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二百二十八章 进退两难
    林汉青坐在车上,面容十分的复杂,看着窗外的眼神中带着一抹古怪的惘然。

    他真的没有想到,彷小南竟然真的灭杀了一名实力正在最巅峰期的、修行血煞魂蛊金刚境萨满巫师。

    确实是一点都没想到。

    但其实应该能想到的,那一抹虽然只是一点点、但却让他心神震撼的电??;只要它能发挥出如同表面那般的威力,而且彷小南又能发出,就足够灭杀任何通灵境以下的存在。

    林汉青现在终于明白了,其实他一直没有把彷小南那一丝雷法真正放在心底;虽然那道雷法确实惊人至极,但他却并没有真正相信,彷小南有能力把这雷法威力真正施展出来。

    想明白了这个,林汉青的手心不由地微微出汗;自己心里有这样的想法,这样的轻视和并不真正在意,一个不慎就很容易做出很多错误的选择,甚至可能一不小心会要了自己的命。

    现在想起,那一丝雷法,确实很恐怖;能够灭杀一只那般强悍的血煞魂蛊,就完全有能力灭杀一个通灵境。

    “如果要杀他,这要冒的风险就大多了!”

    林汉青低低地喃喃自语,但眼中的森冷之色却是愈发的浓郁坚定。

    彷小南此时已经坐到了金妍秀的家中。

    “放心吧,没事了...”彷小南笑着对着金妍秀安抚道。

    “没事了?那些人走了吗?”金妍秀稍稍地松了口气,问道。

    彷小南嘴角翘了翘,想了想之后,便道:“他们死了,以后不会再有人敢来了!”

    “死了?”金妍秀的手微微地抖了抖,明艳的脸庞上露出了一抹惊骇,旋即又紧张了起来:“小南,是你杀了他们?你不会有事吧?”

    “放心吧!”彷小南伸手握住金妍秀的手,微笑着看着金妍秀有些惊惶的双眼,道:“他们敢来这边闹事,原本就是要死的。而且这次他们有一半是冲我来的,所以就算我杀了他们,也没关系!”

    “哦...哦...”听着彷小南的这番安抚,金妍秀这才稍稍地松了口气。

    一旁的金母静静地听着两人的谈话,听着彷小南这般看其轻松的言语,眼中的眼神满是凝重。

    她不是金妍秀那么简单单纯,她是雅秀集团大中华区总裁,自然知晓为了这个位置和整个雅秀集团的庞大资产,对方会使出怎样的手段来。

    她更是能够听出彷小南这轻松的言语中,到底经历了怎样的惊心动魄的过程。

    “小南,这次真是谢谢你了!”金母缓缓的鞠身向着彷小南认真致谢道。

    看着这位精明的雅秀总裁,彷小南微笑着也倾了倾身,道:“伯母客气了!”

    想了想之后,彷小南笑着道:“伯母以后可以放心了,经过了这次之后,对方应该不会再敢在这方面动手脚了!”

    “真的吗?那真是非常感谢!”听得彷小南这般笃定的言语,金母眼中一亮,再次鞠身致谢。

    彷小南笑了笑,又坐了一会,看了看时间已经不早了,便起身笑着对金妍秀,道:“好了,妍秀...时间不早了,你和伯母就早些休息吧!”

    “哦...那好,你今天一定也很累了,也赶紧回去休息吧!”金妍秀看了看彷小南眼中不经意地露出的那一丝淡淡的疲惫,也站起身,赶紧点头道。

    两母女送着彷小南出了门口,看着彷小南的背影消失在电梯内,金英姬的眼中露出了一抹淡淡感激和惊叹。

    她听得懂彷小南的意思,也就是说此后这方面的问题都已经解决了。自己不用再花高价去请崔神婆在身边坐镇了;甚至以后回国,也无需担忧这方面的问题。

    虽然不知道彷小南为何能这般自信的做出这样的定论和保证,但金银姬很清楚,这次来的两个人必然是非同小可;彷小南击杀了对方两人,只有这两人足够的惊人,才能震慑到国内的那些人。

    想着想着,金英姬心头的波涛汹涌,她并不是很清楚这其中的一些事情;但她却知道,崔神婆在济州岛已经是相当有名。

    而且邀请她坐镇所耗费的费用已经是极为惊人,有她在身边才能震慑一些人不敢下手。

    那么彷小南这次杀掉的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说此后不会再有障碍和问题;很明显这次杀掉的绝对不止是崔神婆这样的存在了。

    可他是这么年轻,到底是怎样做到的?

    低头看了看自己胸口之处,那早已经恢复了正常的玉佩,金英姬心头感概万千...

    “妈,你在想什么?不用担心了,小南说不会有问题了就不会再有问题!”一旁的金妍秀,看着母亲的神色,以为她还在担心,赶紧保证道。

    “傻孩子,我当然不担心了!”金英姬怜爱地伸手摸了摸自己女儿的脸颊,看着女儿脸上但担忧的表情,微微地笑着,却是又看向那紧闭的房门,似乎又看到了那个年轻挺拔的身影。

    第二天大早,林汉青便飞回了江浙的林家。

    几位长老早早地便等在了会议室内,看着推门走进来的林汉青,一个个表情凝重。

    虽然不知道具体结果,但大长老刚回来便要求召开会议,很明显结果不会很好。

    “情况怎么样?”林安素最是紧张,待得林汉青坐下之后,便沉声道。

    林汉青脸色凝重地看了看旁边都盯着自己的几人,沉声地道:“必须尽快解决!”

