眼朴神婆,又看了看她身后的李巫师,皱眉道:“你们并不是单纯为了金英姬过来的?”

    “他是,我不是!”朴神婆寒声笑道:“小小一个金英姬还轮不到我出手!”

    “那么你就是为了给崔正凤报仇来的?”彷小南静静地看着朴神婆,道。

    “你说呢?”朴神婆有若毒蛇一般,一双眼睛绿幽幽地死死盯着眼前的彷小南,阴声笑地道:“正凤死了这么久,我日思夜想的便是要给他报仇,今天好不容易找到了你,你说你想怎么死?”

    “死?我还年轻,可不想死!”彷小南淡定地笑着,看着朴神婆,道。

    看着彷小南依然淡然,朴神婆仰头冷笑一声:“既然能够杀死正凤,原本我还以为你定然是用了什么下作手段;不过现在看来应当还真是有些手段!”

    “不过你以为这样就够资格在我面前张狂?今天我就让你知道金刚境和先天境到底区别有多大!”

    彷小南轻轻地摇了摇头,看着挥爪朝着自己面门而来的朴神婆,手中的凌风一闪,便朝着朴神婆的掌心刺了过去。

    他只是刚刚进阶的金刚境,与朴神婆这样的资深金刚境比起来还是有一定差距的。

    而且这朴神婆来历不明,手段不清,他可不打算跟她有太多直接接触,一个不慎若是中了什么毒之类的,那就麻烦了。

    不过能够与一名金刚境毫不留手的拼杀一回,他也相当愿意;这样的对手可不可多得!

    “凌风!”见得彷小南拿出了一柄眼熟的匕首朝着自己攻来,朴神婆目光一寒,她自然认得这便是崔正凤随身法器。

    当下寒声厉笑:“找死!把它给我拿来!”

    “铛铛铛”

    在一阵对攻之中,原本以为轻易便能将这匕首夺回的朴神婆,脸色大变,突然惊呼一声,捂着滴血的手腕往后一退,惊骇地看着彷小南,惊声喝道:“你...你也是金刚境!”

    “当然!”彷小南轻笑一声,手中凌风再次一亮,朝着朴神婆再次扑道。

    “怎么可能?”朴神婆满脸难以置信,但看着自己那险些被直接斩断的手腕,又看了一眼那朝着自己扑来的彷小南,猛然地一咬牙,伸手一把捞住旁边一脸惊恐的李巫师,抬手便朝着彷小南推了过去。

    “嗯?”看着那惊恐撞来的李巫师,彷小南眉头一耸,毫不迟疑地右手拖刀而过,从那李巫师脖子之上一闪而过,同时再次朝着朴神婆冲至。

    在这个时候,既然已经开打,那么就不能让这朴神婆脱身,一旦若是让她脱身而出,进入外边,那就是个大麻烦。

    那李巫师惊恐地手舞足蹈,想要避开彷小南这一击。

    但先天与金刚境的差距,此时便明显的体现出来了。

    面对近乎毫无防备被推出来,而且惊恐失措的李巫师,彷小南一刀便利落地划断了对方小半个脖子,随之一股鲜血喷洒而出,应声倒地。

    不过就在彷小南准备再次对朴神婆发起冲击的时候,便见得对面的朴神婆脸上突然露出了残忍至极的得意神色,双手握在一起,比划出了一个手印。

    见得彷小南正要扑来,这左脚用力一顿,沉声喝道:“血煞魂蛊,起!”

    听得这话,彷小南脸色一变,整个人骤然一倒,便朝着旁边猛地一滚。

    这刚刚到底,便又一股阴寒之风从刚才自己身处之地,一闪而过。

    “桀桀桀...你是金刚又如何?我以一名先天之全部魂魄和精血,祭出这血煞魂蛊;除非你是通灵,否则今日便将你全身魂血都交出来,尝尝这万蛊噬心的滋味吧!”

    彷小南站起身来,看了看眼前脸色惨白,一双眼睛却幽绿至极的朴神婆,又看了一眼她身旁的那个隐约隐现充满了浓郁血腥味的身影,眼中也忍不住地露出了一抹惊色。

    “竟然是血煞魂蛊!”彷小南又看了看身后那已经完全浑身干瘪的巫师的身躯,又看了那个血影,脸上露出了一抹凝重。

    这等蛊术,乃是现存蛊术中至少排名前十的存在,修行和施用极为困难。

    血煞魂蛊,施术者必须精通这项蛊术,同时必须提前至少三日将本命蛊在鼎炉全无发觉的情况之下种入其体内;然后在七天之内,杀死对方,由本命蛊抽取其全部精血魂魄,融合而成。

    施用这种术法,施术者也需以本身精血为引,消耗极大;所谓杀敌三千自损八百,一般人就算是修习此术,也不敢轻易施用。

    但一旦施用成功,其术法威力,惊人至极。

    就如这朴神婆所言,以先天为炉鼎所激发的这血煞魂蛊,只有通灵境以上,才能勉强相抗!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