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二百二十六章 灵力冲击波
    车子在解放路上缓缓地行进着,看着前方某处高楼之上那已经隐约可见的“紫星酒店”几字,做出了抉择的林大长老此时正悠闲地靠在座椅上默默调息。

    一个通灵境的邪魔虽然对于他这样的资深通灵上境来说,并不是太大的问题,但毕竟也是通灵境,倒是也不敢太过大意。

    虽然小小一个三级镇守令对于他来说,约束力并不大;他可以拒绝不接受,但这样明显能有大好处的事情,就算是冒点险也完全是值得的。

    应镇守令,斩杀一个通灵境的邪魔,对于他的声望、还有是其他都好处多多;有这样的功劳,还可以向镇守总府换取一些平日很难弄到的丹药或者法器等等都是可以的。

    现在只不过是速度稍稍慢了那么一两分钟,但那么远赶过来,那也是无人可指责。

    彷小南死了,虽然以那小子这样的资质,颇是有些可惜。但既然不愿归附林家,那便是林家大患,不如死了干脆。

    “呼...”感觉着自己的状态已经调整到了最佳,林汉青长长地舒了口气,坐直了身躯,正要司机开始加速,突然脸色一僵,满眼惊骇地朝着前方望了过去。

    “吱吱吱...砰、砰...”前方大街上,随之迅疾传来不少汽车的紧急刹车声,以及车子相碰之声。

    林大长老惊骇地看着那边的紫星酒店,他能够清晰地判断出,方才那一股一掠而过庞大至极的灵力冲击波的爆发,来源便是紫星酒店。

    而前方这些紧急刹车,甚至相撞的车辆,便都是司机因为突然受到了这种灵力波冲击的影响。

    不过还好,这种灵力冲击波随着扩散而威力逐渐减弱,影响的范围并不大,应当也就是两三百米的范围;而且这里车流量较大,车速不快,出现的事故不多而且不重。

    但林汉青依然被这种威力的灵力冲击弄得满心的惊骇。

    作为华夏仅次于那么有数几人的顶尖高手,他深知这种程度的灵力冲击波动,需要怎么样的术法才能产生。

    这已经不是那紧紧只是能够勉强感悟和借用天地之力的普通通灵境可以爆发出的实力了。

    “到底怎么回事?难道是通灵上境?甚至神通境?”

    林汉青脸色发青,只是一转念又推翻了自己的念头,这世间神通境就那么多,不太可能出现在华夏腹地,而不被镇守总府发觉。

    就算真是神通境,灭杀彷小南一个金刚境也不可能闹出这么大的动静,这种情况,只有两个通灵上境竭尽全力对拼,或者神通境灭杀通灵境才有可能出现。

    可彷小南只不过是金刚境而已?怎么可能闹出这般大的动静?难道有其他通灵境在其中插手了?

    仰或是那几位其中某位到了这里?灭杀了那外来的通灵境?

    林汉青只不过是稍稍一迟疑,便推开车门,朝着紫星酒店狂奔而去。

    这不管哪种情况,他都要尽快弄清楚!

    一边跑,林汉青一边拨打着武岭风的电话,只要武岭风没死,就应当能够知晓是怎么回事。

    而此时,武岭风和两个属下,都是两眼发呆,一屁股跌坐在地上;他们靠得最近,这所承受的灵力冲击波也最强,虽然三人都是先天境,但都被冲得刹那之间失了神。

    直到这时电话响起,武岭风才回过神来,手忙脚乱地接通了电话。

    “怎么回事?”

    听着电话里林汉青那紧张的话语,武岭风用力地摇了摇脑袋才算是稍稍清醒,道:“不...不知道...”

    “不知道?”林汉青言语一冷。

    “对...刚才房内突然爆发了极大的灵力冲突,我们首当其冲,失神了!”武岭风老实地道。

    林汉青此时冲入酒店大堂,然后开始顺着楼梯间往上跑,一边跑一边继续道:“有没有其他人进入?”

    “没有!”

    听到这里,林汉青眉头微耸,挂断了电话,便继续往上跑去。

    此时,所有人都在好奇的那房内,彷小南手中的凌风刚刚地刺入了朴神婆的心脏之内;虽然本命蛊被击杀,朴神婆不太可能活下来,但谨慎从来都是彷小南最基本的原则之一。

    “咳咳...”朴神婆的脸色惨白的可怕,一双逐渐幽暗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彷小南,一边干咳着,一边沙哑微弱而不甘地道:“怎...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能杀...杀死我的,血煞魂蛊!”