    “尽快解决?”林安素脸色瞬间一僵。

    旁边的那儒雅老者,便沉声地道:“为何?那小子难道一点归附我林家的意愿都无?”

    林汉青缓缓地摇了摇头,道:“此子性情乖戾,绝非我林家能容!一但玉音出关,就是一个大祸害!”

    另一高瘦老者听得这话,这便是哼声冷笑,道:“我早说过,此子不除,我林家不安;事不宜迟,咱们立刻安排人手!”

    “真的无转寰余地?”看着两人的表情,林安素终于抱着最后一线希望,皱眉道;她实在是不愿本家与对方彻底撕裂脸面,发生冲突。

    林汉青缓缓摇头:“玉音出关时间不到一月,必须解决!”

    “呼!”林安素吐了口气,听着林汉青确定的话语,神情一黯,终于不再言语。

    “我看这两天就派李汉明和林建去解决那小子!”看着林安素也不再反对,高瘦老者满意地哼声道。

    “不行...他们两个不够!”既然已经决定杀死,林安素听得这话,立马摇头反对。

    高瘦老者皱眉道:“一个金刚下境而已,汉明和林建都是金刚上境,难不成还要我们出手?”

    林安素皱了皱眉正要言语,这时林汉青便是肃声地道:“不,加徐青龙和黄明建!”

    “???四个?”高瘦老者一愣,不解地看向林汉青。

    林汉青微微摇头,沉声道:“那小子雷法可怕至极,我们要做好起码赔上两个金刚境的准备!四人围击,速战速决,才有足够把握!”

    “??!”高瘦老者和儒雅老者都愣了一愣;那小子雷法真那般可怕?大长老竟然还准备赔上两个金刚境杀死对方?

    “就这样吧!”林汉青寒声地道:“让他们做好准备,明天就出发!手脚一定要干净,让那小子消失!”

    其余三人对视了一眼,都缓缓点头;若是真有这般厉害,这样才是最稳妥的。

    林安素也稍稍安心,虽然那雷法确实可怕,但四名金刚中上境的高手,拼着损失一半,当能拿下。

    既然不能收归己用,这位危险存在,还是早早干掉也好。

    “完成之后,我再去向家主汇报!此事绝对不许其他人知晓??!”林汉青下了定论之后,便准备起身,这时门外却是传来了轻轻地敲门声。

    “嗯?”四人看向门口,都微微皱起了眉头,长老开会外边没有大事不会来惊扰的;这又是有什么急事?

    “进来!”林汉青沉声喝道。

    外边进来一个年轻人,小心翼翼地凑到林汉青耳边言语了两句,然后便退了出去。

    几人看着林汉青那瞬间铁青的脸庞,都是一阵的面面相觑;高瘦老者更是皱眉沉声道:“怎么了?”

    “刚镇守总府传出消息,彷小南被聘任为总府巡查使,正式聘书明日下达!”林汉青轻吸了口气,冷声地道。

    “??!”三人都是一阵愕然,这才知晓林汉青为何会这般模样。

    高瘦老者脸色阴沉地吸了两口气,寒声的道:“今天就派人过去!”

    “来不及了!”林汉青冷着脸,缓缓摇头道:“既然镇守总府已经做出了决定,那么不管彷小南是否收到聘书完成手续,他一旦有任何意外,都会被镇守总府全力调查!”

    听着林汉青的言语,三人都是一阵的默然。

    这若是其他门派或者家族,甚至是三家五派中的任何一家,他们都不怕!

    但镇守总府,却是无人敢不忌惮。

    镇守总府执掌华夏修界监察和居中联络之权,府主那杨更是名义上的修界盟主。

    一旦总府巡查使出事,镇守总府必将彻查其出事原因;

    就算是林家动手,也不敢说就能一定瞒过镇守总府的调查;到时候不论镇守总府是否能够查到证据,矛头都必然指向嫌疑最大之林家。

    此事不管是否有结果,这都必然造成轩然大波,短时间内都不可能被平复。

    原本,若是彷小南失踪了,林玉音出关之后或许会怀疑,但只要没有证据,加上她还有一个儿子和丈夫,只要好生安抚,当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但若是镇守总府指向林家,在这浪潮之下,就算是再怎么安抚林玉音,都不会有任何作用。

    更别说万一若是被镇守总府查出,这后果就算是林家也得不偿失!

    三人脸色一阵苦涩之后,便听得林汉青无奈地叹了口气,起身道:“先这样吧!过几日再议!”

    看着林汉青走出门外去,那高瘦老者脸色一阵阴晴不定之后,也冷哼起身,一拍桌子,转身而去。

    只留下林安素和儒雅老者两人坐在桌旁,对视苦涩而笑。

    堂堂林家,何时会遭受这等进退均难的窘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