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二百三十一章 你最近运气不太好啊
    “小姑,我拿到了药了,还有三支,那些护士竟然敢拦我,哼哼!”

    一个板寸头,耳朵上还带着一个耳钉的年轻人,这时大步地走了过来,得意地扬了扬手中的盒子,道:“等下我就让她们给用上,谁要是敢不识趣,我他妈就弄死他!”

    这时后边一个护士紧张地大步追来,道:“哎...你怎么能抢药啊,快把药还给我!”

    “还你个屁,滚开!”耳钉男不耐烦地反手便是一巴掌扇了过去。

    “哎呦!”护士痛呼了一声被这一巴掌直接扇倒在地。

    旁边的杨主任一愣,愤怒走过去,小心地扶起护士,怒声道:“怎么打人!”

    “她自己找死,竟然敢拦我!”耳钉男眼睛一横,盯着杨主任,挥舞了一起下拳头,哼声道:“姓杨的,我告诉你,老老实实给我爷爷用药;你要是治不了就滚蛋,这医院想当主任的多的是!”

    “你...”看着这耳钉男张狂的模样,杨主任气得脸色涨红,这喘了两口气,但终于只是无奈愤怒地轻哼了一声,看向护士,关切地道:“小杨,你没事吧?”

    两个后边追过来的护士,这时也都是一脸悲愤地护着自己的姐妹。

    “主任...他直接到处置室抢了那盒药!”一旁的护士捂着脸颊,眼含着泪颤声地道。

    杨主任深吸了口气,正要言语,旁边突然一个声音传来:“他拿的药是我们的那盒?”

    护士抬头看去,便看得那副黑框眼睛后边那双温润的双眼;微微地一愣之后,旋即便含泪点头泣声道:“对不起,彷先生!他说想看看是什么样子,我没办法就让他看了一眼,谁知他就抢走了!”

    “没关系!”彷小南微笑着朝着护士点了点头,然后看向那耳钉男,伸手淡声地道:“拿来!”

    “嘿...你小子,找死!”

    看着彷小南那淡漠又不容抗拒的表情,耳钉男面容一怒,挥拳便朝着彷小南脸上砸来。

    就在杨主任等人脸露紧张之色的时候,只觉得眼前一花,那耳钉男的拳头便被彷小南挥掌握住。

    那拳头被彷小南随意地捏在手中,任由那耳钉男涨红了脸怎么挣扎都没办法动弹。

    “他是用这个手打你的吧?”彷小南微笑着看向旁边捂着脸垂泪抽噎的护士。

    “啊...嗯!”护士如同受惊小鹿一般,可怜兮兮地看了彷小南一眼,然后迟疑着点了点头。

    “那好!”彷小南微微一笑,手腕轻轻地一拧,只听得“咔嚓”一声。

    “啊...手,我的手!”耳钉男脸色瞬间痛得雪白,抱着那已经明显畸形的右手又蹦又跳地嘶声惨叫了起来。

    而那药盒不知何时已经到了彷小南的手中。

    “来...拿回去放好,辛苦你了!”彷小南笑着将手中的药盒交还给旁边一脸惊愕的护士。

    旁边的杨主任这时也有些目瞪口呆,听得彷小南的言语,这也不由地是苦笑了一声,这也是一个不怕事大的主。

    不过有这位出头了,估计就没自己什么事了;对着护士,道:“好了,小杨这里没你们的事了,先拿回去收好吧!”

    护士愣愣地应了一声,看着那抱着手正在乱跳的耳钉男,几人眼中闪过了一抹解气之色,赶紧拿着要回办公室去了。

    “你...志豪,志豪...你的手没事吧,志豪!”

    那张夫人好一阵才回过神来,尖叫着围着自己这侄子身边转了几圈,咬牙切齿地看着彷小南,想要上来抓挠,但看着彷小南那淡漠的眼神,却又不太敢。

    “姑姑,姑姑...我的手啊,叫人,叫人弄死他!”

    耳钉男这时终于稍稍地缓过来了些许,这满眼怨毒地盯着彷小南,嘶声嚎叫道。

    张夫人喘着粗气,恶狠狠地盯着彷小南,赶紧掏出手机,拨通了电话。

    “东行,你还过不过来;翻天了这真是翻天了,在你们东原,志豪被人打了,手都打断了!”

    这张夫人对着电话中一阵的尖声嚎叫,听着那边的言语,这才厉声地道:“快一点,就在病房这边,给我打断他两只手!”

    挂断了电话之后,这张夫人咬牙切齿地对着耳钉男,道:“志豪,你表哥马上就来了,你先忍一下,咱们先打断这家伙手脚给你出气再说!”

    “好,我忍着!”听得这话,这耳钉男阴狠狠地看着彷小南,厉声道:“再加两条腿才行!”

    彷小南耸了耸肩,看向一旁满脸无奈的杨主任,道:“杨主任打给电话给骨伤科让他们坐下准备,估摸要收几个急诊了!”

