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二百五十二章 打了小的出来老的(上)
    “嗯?”

    年轻人看了一眼彷小南,眼中微微地露出了一丝惊疑,但旋即便认出了旁边的彷小北。

    这立马想明白了一些什么,目光一寒,便沉声喝道:“滚出去!这里也是你们能撒野的地方!”

    “呵呵…”看着眼前森冷着目光走近前来的年轻人,彷小南淡笑了一声,道:“你胆子不小,竟然敢碰我弟弟!”

    “你们胆子才不小,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竟然敢来这里;最后警告你们一次,滚出去,否则今天你们就算不死也得给我躺着出去!”年轻人愕然地冷笑了一声,便寒声地道。

    “小梁,跟他们啰嗦什么,赶紧处理了,莫要惊着老爷子!”后边的门房老头低声怒道。

    被老头这么一催,年轻人冷哼了一声,伸手便朝着站在前边的彷小南抓了过来:“这可是你们自找的!”

    年轻人目露残忍之色,看着彷小南的脖子,眼前这个家伙总有一种让他觉得不太舒服的感觉;不过很快,这家伙便要求饶了。

    上午出手的时候,还不敢太重,但现在这不怕死的敢来这里捣乱;只要不弄死了,就不会有一点问题。

    但就在他心头因为某些残忍而微微兴奋的时候,突然发现对面那只待宰羔羊眼中露出了一抹淡淡的嘲讽之色。

    他还没反应过来,眼前便是一花,紧接着手腕之处,随着“咔擦”一声响,便是一阵剧痛传来。

    “啊…”骤然而来的剧痛加上惊恐和骇然,年轻人瞬间惨叫一声,反应还算迅速地一脚朝着彷小南踹了过去,同时逼退对方,同时要收回自己可能已经骨折的右手。

    彷小南冷笑了一声,左脚轻轻地一弹,便点在了那袭来的脚腕之上;只听得又是“咔嚓”一声脆响,年轻人这次的惨叫之声愈发的骇人。

    随着彷小南松开手,年轻人这时已经顾不上自己的手腕,左手虚虚地抱着自己的右脚,跌倒在地;满头大汗,惊恐地看着眼前的彷小南,闷声痛哼着…

    “来…来人啊,来人??!”

    随着老头的惊惧叫声,内院快步地又冲出一个短发年轻人来。

    看着躺在地上的同伴,那短发年轻人脸色一变,护在同伴身前,右手轻轻地一抖,手中便多了一柄黑亮的匕首;警惕地看着彷小南。

    “小心…他至少是先天!”躺在地上的年轻人,强忍住疼痛警告道。

    “先天?”短发年轻人脸色微变,两人同是凝气期,这能轻易打伤同伴的,对方绝对强过自己两人,但这时被同伴确认,短发年轻人也忍不住地心头一紧。

    先天和凝气虽然只是一境之差,却是天差地别。

    “你…你是什么人,竟然敢擅闯杨总府邸,还蓄意伤人!难道不怕巡查司么?”年轻人咬了咬牙,沉声警告道。

    彷小南理也不理对方的言语,只是转头看向身后的彷小北,道:“这个人有没有动手?”

    “没有…他只在一旁看着,主要是杨世兴和他!”眼中带着一抹淡淡兴奋的彷小北,指了指地上的那人,道。

    这时,短发年轻人才注意到了彷小南身后的彷小北,定睛一看,脸色便是一变,上午这少年说他哥哥的时候,他还不在意,但却没想到,对方竟然真是有特殊来头的。

    这想了想,便咬牙沉声地道:“这位兄台,不管什么事情都可商量;但这处乃是杨总府邸,你若是敢乱来,可是犯大忌讳的;只怕巡查司不会放过你,到时…”

    “呵呵,你二人身为修士,竟然肆意对普通人出手,难道就不怕巡查司?”彷小南冷笑了一声,道。

    短发年轻人,脸色再次微微一变,这深吸了口气,正要言语;突然身后却是再次传来一个冷喝声:“该死的,竟然敢到我家来闹事,胆子不??!警卫,把他们拿下;要是敢顽抗,当场击毙!”

    看着来人,彷小北脸色一惊,便是恨声地道:“哥,就是他,他就是杨世兴!”

    看了一眼两个持枪的警卫,短发年轻人稍稍松了口气,退后了一步,看向彷小南,缓声地道:“这位兄台,这子弹可是不长眼睛;现在你离开,咱们还可作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说到这处,短发年轻人目光微寒,凛声地道:“否则真要闹出什么事来,巡查司可不会站在你那边!”

    “宋明,你跟他说什么,敢来我家闹事,打死也是活该!”杨世兴寒声冷笑了一声,又看向彷小北,阴声笑道:“嘿嘿…倒是没想到你小子还真够胆;你哥哥能打又怎么样?敢来我家闹事,这可是你自己送上门来!”

    看着两个持枪警卫,彷小北脸色也是有些泛白,这咬了咬牙正要说话,便见得自己哥哥轻轻地抬了抬手。

    彷小南随意地看了两个身着便装,手中举枪对着自己的两个便衣警卫;又看了看杨世兴,只见的这小子模样还算周正,但却满脸骄横阴冷之色,嘴角不由地露出了一丝嘲讽笑意。

    “不愧是横行京师的老杨家独孙,这气势…啧啧!”彷小南轻叹了一声,旋即声音一冷,道:“不过你这次却是惹错了人!”

    这话音刚落,手轻轻地一抖,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

    便见得两个持枪警卫,闷哼了一声,手中的枪悄然落地;那手腕之上赫然插着一根明晃晃的银针。

    就在两个警卫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影一闪。

    “啪啪!”

    杨世兴刚还只来得及眨了眨眼,两边脸上便是一疼,然后胸口之处,正中一脚,直接倒飞了出去。

    “砰!”地一声闷响,直接地撞到了身后的墙上,这才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嚎,掉落了下来。

    “不想死,就不要动!”彷小南轻轻朝着两个正要伸手去捡枪的警卫摇了摇自己的手指,清俊的脸庞之上满是淡淡的森冷危险笑容。

    看着彷小南眼中透出的危险气息,两个警卫浑身微微一僵,终于是没有再去捡枪,只是缓缓后退,其中一人扶起地上的杨世兴,另一人护在杨世兴身前。

    “这位兄台,你现在住手还来得及!”短发年轻人脸色发白地手持短刀,也护在了杨世兴身前,看着彷小南,厉声地道:“你要真敢在这里闹事,巡查司一旦来人,那后果你应当知晓!”

    “巡查司?”彷小南嘴角微微一翘,正要言语,突然那后院却是又缓步走出一人,寒声地道:“何人敢来杨府闹事,找死么?”

    看到来人,那正摸着自己滚烫脸庞,看着自己刚刚吐出来的血中带着两颗牙齿,而满脸羞怒、惨哼不已的杨世兴,眼睛一亮,嘶声嚎叫道:“许师傅,许师傅…他敢打我,他竟然敢打我,你快替我报仇,替我报仇??!”

    那持刀的短发年轻人,看到来人,这时脸色也是一松,恭声地道:“师父,您什么时候回来的?”

    “世兴莫急,世兴莫急…我一定会替你讨回公道!”那许师傅看着杨世兴满嘴是血,但明显伤得并不是太重,心头也是稍安;安抚了两句之后,这才又看了地上半躺着的那年轻人一眼,目光一寒之后,这才看向彷小南。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