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二百四十七章 就是这么简单
    接下来的事情就相当简单了。

    喝了一杯茶,顺手在某份文件上签了个字,领到了一张身份卡片,彷小南便悠哉悠哉地离开了镇守总府。

    真说起来,并不正式属于镇守总府编制内的巡查使便就是这么简单。

    只要巡查司这边通过认可了,走个手续,签个字,领张卡;然后回去将巡查使守则看两遍,这接下来两年你就是正儿八经的巡查使者了。

    看着手中这张身份证大小,除了背面的国徽变成了一条盘龙之外之外,其他规格近乎一般无二的巡查使证件,彷小南轻轻地笑了笑,放回了口袋里;然后在那首先领路少年那羡慕的目送之下,顺着那幽静的小道下景山而去。

    只是此时,在看似平静的镇守总府院内,却是热闹非凡。

    “进来!”

    听着门口传来的轻轻敲门声,谭千亩心情极佳地放下手中的茶杯,看着那边缓缓推门而入的一人,笑着挥手,道:“老张啊,来来坐坐坐!”

    旁边的属下看到来人,赶紧起身恭敬地道:“张巡查长!”

    “嗯!”张巡查长点了点头,然后便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

    那属下给张巡查长泡了杯茶,便退到一旁垂手站着;他是谭千亩亲信不错,但明里下,特别是面对这等手握重权的巡查长不敢有丝毫不敬。

    看着张巡查长那似乎有些阴郁的神色,谭千亩轻轻地朝着属下挥了挥手。

    属下会意地小心退出办公室去,将门轻轻关上。

    “怎么了老张?你们北区出什么事了吗?怎么这副脸色”谭千亩笑呵呵地道:“难道那陶金成又出什么幺蛾子了?”

    “司长陶金成倒是没出什么幺蛾子,不过你应当还不知道吧?那白开明带着彷小南去做了辟邪针测试!”张巡查长一双细长的双目中闪过阴冷。

    “哦我知晓这事,怎么样?结果出来了?”听得这话,瞧着张巡查长的表情,谭千亩眉头微紧,原本方才心头的愉悦渐渐的有些消散,突然有些不太好的预感。

    “出来了!”张巡查长看了一眼谭千亩,缓声地道:“是纯净级别!”

    “什么?”谭千亩愣了愣神,愕然地看向张巡查长:“老张,你说…什么级别?”

    对于谭千亩的反应,张巡查长一点都不意外,苦笑道:“我说是纯净级别,跟府主一样!”

    “嘶”谭千亩骤然地倒吸了一口凉气。

    端起茶杯缓缓地抿了一口,定了定神,脸色已经一片阴沉的谭千亩这才看向张巡查长,冷声道:“没问题”

    “不会有问题,裘老头出了报告!”张巡查长眯了眯眼睛,摇头道:“宇文的运气还真是好!”

    谭千亩的眼睛也眯了眯,又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点了点头,将眼中的一抹失望深深的掩饰了起来,道:“看来老师应该也会知晓此事!”

    “这是自然!”张巡查长叹了口气,道:“不过还好只是一个巡查使,本身修为已经金刚了,不然”

    “呵呵也没什么;宇文已经是关门弟子,老师不可能再收徒;与我们也没什么关系了,只是那林家这回麻烦却是大了!”谭千亩轻哼了一声:“纯净级别的巡查使,这就算是掉半根毫毛,白开明都会跟对方死杠!”

    “是啊哎…”张巡查长轻哼了一声,附和道:“老徐向来跟林家走得近,估摸就他会有些头疼!也没咱什么事!”

    说罢之后,张巡查长便起身,道:“行了诶,我就是担心您不知道,特意来说一声我先回去了,还几个报告还没看!”

    “去吧去吧我也还两份文件没签!”谭千亩起身稍稍地送了送。

    “张巡查长您慢走!”外边的属下恭敬地送了送这张巡查长,这才又走回办公室来。

    等他关上办公室的门,回过头来,便发现谭司长脸色已经是一片铁青,这心头骤然便是一寒,刚还轻松愉快的气氛,不知何时已经烟消云散。

    心头微微惊疑,这一下是怎么了?

    林江强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险些把手中的啤酒杯给摔落到地上去了。

    倒是一旁的那个雄壮男子,微微一愣之后,旋即便惊叹地笑了起来,道:“了不起!要不是辟邪针测试不可能作假,我真的难以相信!”

    林江强喘着粗气,瞪圆了眼睛,死死地看着眼前的雄壮男子,突然端起杯子仰头”咕咚咕咚”两口将杯中的啤酒全部喝下,然后狠狠地将杯子顿在桌上,转身便走,一边走,一边哼声道:“不行,我得找司长去,这样的人怎么着都得弄到咱们武镇司来!”

    “去吧去吧…老林,但我跟你讲,去也是白去,司长不会管这样的事!”雄壮男子呵呵地笑着道。

    “不管我就去找府主…二十来岁的金刚,而且还是纯净级别,这样的人若是到了咱们武镇司,说不得将来又是一个神通境…”林江强头也不回地咬牙道。

    雄壮男子耸了耸肩,不再言语什么。

    远在千里之外的林大长老,此时的脸色更是难看至极,地上一只极品紫砂茶杯早已经是碎裂成了几块。

    “纯净级别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是纯净级别级别!”林大长老手微微地有些发抖,目光有些散乱发直。

    作为三家五派中有数的大家族,这每年都会有两个巡查使者的名额;虽然最近几年送过去的林家子弟都没有再进行辟邪针的测试,但林大长老对辟邪针测试自然清楚的紧。

    一个被辟邪针判定为纯净级别的镇守总府巡查使,或许并不具有什么实际的现实意义;

    同样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除了可以大致判定出一个人的整体阴暗程度之外,辟邪针测试也并不具有太大的意义;

    但一旦到了极致,比如说邪暗,仰或是纯净;这判定意义就非同小可;后边隐藏的东西,却惊人至极。

    就如同五年前的那个被测定为邪暗的少年人,原本能够被确定的罪行最多不过是被废;但却被巡查司直接灭杀。

    而作为邪暗对立面的纯净,代表着这个被测试者,本身所修炼的功法便绝对是光明正大的性质,不会沾染任何邪暗;同时也代表其内心的纯净程度。

    若是内心偏向阴暗,那么就算是他本身修炼的功法再怎么光明正大,也不可能出现纯净级别,最多也就是能达到清澈,或者是中等,而不可能是纯净。

    可想而知,一个内心纯净光明,修炼功法也纯净光明的人;基本上任何龌蹉事儿都不可能能够栽到对方头上;就算是这个人真做出什么邪魔外道的事,只要没有足够的证据,也没有人会相信。

    就算真有足够的证据,只怕也会被人质疑是否被栽赃!

    原本要对付一个镇守总府的巡查使者,这困难程度和风险已经是极大;而一个纯净级别的镇守总府巡查使者,要对付他,只要他不自寻死路,基本上就不太可能。

    更别说一个纯净级别的巡查使者,必然会被那位修界第一人那杨那府主所关注到。

    林大长老此时已经被这个消息,彻底的打击到了极致…

    而接下来林家需要作出怎么样的反应而应对,似乎已经别无选择!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