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二百四十四章 你没消毒
    看着走在身旁,一脸淡然、仿佛刚才什么都没发生过的彷小南,白开明略微地沉默了一阵。

    终于缓声地笑道:“看来你很自信!”

    “对!”彷小南笑了笑。

    白开明淡声笑了笑,道:“其实这个测试现在确实已经很少用了,因为这个测试是会在总府留下档案的,一旦没有达到中级;有时候后果并不像林江强说的那么简单,中级以下的测试者会被巡查司和各地镇守重点关注,以防万一!”

    “所以府主曾说这个测试有些时候太过偏颇,不提倡过多使用,以后便渐渐地很少被动用!”

    “但某些特殊时候,这个还是很管用的,而且其实也很被人认可;你既然自己提出来做个,我想你定然是有信心的,那么做一个也是好事!”

    白开明看向彷小南,淡声地言语笑道:“但我还是想跟你说这些事,以免你万一后悔!”

    彷小南笑着点了点头:“嗯”

    见得彷小南依然没有任何改变心思的念头,白开明便笑了道:“辟邪针的测试上一回用还是五年前,当时有一个...跟你小两岁的小子被我下边的人逮住了!”

    “一个普通的强@奸案,原本不关我们什么事;但下头报上来了,这个小子有很大的嫌疑,而且有些特殊的手段,警察抓他不住?!?br />
    “当时刚好有一位巡查在当地,出手把那小子拿下来了了;有一定的证据证明他采补,但不明确!而且这小子还不满十八,这位巡查没有办法下定论,便带回了总府!”

    “这小子很谨慎,通过探查,发现他精神力极为凝聚,某方面天赋极佳;当时府里有几位都看上了这小子,甚至我们司里也有人看上了他;都在等着我这边的定论;若只是一些小问题,这几位都有打算收他为弟子,十八岁的孩子,好生教导,很多东西都还是可以纠正的!”

    “当时我们巡查司有些为难,普通探查手段在不伤及他根本的情况之下根本无法确认;面对那几位同僚的迫切压力,我也没脸面去惊扰府主!所以就带他做了一个辟邪针测试!”

    彷小南静静地听着,这时突然笑了道:“看来不太好!”

    “对,不太好!所以,他死了!”

    白开明轻轻地摇了摇头,道:“不过大家都很庆幸做了这个测试!因为他的测试结果是邪暗!”

    “邪暗!”彷小南微微一愣,愕然道:“他不是才十八岁?”

    “对...所以大家很庆幸!”白开明转头看了彷小南一眼,脸色愈发轻松了起来,笑道:“看来你真的很了解这个测试!”

    “以他的资质,若检测结果能够达到‘中等’,那几位同僚还是会有人考虑收下他;甚至就算是‘浑浊’这个级别,他也能够保住性命!”

    “但偏偏是‘邪暗’这个最差的结果,十八岁的就已经是‘邪暗’级别,体质和功法检测都不算太差,唯一的可能就是他的本性已经达到了无法逆转的程度;所以就算他没满十八岁,也被我巡查司灭杀!”

    彷小南点了点头,略微有些好奇,道:“府主什么时候不再提倡做这个检测的?”

    “十年前!”白开明笑着道:“若是现在做随机测试,大多数人的结果应该都是‘中等’这个级别;而我巡查司的使者在以前都是要做这个测试的,能成为巡查使者的差不多八成以上可以达到更好的‘清澈’这个级别!”

    “不过慢慢的,这个几率开始下降,到十年前最后一回,更是只有五成,虽然没出现浑浊这个级别,但依然让许多人很难堪,所以府主停止了巡查使的这项测试!”

    “哦...”听得这话,彷小南轻轻点头,笑了起来:“看来这个结果大家都不太喜欢!”

    “是啊,不太喜欢!哈哈...”白开明也哈哈笑了起来。

    两人很快的便来到后院的一栋小楼之内,走进了一间略微有些阴暗的房间内。

    房间不大,但里边的墙旁堆满了各式各样的柜子,一个模样有些苍老的老头正坐在一个桌子旁用软布轻轻地拭擦着什么。

    彷小南随意地瞄了一眼,便看出那是一件很有些古旧的刑具,一柄透骨针...

    这个玩意,在几十年前很是流行!

    “白巡查长?”听得脚步声,那老头眯了眯眼睛抬头看来,目光轻轻扫过白开明和彷小南身上,旋即满脸的褶子都打开了,堆满了笑容。

    但彷小南的眉头却不经意地微微一挑,这老头的眼神跟毒蛇一般阴冷,刚才被他扫过,心头都忍不住微微地一寒。

    “裘老...我们来做个测试?”对这个老头,白开明似乎也不太喜欢,冷声地道。

    “做测试?”裘老眼睛一亮,看了一眼彷小南,嘿嘿地笑着道:“又是辟邪针?这小子目光纯正,比上回那个还要正经几分,我喜欢!”

    彷小南撇了撇嘴,这老头果然是个变态...

    “还请裘老取出辟邪针,快些做完,我还有事!”白开明有些艰难地挤出一丝笑容。

    “行嘞,看我的,保管误不了你白巡查长的事!”似乎终于感觉出了白开明的不喜,老头干笑了一声,哼着小曲转身走进里边的一间小房间去。

    看着彷小南撇嘴的模样,白开明缓声地道:“不要紧张,裘老虽然性子有些怪,但做事倒是从未出过差错!”

    这正言语着,里边的老头便又哼着小曲,手中捧着一个盒子,眼中满是兴奋的盯着彷小南,就如同看到什么极让他兴奋的玩具一般。

    “来来...小同志,别紧张啊...我的手法最好了,一点都不疼!”

    裘老头嘿嘿地笑着,伸手从那盒子里拿出一枚长约半尺,上端大,下端尖,晶莹如同白玉一般的长针来。

    彷小南面无表情地伸出手指去。

    瞧着面无表情的彷小南,裘老头那嘴巴咧得更大了,脸上满是兴奋之色,伸手捏住彷小南的手指,便要将手头的针朝着彷小南的手指扎了过去。

    但他这针还在半空中,便听得彷小南淡声地道:“住手!”

    “住手?嘿嘿...小子,你到了我手里,还想跑?门都没有!”裘老头眼中兴奋之色更浓,得意地抓紧了彷小南的手指,哼了一声地便要继续扎下去。

    彷小南手轻轻地一抖,便从裘老头的手中脱手而出,盯着一脸愕然的裘老头,冷声地道:“你还没消毒!”

    听得这话,裘老头和一旁脸露疑惑的白开明两人脸色都是一僵...

    “没消毒...”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