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二百二十五章 三级镇守令
    “怎么回事?突然一下这么冷?是不是空调坏了?”

    酒店某个房8间内,一个满脸红晕的半裸年轻女子,气喘吁吁地推开自己身上的男人,皱眉道。 <strong></strong>

    “哎...冷点就冷点,咱们盖被子就是!”已经浑身精光的男子,迫不及待地伸手将女子再次推倒,缩了缩脖子,一把拉过被子盖在身上;只听得被子下边瞬间又是一片娇吟。

    在另一个房间之内,此时也是如此,一个中年男子皱了皱眉头,起身拿起???,将空调的温度调高了几分,纳闷地道:“怎么一下这么冷?”

    此时,整个酒店这样类似的一幕,都在上演,特别是靠近顶层的房间。

    前台之处电话更是响个不停。

    “好的好的,我们马上派人过来检修!”

    “好的好的,我们的师傅正在对空调进行检修...请您稍候!一定会尽快修好!”

    “抱歉,给您带来的不便,我们万分抱歉,我们会尽快解决!”

    站在走廊上的武岭风几人此时也骤然皱紧了眉头。

    “咦...怎么突然这么冷?”其中一人疑惑道。

    “不好,出事了!”武岭风脖子一缩,大步地便朝着那边的房间跑了过去。

    这刚刚跑近,便感觉寒意越发浓郁,武岭风的脸色也是愈发阴沉,伸手止住后边跟来的两个属下;然后缓缓后退,涩声地道:“给林家那位大长老下镇守令!”

    后边那个属下脸色一变,似乎想到了什么一般,眼中闪过一抹恐惧之色,赶紧掏出一个模样古怪的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然后将手机递给武岭风。

    麓山山脚,林汉青坐在车上刚从山上下来,此时脸色隐隐地透着一抹阴沉,看着车窗外眼中寒意隐现。

    突然口袋中的手机轻轻地震动了起来,林汉青微微皱了皱眉,伸手掏出电话,看了一眼,脸色旋即一变。

    但只是稍稍地一犹豫之后,便接通了电话。

    “林长老您好,我是镇守总府、南省镇守、东原分镇武岭风,镇守编号9527;现在正式向您呈送三级镇守令;请您尽快赶到解放路紫星酒店,这里需要您的紧急支援!”

    听得电话中的言语,林汉青微微皱了皱眉,抬头看向前座的司机,沉声喝道:“全速赶往解放路紫星酒店!”

    “是!”司机应了一声,脚下油门一轰,车子便发出沉闷的轰鸣声朝着前方奔驰而去。<strong>最新章节全文阅读</strong>

    “什么情况?”说罢之后,林汉青便又对着电话中沉声问道reads;。

    面对一位通灵境,而且还是林家的大长老,武岭风极为恭敬,道:“是韩国过来的两个萨满巫师,首先判断为先天,但现在里边出了问题;灵气波动极为厉害,甚至已经开始影响周边环境,怀疑可能达到了通灵境!”

    “由于东原现在只有您在,所以只能请您前来支援!”

    “确定已经开始影响周边环境?不是幻觉?”林汉青沉声问道。

    “不是幻觉,确实是导致了温度降低!而且还有浓郁的血腥味传出!”武岭风确认道。

    “不是幻觉!”林汉青扬了扬眉,沉声地道:“好,我很快就到!”

    这正要挂电话,林汉青突然想起一事,皱眉道:“什么人在里边?已经开始接触了?”

    “是...彷小南在里边!”武岭风迟疑了一下,还是沉声回道。

    林汉青眼神轻闪了一下,道:“知道了!”

    “嘟嘟嘟...”听着电话中传来的断线声,武岭风又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眼中闪过了一抹浓浓的忧虑之色。

    他知道刚刚彷小南和林汉青在麓山见面,两人到底谈的如何,他也不清楚;这若是谈崩了的话,这林汉青过来的速度只怕就...

