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二百四十五章 测试开始
    彷小南能够挣脱他的掌控,让裘老头很惊疑而消毒这个要求,也让裘老头很无奈。

    他这辈子动用过的各种针具多不胜数,虽然这辟邪针到他手中才十年,但这可是辟邪针,什么时候有人要求消毒过?

    “白巡查长这怎么回事?”

    裘老头看了看自己的手,又看了看对面的彷小南,一脸的惊疑和古怪,看向白开明。

    “他也是金刚境!”看到裘老头受挫,白开明严肃的面容之上也难得地涌出了一抹笑意。

    “他也是金刚境?”裘老头脸色一变,惊骇地看了彷小南两眼,便又恍然地点了点头,道:“这么年轻的金刚境,难怪要做辟邪针测试!”

    说罢,裘老头便又翻了翻白眼,看着彷小南哼声道:“消毒?这可是辟邪针,诸邪不侵的辟邪针,小子”

    “消毒!”虽然对这枚传说中的辟邪针彷小南也十分好奇,但原则问题,是绝对不可退让的作为一名伟光正的临床医学生,这不消毒的玩意,你敢让它随便捅?

    “我这里从来没有消毒的,也没准备过!”裘老头有些恼火。

    “裘老,我记得你这里有酒精!”白开明在一旁淡声地道:“用这玩意泡一泡就行!”

    听着白开明的言语,看着彷小南一脸的坚持,裘老头只得轻哼了一声,从旁边的柜子里寻出一瓶酒精来。

    将这辟邪针在酒精里泡了泡这才冷着脸对着彷小南,道:“小子希望你运气好,可别弄出跟上回那小子一样,落个邪暗!”

    彷小南微微一笑:“谢谢关心,相对于邪暗,我觉得纯净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纯净?!”裘老头一愣之后,旋即便嘲声冷笑了起来,看向白开明道:“白巡查长,你告诉这小子听听,咱们这辟邪针测试近百年来有几个纯净?最近一位是哪位?”

    说起这个,白开明眼中也露出了感叹之色,看向彷小南,缓声笑道:“这一百年来,一共有三个纯净级!前两个都是在一甲子之前,最后一个是府主大人,在三十年前他老人家自己做的测试!所以,这纯净是不太可能,你只要能够达到清澈,甚至中等,都差不多了!”

    “听到没有小子难不成你还以为你能比得上府主大人?”裘老头嘿嘿地冷笑着看向着彷小南,道:“只要能混上一个中等,你小子这回就算赚大了!辟邪针测试的结果,没人能质疑!”

    彷小南笑了笑,也不再言语,自己弄了些酒精擦了擦手指,才伸了过去,道:“好吧,可以开始了!”

    “哼!”裘老头轻哼了一声,这才拿起那枚辟邪针狠狠地扎在彷小南的手指上。

    辟邪针是个好东西,据说在侦测邪恶方面,妙用无穷。

    不过在彷小南的记忆中,黄先生似乎也没有见过这个,只见得这枚长约半尺余的白玉长针,显得相当的古怪,或者是诡异。

    这辟邪针上粗下细,就如同一支加长了下端的水银体温计,唯一不同的是下端的尖细之处,相当锋锐,一点也不像是玉质。

    当然,彷小南也不会认为这辟邪针看起来像玉针便是玉石所制若真是一种玉石所制,这么细的针,估摸早已经断裂了。

    随着玉针扎破了彷小南的皮肤,辟邪针的针尖瞬间被彷小南的鲜血染红,然后一丝鲜红的纹路开始循着辟邪针的针尖朝上蔓延而去。

    白开明眉头微紧,死死地盯着那缓缓上延的那些纹路,表情严肃。

    而裘老头眼中的兴奋和期待之色却是愈发浓郁,辟邪针用到的机会不多,但每次他都很兴奋,特别是经过了五年前的那一次之后,让他对这次越发期待

    倒是彷小南相当淡定,眼中带着一丝好奇,微微地歪着头,看着这辟邪针的变化。

    随着鲜红的纹路蔓延到顶端,三人的目光都愈发凝聚,等待着辟邪针的变化。

    很快的,这些鲜红的纹路开始慢慢地弥散,化为一片淡淡的红色,将整个辟邪针都变幻成了淡红色。

    “开始了!嘿嘿!”裘老头兴奋地抬眼看了一眼彷小南,看着彷小南依然面容淡然,心头越发古怪。

    此时,辟邪针随着正式开始发生变化了,那淡红色的色彩开始慢慢的变淡

    “咦!”

    看着这反应,裘老头脸色微变,意外地轻呼了一声。

    旁边的白开明脸上也露出了一丝古怪之色,以前做这样的测试,都是颜色直接变灰,然后才开始真正出现趋向性的变化,怎么这回会是这样?

    彷小南第一回见到这种测试,此时看着两人的模样,眉头微微一拧,心头也涌出了一抹疑惑难道不是自己所想的那样?

    就在这时,裘老头脸色再变,愕然地道:“清澈级别?”

    “呃?这么快”看着辟邪针的颜色变成了淡淡的白色,白开明面容一松,也意外地道。

    这往次辟邪针做出反应,起码要比这次慢上两三秒的时间,才会开始正式出现征象的转变。

    像这种淡白色那就是清澈级别若是换成浅灰色那就是中等而若是变成深灰就是浑浊再变深为黑那就是邪暗级别。

    但印象中还从来没这么快过,不过这结果相当不错,看来宇文默看人还是挺准的,这小子还真不错!

    “清澈级别,啧啧小子你有福气了!”裘老头这时脸上露出了一抹淡淡的失望,不过看向彷小南眼中却少了方才的那些嘲笑,而是多了一份赞叹,甚至似乎还有些遗憾。

    彷小南笑了笑,正要言语,突然旁边的依然盯着那辟邪针的白开明却是失声地道:“纯净?这是纯净级别?”

    “纯净?呵呵白巡查长,这不可”听着白开明的言语,裘老头一愣之后,一边笑言着,一边向手中的辟邪针,看到这辟邪针这时已经不再是淡白色,而是似乎正在逐渐地恢复它首先的纯白颜色,那舌头也是一僵,这最后一个“能”字,愣是瞬间卡在了喉咙之中。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