    杨主任在一旁这欲言又止,他如何不晓得这张夫人刚才打电话是打给谁,但这个时候看着彷小南一脸的轻松,又想起自己特意找出来的报纸当时报道的这位一人单挑狮子的消息;这最后只能是狠狠地一跺脚,赶紧回办公室去了。

    他也知晓,自己留在这里反而不好,彷小南让自己去打电话,也是给自己一个台阶下。

    这时旁边早已经是从病房里、办公室里走出来了一群病人家属还有医生,远远地站着看热闹。

    就在几人议论纷纷的时候,那边有几人急冲冲地跑过来伸手拨开人群,冲到了彷小南面前。

    “志豪你怎么样?”领头一人阴冷着脸庞,走到那抱着手臂咬牙冷笑着的耳钉男旁边,关心地道。

    “东行哥,我可是在你们东原被人弄断了手;你得给我把他四只手脚都弄断了,我他妈才能出这口恶气!”耳钉男阴寒地怒笑道。

    “好!”这东行哥毫不犹豫地应了一声,寒声地看向对面那人,阴声地道:“敢在东原动我家的人,不死也得给我脱层皮!不然我闵东行的脸面往哪搁!”

    这闵东行刚阴冷地看了彷小南一眼,这面容突然一僵,愣在了这处。

    旁边的那张夫人,瞧着闵东行那愣神的模样,不由地怒声剁脚道:“你还等着干什么!你表弟的话,你没听到吗?”

    这张夫人恼怒地推了闵东行一把,却见得闵东行这时脸色极为的难看,但脸上却是古怪至极地挤出了一抹讨好的笑容。

    瞧着闵东行的模样,张夫人一脸愕然,看了看闵东行,然后又看了看那讨好笑容的对象,那脸色也是一僵。

    “彷...小南哥,对不住,对不住...他们不知道是您,多有得罪,多有得罪!”

    闵东行微微地鞠着身子,讨好地看着彷小南,小心翼翼地致着歉:“您大人大量,别跟他们一般计较!”

    场中一片死寂,不论是旁边看热闹的人,还是场中的几人。

    这有人认得这位闵大少的来历,也有人认出了彷小南。

    只是看着这场中一幕,都是一阵的惊愕...

    而旁边的那耳钉男和张夫人两人,这时更是目瞪口呆。

    两人并不是什么蠢人,虽然满心恼怒,但此时看着闵东行的反应,哪里还不知晓,自己这回惹到了不能惹的人物。

    否则堂堂东原一把手的公子,在东原还需要这般小心翼翼地讨好?能让他这般小心讨好的,那这年轻人到底是什么人物?

    当下两人都赶紧小心翼翼地收了声,缩了缩脖子满心的后悔,虽然他们身后的背景都不在闵东航之下,但大家都是明白人。

    彷小南静静地看着闵东行,没有言语。

    感受着那两道目光盯着自己,闵东行只觉得自己背心一阵阵的发凉,额头之上一层的冷汗冒了出来。

    这咬了咬牙让脸上的笑容更加的谦恭了几分,正要言语,终于听得对方出声了。

    “原来是闵大少!”

    “不敢不敢...小南哥您客气了!”听得对方那淡然调侃的言语,闵东行小心翼翼地笑着道。

    “看来你最近运气很不好啊!”彷小南淡淡地笑了笑。

    “呵呵...”闵东行比哭还难看地笑了两声。

    “行了,上次你办的事还不错,我爸挺高兴的...”

    听得这话,闵东行心头大松了一口气,只是这气还没松完,便听得那话语声继续传来。

    “所以这次就跟上回一样吧,让他们别再出现在东原了!”

    彷小南淡淡的言语了一声,便转身缓步走回病房去。

    后边的闵东行,看着彷小南的背影,终于是彻底松了口气,连连鞠身应了两声:“是是,您放心,我现在就让他们走,让他们再也不准来东原了!”

    待得闵大少直起身来,这场中还是一片死寂。

    这没有了彷小南在场的闵大少,气场迅速恢复,这森冷地瞄了围观的众人几眼;那些病友和医生等诸多吃瓜群众们都是脖子微微一缩,虽然心头都暗暗鄙夷不已,却还是赶紧纷纷散去。

    这狼在老虎面前要小心翼翼的讨好,但没有了老虎,这狼却也不是他们惹得起的。

    看着人都散去,那边病房彷小南也没再出现,那张夫人才小心翼翼地低声问道:“东行,这...这...”

    “小姨,什么都别说了,你和志豪赶紧走...我等下联络燕京的医院,马上让外公转院!”

    “???”

    随着几人匆匆离去,不远之处的一个楼梯间中,走出来一个气质不凡面容娇媚的女子,看着几人的背影,大大对松了口气;又看了看那边彷小南所在的病房,眼中露出了复杂而又庆幸的神色。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