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二百五十三章 打了小的出来老的(中)
    “你是什么人?胆敢在此放肆!”

    许师傅这看了两眼,看清彷小南的模样和大致年纪,面容便是一沉,再瞄了两眼还没能从地上起来的弟子,面容更是一怒,沉声喝道。

    “你不用管我是什么人,把杨雄城叫出来,他孙子打伤了我弟弟,还重伤了他人,今日我来便是要他给个交代!”看着这满脸怒色的许师傅,彷小南眉头一挑,冷声道。

    “放肆!杨老的名字也是你能随便叫的?”许师傅阴声喝斥道:“你既然敢在杨府乱来,不但敢伤我弟子,而且还打伤杨老独孙,看来今日老夫不得不给你些教训!”

    “许师傅,他敢打我,你给我打死他,打死他??!咳咳...”后边杨世兴这刚刚怒吼了两声,便捂着胸口又狠命的咳了起来。

    “呵呵...”

    听着那杨世兴的吼叫声,彷小南轻笑了一声,瞧着眼前头发微白的中年人,淡声地道:“多少也是一个接近金刚的先天,竟然甘做世俗走狗!看来这些年这杨家给你好处不少!”

    被彷小南一口喝破自己的实力,中年人面容骤然大变,眼中闪过了一抹惊骇,这些年虽然他一直被杨家供奉,但却向来低调,知晓他存在和真正实力的人并不多。

    死死地又看了彷小南两眼之后,这般年纪面对自己还能这般淡定,有这般底气,只怕其出身来历极为不凡。

    这般想着,这许师傅突然一下却没有了首先那种咄咄逼人之色。

    只是皱紧了眉头,眼露警惕之色,看着彷小南,沉声地道:“你到底是何人?出身何派?难道你家长辈没有教过你一些禁令吗?”

    “禁令?你打算用什么禁令来吓唬我?”彷小南轻笑了一声。

    许师傅脸色阴沉地看着彷小南,沉声地道:“杨总身为高级领导,根据镇守总府禁令,任何修士不得冒犯!难道你敢违反镇守总府的禁令不成?”

    “呵呵...不得冒犯?那指的是中政局的那些位,杨雄城可不够这个资格!”彷小南轻笑了一声。

    许师傅脸色微变,阴沉着脸看了彷小南两眼,沉声地道:“镇守总府禁令也曾言,高级领导修士无故也不得冒犯!”

    “无故冒犯?他这孙子打伤我弟弟,我找他聊聊,这算无故?这算冒犯?”彷小南轻轻地摇了摇头道:“他若不愿出来,那也行...待我打断杨世兴几根骨头,这事便也算了了!”

    “许师傅...咳咳,他不但敢打我,还敢威胁我爷爷,你还不动手?”后边杨世兴这时终于缓过气来,在后边嘶声竭力地叫着。

    被杨世兴这般一吼,许师傅这时也终于有些老脸扛不住了,阴声冷道:“小子,你到底是什么人,出身何派?否则若真要被老夫伤了,可莫怪老夫手下不留情了!”

    “呵呵,一个小小先天,竟然敢放这等大话!”听着这话,彷小南看了这许师傅一眼,脸上不屑之色渐浓。

    瞧着彷小南脸上的不屑之意,许师傅脸色一寒,这踏前一步便准备动手。

    彷小南微微皱了皱眉头,轻哼了一声,眉头微挑之间,一股淡淡的气息随之逸散;那双瞳之内,更是有着一抹淡淡的金色隐现。

    “呃...”感受着这股气息的出现,这刚刚作势,准备出手的许师傅突然浑身一僵,方才那等自信之色骤然消散,只剩满脸骇然之色的盯着彷小南。

    “你...你...你竟然是金刚境!”许师傅惊骇的看着眼前的彷小南,颤声地道:“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彷小南嘴角微微一翘,淡声道:“赶紧把杨雄城叫出来,别耽误我的时间!”

    “你...”看着浑身逸散着强大气息的彷小南,许师傅的嘴唇微微地抖了抖,深吸了口气,定了定神,这才咬牙继续道:“这里是燕京,就算你是金刚境,但你要是敢乱来,总府巡查司可不是吃素的!”

    彷小南有些不耐地伸手从口袋里摸出一张卡片,朝着这许师傅亮了亮。

    看着那卡片的那条盘龙,以及下边的“巡查”二字;许师傅骤然失神,突然想起了什么一般,骇然地失声道:“巡查司?金刚境...你...你是彷小南?”

    “你说呢?”对于对方终于认出了自己,彷小南也有些无奈。

    这里若不是燕京,若不是自己现在刚刚正式入列巡查使者,要注意身份场合,不能肆意乱出手,早就一掌劈了他,还用折腾到现在?

    这许师傅深吸了两口气,定了定神,这脸上突然一下便是堆满了笑容:“彷巡查使,对不住,对不住...在下实在是有眼无珠,不知是是巡查使来到;请巡查使里边奉茶...我这便请老爷子出来与您说话,请请请...”

    这一边侧身让到一侧请彷小南入内,一边狠狠地瞪了那边还不甘心,正要继续出声的杨世兴一眼;生怕这家伙没眼力劲再坏事。

    至于旁边他两个弟子,这时更是大气都不敢出。

    作为散修,本就不敢招惹什么大派。

    三师徒在这燕京,依仗着杨家的供奉,加上镇守总府在,一般真正的高手也不敢在燕京随意妄为,三人倒是过得悠哉悠哉。

    但今儿突然碰到彷小南,碰到了这等实力和背景都强悍至极的存在,那是彻底的吓住了。

    这要是没做亏心思,真要碰到巡查司也不用怕;可这三师徒平日受着这杨家的供奉,哪能不做什么违规之事;就今日这等之凌强欺弱事情,更是不少见。

    此刻都浑身颤巍巍地小心陪着彷小南,生怕再惹恼了这位,把三人彻底掏个底朝天,那就完蛋了。

    那边的杨世兴虽然张狂跋扈,但却也不是蠢人,看着平日眼高于顶的许师傅这般模样,还被许师傅那般警告的瞪了一眼,这只能是憋着一口气,不敢再言语。

    只想着,等下老爷子出来了,总会想法子给自己出这口气。

    看着对方这般前倨后卑,彷小北这心头也是大畅,昂着头瞧着那还半躺在地上没能起身的杨世兴冷哼了一声,跟着哥哥身后大步傲然前去。

    两兄弟在客厅中稍坐,许师傅一边叫人奉茶,一边便急步朝着里边的书房走去。

    “什么?兴儿你被人打了?混账!”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