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二百三十八章 软硬兼施
    青木堂堂主杨青寿亦正亦邪,实力强劲,少有人敢招惹。

    就算是敢招惹的那几位,因为这杨青寿极为难缠,也大多不想招惹。

    故而马木秀听着彷小南这般轻松的言语,心头更是惊骇,不知道这位到底是艺高胆大,还是单纯心气高。

    心头惊骇,马木秀缩着脖子,不敢再多言语。

    这时,却又听得对方,道:“马先生看来最近处境不好,我也不多为难!”

    “嘶...谢谢,多谢彷巡查使!”马木秀赶紧讨好的笑了两声,心头稍稍松了口气,却不敢完全放松,等着彷小南接下来的言语。

    “马先生这次出手,想来也是看中了这瑞丝缇娜,眼光不错??!”

    “呵呵...”马木秀额头之上又是一层汗意冒了出来。

    “刚好我也看中了!”彷小南微微地笑着,盯得马木秀满头大汗。

    “我与瑞丝缇娜的童总刚刚达成了合作的意向,准备进军整个华夏,将瑞丝缇娜开遍全国!”

    马木秀轻轻地咽了口口水,看着彷小南,这心头是又紧张又苦笑。

    “开遍全国...这位的野心还真不小,可这要是这么容易,天下修界那么多人,为什么除了那些底蕴深厚的大家族大门派,其他人能这样赚钱的那么少?”

    瞧着马木秀那无奈的目光,彷小南轻笑了一声,道:“我知道你不太相信,不过没关系...你现在不信也得信!”

    “信!信...当然信!”马木秀赶紧连连点头,道。

    “行了,那这事就这么定了!”

    “定了?”马木秀一愣,一脸茫然地看着彷小南。

    “瑞丝缇娜以后也算你一份,不过许多事情你得在那边坐镇,等开始扩张的时候,你还得四处巡查,确保不出问题!有问题,你就想办法解决!”

    彷小南淡淡地笑了,道:“只要你用心,我确保一年之内,你修炼所需,定然不再缺少,不至于像现在这般还得动用那些下作手段!”

    “嘶!”马木秀倒吸了一口气,定定地看了彷小南两眼,心头那是七上八下,不知道是该信还是不该信。

    只是这想了想,最后也只能是一咬牙,点头应了。

    不管此事到底是真是假,现在被人拿住把柄,也只有低头的份。

    这万一这位真不是信口开河,那就算是赚大了;否则若是要靠自家,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做到不缺资源这几字。

    见得马木秀点头,彷小南也不多言语,起身道:“行了,你明天就去瑞丝缇娜那边跟童总打声招呼见个面!”

    看着彷小南起身离去,马木秀赶紧也应了一声,送着彷小南出门。

    见着彷小南逐渐远去,马木秀脸上这才涌出了复杂的神色,半晌之后,这才狠狠地跺了跺脚,事到如今也没有选择了。

    这正要出门,手机便是响了。

    看着上边的那号码,马木秀微微地皱起了眉头,眼中一抹冷笑逐渐浮现。

    “什么?你不知道?呵呵...”马木秀的声音有些狰狞,看着地上的女子,嘲声笑道:“我当然知道你不知道!”

    “大师,你知道为什么还这样对我...”女子凄厉地叫道。

    “没办法,谁叫是你让我招惹上他的?”马木秀嘿嘿地笑着,轻轻地一指,寒声地道:“放心,我也不会让你死,只不过我终究要出口气,也要给那位一个交代!”

    童梓瑶第二天便看到了她的那位闺蜜,一脸悔悟地上门,满脸的痛改前非,甚至送上来一张十万元的支票,表示歉意,请求原谅!

    “对不起,梓瑶,是姐姐我错了,我不该...不该图谋你的店,这是一点小小的心意,请一定原谅我,一定原谅我!”

    看到这位闺蜜,童梓瑶轻轻地叹了口气,默默无语。

    见着童梓瑶不说话,这位闺蜜瞬间紧张了起来,颤声地道:“梓瑶,我知道我该死,我...我不是人...做了这样的错事,但请一定原谅我,你要是不原谅我...我就会活不下去!”

    “梓瑶,求求你原谅我,他说了...你要是不原谅我,姐姐我就真的会死!”这女人“噗通”一声跪倒在地,脸色惨白地看着童梓瑶哀求道:“梓瑶,我知道我对不起你,但你一定要救救我!”

    “救救我,梓瑶...只要你说一声原谅我,就行...”这女人颤抖着抱着童梓瑶的腿,脸上满是眼泪,伸出一根手指,可怜兮兮的颤声地道:“一声,真的...只要你说一声!”

    看着眼前的这个自己叫了许久姐姐的女人,童梓瑶微微地抬头闭了闭眼,叹了口气,伸手接过那张支票。

    “谢谢,谢谢你...梓瑶!”看着童梓瑶接过支票,这女人脸上满是喜悦,却依然满眼希冀和担心地盯着童梓瑶的嘴巴。

    “我原谅你!”童梓瑶轻轻地叹了口气,转身坐回到了自己的办公桌后边。

    “谢谢,谢谢你梓瑶!”这女人一边兴奋地感谢着,一边爬起身来擦去自己脸上的眼泪,飞一般地逃了出去。

    看着那个连滚带爬快速离去的身影,童梓瑶微微地抿紧了嘴唇,经历商场好些年了,也明白这世道的黑暗,但看到亲如姐妹的好友,竟然也到了这种地步,实在也是难受的紧。

    “童总!”

    就在童梓瑶还在发愣的时候,办公室的门口却是缓缓地走进一个人来。

    看着眼前这个有着一双三角眼,隐隐地有些猥琐,但眼中却隐隐带着一丝讨好之色的中年人;童梓瑶微微地一愣,看了看门外,竟然没有人引领,也没有服务员通报,这皱了皱眉,道:“你是?”

    “在下马木秀,那个...最近这些事,都是在下一时被那婆娘蒙蔽,才做下这等错事;彷巡查使特意让我来向童总认个错,另外以后在下就跟着童总;若是童总有任何指示,或者店里有任何麻烦,都由在下处理!”

    听着这话,童梓瑶心头微微地一紧,定定地看了眼前这个男人一眼,终于长长地舒了口气,缓声地笑着道:“原来是马先生,快请坐,请坐...以后就多多有劳了!”

    马木秀脸上的笑容也瞬间浓郁了起来,笑着坐下,道:“好好,童总客气客气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