    “这世界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你要知道,我两年前还只是一个普通人!”彷小南轻轻地拔出凌风,淡淡地道。

    “咳咳...怎么可能...”朴神婆的眼睛逐渐黯淡,脸上的惊愕却是依然明显。

    确认朴神婆已经彻底死去,彷小南这才长长地舒了口气。

    这个时候,他也不得不承认,这个朴神婆确实是很厉害;方才那血煞魂蛊,在以一名先天的全部精血加上魂灵为炉鼎之后,所发挥出的威力确实无比惊人。

    面对这等魂蛊,通灵境以下几无生还之理。

    自己以清净之雷在寂灭这血煞魂蛊之时,这血煞魂蛊爆开的那种灵力冲击波动,就连他也料到会有如此惊人的波动爆发。

    当然,这血煞魂蛊本身便是灵体一属,不似人那般有实体,所以清净之雷一触即发,直接爆发开来。

    若倒是人体的话,就不会有这般大的响动了。

    伸手在朴神婆身上翻了翻,加上旁边那李巫师,找出来的一些东西,彷小南颇有些失望。

    虽然身上都有那么两件法器,但都是走的邪门路子,与自己根本无法相容;至于其他都是一些零碎,无甚价值,就连丹药都没几颗好的。

    当下便不再管了,反正武岭风他们在外边,交给他们处理便是;这回闹出这么一出来,怎么着来说,镇守总府这边,多少也得意思意思才是。

    门外,这时林汉青刚刚赶到。

    看到林汉青赶到,武岭风等人也暗暗松了口气,不管里边是个什么情况,有这位林家大长老在,估计应当出不了什么大问题才是。

    林汉青也不多言语,站在这房门前,轻吸了一口,伸手接过武岭风递过来的一张门卡,便要去开门。

    但这还刚刚伸手,突然脸色微变,手微微一紧,便往后退了两步,微微凝重,手中便是已经扣住了一柄破山锥。

    看到林汉青往后一退,旁边的武岭风几人这心头微紧,也是摆出了防备的架势。

    门轻轻地打开了,看着门内的那人,林汉青目光微微一僵之后,旋即回过神来,手中的破山锥已经不动声色地收了回去。

    “林长老也来了!”

    看着门口的林汉青,彷小南倒是也一愣,但也反应过来了,应当是武岭风他们以镇守令请过来的。

    点了点头之后,彷小南便看向武岭风几人笑道:“好了,接下来就要麻烦你们了!里边的那个神婆是金刚境,修有血煞魂蛊,很是厉害!”

    看着彷小南,听这彷小南这话,武岭风连连地点着头,一脸的高山止仰;确实厉害,但你出来了,你就比她厉害!

    林大长老一脸地沉默,只是走进房间去,看着那边的胸口还在冒血的朴神婆,已经地上浑身枯萎的李巫师,眼中复杂至极。

    此时,远在数千里之外的燕京某处,六、七个人坐在桌旁,都是一脸的严肃。

    “我们镇守总府,以镇守天下为职责;向来守身为正,这巡查使都是天下正派之中极为杰出而有声望者方能担任!”

    其中一位巡查长正义凛然地道:“那彷小南,出身不明,何德何能能担任这巡查使?”

    “正是,这彷小南虽然是林家外系,但从未得林家承认,而且出身来历不明,林家都尚未承认;这巡查使一职,如何能授予?”

    另一位巡查长也连连点头,道:“万一这厮,仗着我镇守总府之名,在外肆意妄为、为非作歹,谁能保证?”

    听着眼前这几位巡查司巡查长的言语,宇文默低头看着手中的茶杯,一脸的沉默。

    他知道几位师兄不满自己太受老师宠爱,但却没有想到,会在这样的事情上,来与自己为难.

    明知此事必然是经过老师同意,自己才会来向巡查司提出这样的要求,但竟然依然向自己为难!

    不过是一个巡查使而已,几位巡查司的巡查长竟然直接质疑此事,想来与几位师兄脱不了关系;否则也不至于在这样的事情上,当面提出质疑。

    巡查司司长谭千亩看了一下几位巡查长,又看了看旁边默然不语的宇文默,淡声地道:“巡查使乃是我镇守总府百年来巡视天下之耳目和除魔卫道之爪牙!”

    “代表我镇守总府,行使巡视天下之责!不可谓言轻责重,故而不可轻任...宇文师弟,关于此事,你可有话要说?”

    宇文默微微地皱了皱秀眉,看了看自己这位师兄,淡淡的笑了笑:“我说过,彷小南之为人品性上佳,而且乃是百年来罕见之杰出年轻俊杰,我为之担保,又有何不可?”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