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二百六十七章 纯阴之气
    “呲啦…”

    彷小南能够清晰的感觉到手中凌风有些艰难地斩破银甲尸脖子,然后一拖拉,割破皮肤、肌肉等等七七八八,传来的滞涩感;刀刃在那骨头之上拖动,发出难听的一丝尖锐之声。

    腥臭的暗绿色体液顺着那伤口流了出来,让人莫名有些兴奋,但彷小南脸色却是骤然大变,整个人毫无姿势和美感的往猛然滚了出去。

    “撕拉…”

    彷小南能够清晰地感觉到胸口处传来的尖锐痛感,以及那锋锐的指甲在自己的皮肤之上划破的一道一道伤痕。

    心头终于稍稍地松了口气,双手便已经握住了那短短的凌风,低喝一声,朝着那爪子斩了过去。

    那边那双昏黄阴冷的眼睛中对于没有能够一爪掏出对方的心脏,闪过了一抹惊疑,旋即便硬生生后退了两步,避过彷小南这一刀。

    得势不饶人的彷小南,左手一抖一道低阶乱神符砸出,同时再次一刀朝着银甲尸斩了过去。

    看到了这一团灵光的爆发,银甲尸眼中闪过一丝愤怒和惧意,再次后退,不敢硬杠,瞬间便被彷小南逼退了两三步。

    随着银甲尸的动作,那脖子上巨大的伤口,暗绿色的体液正在加速不停地流着。

    彷小南再次一道乱神符砸出,手中的凌风也再次砍出。

    如此般的三番两次,随着那暗绿色的体液流出越来越多,那便银甲尸的动作也越来越慢。

    终于,似乎感觉到彷小南手中的那些不时爆出的灵光,似乎并没有首先那般的吓人,银甲尸终于有些不耐了,低低地嘶吼了一声,不再管这些灵光,猛然地朝着彷小南扑上来。

    彷小南的嘴角微微翘起,等的就是现在。

    一道中阶乱神符瞬间浮现在手中,然后直接在空气中化为一团灵光,直接地将这银甲尸笼罩在其中;就在这银甲尸身躯微微一僵的同时,一道迅疾的刀锋狠狠地斩在了那道巨大伤口之上。

    强大的反震力依然传来,但随之一颤,手中的凌风一轻,彷小南也大大地松了口气。

    银甲尸的脑袋斜斜地挂在那肩头,这时那双昏黄的眼中终于多了一丝冷冽也不甘,定定地看了彷小南两眼之后,终于栽倒在地。

    看着这银甲尸倒地,彷小南长长的舒了口气,靠着通道道壁缓缓地坐落在地,掏出水壶,仰头猛喝了两口,又喘了口气,才站起身来,大步地朝着前方走去。

    落魂沙就在前边不远之处了…

    看着眼前看似幽深而且小了好一轮的墓道,彷小南微微眯着眼睛深吸了口气,感觉着一丝似有若无的精粹阴气从里边缓缓飘出,轻轻地点了点头。

    这条墓道不大,也不深,彷小南小心翼翼地往里走了百米不到,便到了尽头。

    在这条墓道的尽头,有一个米许高的小石台,石台之上有一个石质的雕花盆子。

    盆子不大,但却十分的精致,上边刻着一些古怪的花卉,彷小南只是看了两眼,便确认正是传说只长在黄泉旁的彼岸花。

    伸手弹了弹这石盆,只听得发出一阵阵清脆无比的声音,就犹如弹在铁石上一般。

    收回手,彷小南小心翼翼地看了看着盆子里,只见的盆子里边此时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对于这个,彷小南似乎并不意外,缓缓抬起头来,便只见得在盆子上方的石壁之上,一个狰狞的鬼头正俯身死死地盯着彷小南。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一眼看去,彷小南还是被稍稍地吓了一跳。

    这鬼头乃是石质,但却栩栩如生,头生双角,青面獠牙,特别是那鬼头俯瞰而下,双目传神,更是摄人至极。

    看了看着鬼头,彷小南轻轻地伸出手去,拉住那双角,轻轻地往下一拉。

    只听得那鬼头的大嘴突然张开,一阵清脆的沙沙声传来,一股亮黑有若宝石一般的细沙从那口中流出。

    彷小南手中早准备了一个大口玻璃瓶,随手便接住了这股细沙。

    只听得一阵“叮叮叮?!钡暮锰糁?,这些细沙全部落入这玻璃瓶中。

    随着这些细沙的散落,一根清凉至极的气息在这空气中缓缓蔓延了出来。

    这便是落魂沙所蕴含之纯阴之气…”

    这些纯阴之气,乃是天地之间所蕴含的阴气,与赵小玉那等玄阴姹女之阴气不同;人体不可直接利用吸收,但用来炼药、或淬体之类,却是效果极佳。

    更是许多邪门外道所渴望之至宝。

    当然,对于修炼长生道的彷小南来说,也是极好的东西。

    彷小南反复地拉这鬼头双角,那细沙便不停流下,直到将这玻璃瓶装满了小半瓶之后,才不再流出。

    “唉…比想象中少??!”盖上瓶盖,彷小南轻轻地摇了摇手中的瓶子,听着里边传出清脆的沙沙声,叹了口气,两百年就积蓄了这么一些。

    但感受着手中瓶子的重量,又有些满意,这落魂沙虽然不多,但却份量相当重;而且人不可太贪,这等天材异宝,能有这么小半瓶已经是相当不错了。

    若是想要太多,那就得下二层去。

    不过这二层,彷小南现在是打死不敢去的,虽然身怀护身之宝;但以金刚境的实力,鲁莽下去,却依然是自寻死路。

    这一层便已经有银甲尸出没,二层只怕百分百有金甲尸;那可是近乎神通境实力的家伙,若是没有那杨那等实力,还是莫要乱跑算了。

    所谓人心不足蛇吞象,太贪心撑死的绝对是自己。

    将瓶子小心翼翼地在背包中放好,刚刚走出这条小墓道,便看得外边正有四五头的铜甲尸在附近打转,估摸是被纯阴之气引来的。

    彷小南不敢迟疑,大步便跑,既然这铜甲尸已经被吸引过来了,保不准还会有银甲尸。

    铜甲尸们一个个张牙舞爪地试图拦下彷小南,获取一份血食;自然还是拦彷小南不住的,反倒是被斩断了几根手指头,纷纷地追着后边而去。

    就在彷小南离开这处不多时,一个灰白色的身影便到了这墓道口处;只见的这银甲尸轻轻地抽了抽鼻子,眼中露出了一抹贪婪之色,四处张望了一下,闻了闻,便顺着彷小南的去路,快速追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