    这事不由得他不担心,以彷小南的性格,以及当初直接断了林汉雄手臂的风格,以他的猜测,这谈拢的可能性只怕不大。

    林汉青只要稍稍地慢一点,里边的彷小南能支撑多久,那还是一个问题。

    而面对一个可能是通灵境的存在,彷小南虽然是最百年来最年轻的金刚境,可能扛多久?或者是愿意扛多久,这都是一个疑问。

    一旦里边这充满了血腥味的邪魔冲出房间,那会造成怎样的后果,也无从得知。

    武岭风轻吸了一口气,手中已经多了一柄篆刻满了符文的短剑,左手更是从衣服口袋里小心翼翼地摸出了一道道符。

    作为镇守,今天他也只能是豁出命去,若是对方真闯出门外来,他也只能与其拼死一搏。

    他身后的两个属下,此时也都脸色凝重地抽出了自己的武器来。

    虽然他们是王家人,但都是在镇守府挂了名的东原分镇成员;平日享受了总府下发的各种资源,那么今日便是到了回报的时候了。

    面对这种拥有通灵级实力的邪魔,或许只是送死的份,但他们是镇守,职责在此,退无可退。

    三人都死死地盯着眼前的这块房门,只希望彷小南能够撑得久一些,这块门不要打开。能够熬到那位林长老来才好。

    众人众望所托的林汉青,此时正坐在车上面容阴晴不定。

    彷小南碰上了通灵级的邪魔,那么等于是解决了他目前面对的一个最大的麻烦。

    既然彷小南不愿回归林家,而且态度那般强硬;为了林家,彷小南死掉自然是最佳选择;就算是这次他没有碰上这等通灵级的邪魔,那么林家也要考虑暗杀掉他。

    而现在碰到了这样好的机会,若是彷小南死在了邪魔手中,那么自然就与林家没有任何关系。

    将来就算是林玉音出关了,彷小南死在了邪魔手中,可比林家出手暗杀,要稳妥的多,毫无任何后患。

    车子闯过了数个红灯,在车流中东冲西突,飞速前进着,林汉青坐在车内摇摆不定。

    直到窗外闪过一个路牌...

    “解放路!”林汉青双瞳微微一缩,突然沉声道:“慢一点!”

    随着林汉青的言语,车子缓缓地慢了下来,不紧不慢地继续前进着,仿佛刚才的那种过百码的速度,完全不是它的一般。

    “何苦来哉?”

    彷小南站在房间内,看着脸色惨白,但却满脸得意,阴测测地笑个不停的朴神婆,轻轻地叹了口气。

    “何苦来哉?!”

    朴神婆咬牙切齿地看着彷小南,寒声地道:“你知不知道我恨不得拆你的骨吃你的肉!”

    瞧着朴神婆那森寒的眼神,彷小南轻轻摇头:“崔正凤敢来我华夏肆意乱来,所以他死了...你何苦为了他,又送了性命?”

    “桀桀桀...小子,你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就等着受死吧!我一定会为正凤报仇的!”

    朴神婆得意地看着彷小南,脸上满是阴森冷笑:“而且,你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二十一岁的金刚境啊,这等天资,我的血煞魂蛊若是吸收了你的精血,再反哺与我,我跨入通灵之境,指日可待!”

    彷小南用力地抿了抿嘴,看着一脸得意的朴神婆,耸了耸肩,道:“你就这么有信心能杀死我?”

    “你觉得你能不死么?”看着依然一脸淡然的彷小南,朴神婆虽然心头有些犯疑,但却依然自信的很,脸上越发地得意了起来;她很享受这种胜券在握的感觉。

    以她金刚境的实力,加上以一名先天高手为炉鼎,这血煞魂蛊威力之大,通灵以下无人能敌。

    二十一岁的金刚境,这还是有一定的可能,毕竟历史中还是有过的,但二十一岁的通灵境,闻所未闻,千百年来从未有过。

    她一点都不否认,虽然对方刚才露出来的金刚境实力,实在是让她吓了一大跳;但现在她一点都不认为,对方还能露出通灵境的实力来。

    “好吧...既然如此,那我也没办法了!”彷小南轻轻摇头看着眼前的朴神婆,道:“血煞魂蛊之术,修炼极为不易?!?br />
    “你能依仗此术,修炼到金刚境,被你这本命魂蛊所吞噬魂灵和精血之人,起码数十人;这也是罪有应得!那便死吧!”

    这话出口,彷小南手中的凌风一扬,便朝着朴神婆扑了过去。

    “桀桀桀...以卵击石!”看着扑来的彷小南,朴神婆得意地冷笑一声,对方的这种无力反扑,让她更是觉得兴奋。

    随着她的心意一栋,身旁的那血影悄无声息地便朝着扑来的彷小南冲了过去。

    她深信,眼前这个小子,在数息之内,便会被自己的血煞魂蛊吸干精血,同时吞噬魂灵;等他的精血全部被吸干的时候,就知道什么叫做死亡的恐惧了。

    但就在这时,她的心头无由来的一寒,似乎有什么让她胆颤心寒的东西出现了一般;一股绝大的?;忻腿挥尚耐犯∠?。

    就在她惊恐地想要让血煞魂蛊退回来的时候,一缕电弧带着让人完全无法相抗的肃杀湮灭气息猛然击在了血煞魂蛊的身上。

    “啊...”

    在朴神婆的一声凄厉惨叫之中,一股庞大无匹的灵力波动,骤然在血煞魂骨身上爆发了开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