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二百三十七章 青木堂主
    马木秀很郁闷,相当的郁闷;原本好不容易看到一个内媚阴体,正准备拿下去送给青木堂堂主大人,抱个大腿。

    但却没有想到,自己刻意想的低调办法,竟然还会被人给找出端倪,直接把阵给破了。

    “竟然敢坏老子的好事,老子弄死你!”马木秀咬牙切齿地言语着,虽然他只是刚刚踏入先天不久,但怎么着也是一个先天;在这东原城方圆百里能够比他强的,算起来最多也就是那么不到十来号人而已。

    其他人都是未入刚刚筑基或者凝气的土鸡瓦狗,不值一提。

    但竟然这点小事都被人给打搅了,实在是让人恼火。

    堂堂一个先天,竟然...竟然...

    越想越恼火,马木秀用力地一拍大腿,一双三角眼鼓得通圆,咬牙站起身来,便朝着外边走去;他就不信了,一个小小的美容店老板,竟然还能找到什么同是先天级的人物出来。

    但他这刚刚走出门外,便见得一个戴着黑框眼镜的清俊少年,嘴角微翘,带着一抹淡淡的笑容站在门前不远之处。

    看着眼前这个看似平平常常的少年,还有少年那讨人厌的笑容,马木秀眉头一耸,发燥地冷声道:“小子滚蛋,不然爷弄死你!”

    “马木秀?”彷小南静静地看着眼前这个脸带猥琐之色的中年男子,叹了口气。

    “你认识我?你是谁?”马木秀的眼瞳微微一缩,看着对面依然一脸淡然,但却让他暗暗惊疑的少年,沉声地道。

    “我是彷小南!”

    听着这清俊少年吐出的这个名字,马木秀微微一愣,突然觉得这个名字好耳熟。

    愣愣地看了这清俊少年两眼,马木秀突然心头一咯噔,骇然道:“彷小南!”

    彷小南微微一笑,点头道:“如假包换!”

    看着随意在屋内坐下的彷小南,马木秀带着额头之处的细微汗意,去泡了一杯茶,那是真的毕恭毕敬送了过来,道:“彷巡查使,请喝茶!”

    “多谢!”

    伸手接过茶,看了马木秀一眼之后,彷小南凑到嘴旁抿了一口,笑了笑道:“这毛尖倒是不错!”

    “呵呵...彷巡查使过奖了,也是朋友从信阳弄到的一点好货色,您要喜欢,回头我给您包上二两!”听着彷小南的言语,马木秀那紧张的心绪稍稍地平缓了几分,赶紧干笑着道。

    “不用客气!”彷小南淡声笑了一声,看向马木秀,道:“倒是没有想到,我这个巡查使刚上任没两天,你竟然也知晓了!”

    “当然,当然...彷巡查使乃是百年来最为杰出之年轻高手,就任镇守总府巡查使本就是理所应当,这上任此等大事,我等自然是知晓的!”马木秀讨好地笑道。

    彷小南点了点头,看了看四周屋内,轻轻地叹了口气。

    一旁的马木秀看着彷小南叹气,那心头更是紧张,欲言又止。

    “马先生看来最近际遇不佳??!彷小南淡声笑道。

    “呃...”马木秀伸手偷偷地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意,小心翼翼地看着彷小南,涩声地道:“此事...此事...还请彷巡查高抬贵手,马某也只是受人之托,所以才设下这等小局!”

    “呵呵...”彷小南轻笑了一声,他说的却不是这个意思,但自然也不明言,淡声笑道:“虽然是小局,但却也算巧妙!”

    “呵呵...彷巡查过誉了,过誉了!”听着这话,马木秀额头之上的汗意更浓了几分,小心翼翼地看着彷小南,不知道这位这般,到底是打算怎么处置自己。

    说起这个,要说不怕,那真是假的;这等之事说重不重,说轻不轻;这要是碰到别人还好说,反正还没伤筋动骨,这先天的身份,一般人多少还是会给几分面子。

    但面对这位近百年来最年轻的金刚境,而且还是镇守总府巡查使,马木秀心底那是一点底都没有;不知道这位到底要怎么处置自己。

    这真要上纲上线,自家这条小命要丢在对方手里,那也是无处述冤。

    “你别紧张,坐吧!”彷小南淡笑着看着这满头虚汗的马木秀。

    “哎哎...”马木秀老老实实地坐下。

    “马先生跨境才不久吧!”彷小南似乎随意地问道。

    “是是...这才跨境不到两年!”马木秀赶紧回道。

    彷小南暗暗点头,叹了口气看了看四周,道:“看来马先生这跨境只怕是耗费不少??!”

    听着彷小南这感叹的话语,马木秀那是如同遇见知音一般,只觉得是被说进了心底。

    “彷巡查使明鉴,我等散修,想要跨境,那是千难万难;就算是到了这关口,想要跨出这一步,都是非得倾家荡产不可!”

    马木秀说起来那是一把鼻涕一把泪,这要不是为了跨境,自家如何会被逼到这等地步。

    “彷巡查您是有所不知,这若不是因为跨境耗尽了在下这数十年的积蓄,马某...马某也不至于这般,唉...还请彷巡查宽宏大量,多多体恤我这浮萍散修!”

    彷小南心头也是无奈,原文还以为这回多少能够拿些好处,没想到竟然又是碰到这么一个比自己还穷的家伙。

    “行了行了...你也别装可怜了,说说吧...你这回是打算作甚?”彷小南淡声地道:“看样子,你不像是这种胆大妄为的人!”

    “我这还算胆大妄为?”马木秀心头暗暗想哭,这真胆大妄为的还能走到自己这等地步?

    想了想之后,便咬牙道:“彷巡查使明鉴,在下也是无奈...这几年资源耗尽,在下手中丝毫再无积蓄,实在是走投无路;这...这在下闻得那青木堂堂主还有半年便是过这七十寿辰,想着备一份礼物前去,打算托庇在青木堂之下,混口饭吃;这才做下了这等糊涂之事!”

    “青木堂堂主?”彷小南扬了扬眉,道:“杨青寿?”

    “呃...”听着彷小南随口便说出这青木堂主的名讳,丝毫没有任何忌讳的模样,马木秀这心头便更是小意了几分,点头应道:“正是!”

    “这杨青寿倒是有些运道,这十几年连破数境,现在差不多应当是通灵上境了,想来这炉鼎废却了不少??!”彷小南眼神轻闪,道。

    旁边的马木秀却是听得额头冒汗,这位小爷还真是了不得,竟然将这通灵上境的青木堂主丝毫不放在眼中!

    青木堂虽然不列入三家五派之列,但实力却是较之这几大门派弱不了多少;敢这般言语这位的堂主的,只怕这华夏还真没几人!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