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二百六十九章 古怪的婴孩
    “呼哧、呼哧”

    伸手一把捞住石台顶端的边缘,彷小南脸上露出了一抹兴奋和期待,用力攀了上去。

    头刚刚露出一半,彷小南便迫不及待地朝着石台中央望去。

    这阴灵草也无需多了,有个十几二十颗的这趟便值了。

    既然都过去两百年了,只要这两百年没人进来采走,这这个数目的阴灵草自然也是会有的。

    只是这一眼看去,彷小南的眼睛瞬间瞪圆,原本脸上的兴奋和期待猛然地转变为惊骇和愕然。

    甚至只听得“哎呦”一声,骇然之下的彷小南,甚至一个不防,手下一软,竟然就这般直接滚落了下去。

    狠狠摔落在地的彷小南,愣愣地抬头看着上边的石台,半晌没有能够回得过神来。

    直到外边那些僵尸的脚步声越来越清晰,彷小南这才咬了咬牙,再次朝着石台台顶攀了上去。

    “幻觉!一定是幻觉!”

    想着方才看到的景象,彷小南一边喃喃地念叨着,一边咬牙继续朝着上边爬了上去:“绝对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伸手再次捞住了那石台顶端的边缘,彷小南深吸了口气,缓缓地伸出头,朝着石台中间看去。

    这一眼看去,彷小南的眼睛再次瞪圆

    “呃?可这怎么可能?真的有?竟然是真的!”

    看着对面那双单纯纯净看着自己的大眼睛,彷小南傻傻地张了张嘴,想说什么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咯咯咯”看着彷小南那傻乎乎的表情,那双眼睛的主人似乎非???,咧开胖嘟嘟的小嘴,高兴地笑着;甚至还举起两只胖乎乎的小手,朝着彷小南伸了过来,似乎是想要他抱。

    看着眼前这个趴在石台正中央几颗阴灵草中间的胖娃娃,彷小南眨了眨眼睛,眼中依然不敢相信;直到后边传来了僵尸的嘶吼声,这才猛然探身而起,爬上这高大三米的石台。

    普通的铜甲尸要爬上这个石台是比较难的,但对于两个银甲尸自然是没有问题。

    两头银甲尸朝着四周看了看,没有发现彷小南的身影,旋即便反应过来,开始蹦起来,试图爬上石台。

    但刚蹦起来两下,便被彷小南两刀照着头顶劈落;被彷小南占据有利地势的银甲尸在下方咆哮不已,但却又毫无办法。

    彷小南站在这平台之上,一边警戒着两头银甲尸,又小心翼翼地注意着上边那个趴在平台之上的胖娃娃,不敢轻易靠近。

    此时,他的脑海中一片混杂,此时他基本上已经可以确认,自己看到的绝对不是幻觉,在这个石台的中间,在那几颗阴灵草的中间,确实是趴着一个十个月左右大小、赤身**的胖娃娃。

    可为什么这样的婴儿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墓穴里?出现在这样一个?;姆牡胤?;而且,还衣服什么的也没穿,趴在这冰冷的石台之上,还能这样笑嘻嘻地看着自己?

    这不科学!

    难道是什么邪祟之物?彷小南一边戒备着下边的两头银甲尸,一边戒备着这个有些诡异的婴孩。

    但偏偏,隔着这么一米多远,彷小南却是丝毫感觉不到这婴儿的异常;甚至彷小南那强大的感知都能够让他感觉到,这婴孩身上传来的淡淡体温;甚至还能感觉到对方的心跳以及那血脉运行的细微声音。

    这一切都清晰地告诉他,这个婴孩应该不是什么邪祟之物。

    但这一切都不符合常理,在这等原本阴灵草的产处之地,这等阴气聚集之地,一个赤身**的婴儿,竟然丝毫没有任何不适之意;甚至还一脸可爱的看着自己,要自己抱,这完全不正常。

    不止是不正常,简直诡异的很。

    看着那正不停地看着自己发出“咯咯咯”笑声,看起来可爱的紧的婴孩,彷小南只觉得自己的背心之处一阵阵的发寒。

    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嘶”

    这时身后又是一阵厉风袭来,彷小南反手一刀劈了过去。

    只听得“铛”地一声,那头银甲尸又被他劈了下去。

    随着这头银甲尸被劈落,彷小南脸色微变,手中一团灵光爆开,狠狠地朝着对面砸了过去;趁着这头从另一个方向袭来的银甲尸骤然中招没有能够反应过来,脚下一顿,朝着对面又猛冲了过去,又是一刀,将这银甲尸劈落。

    看着周围聚集的越来越多的僵尸,伸手抖了抖自己那被对方震得一阵酥麻的手腕,彷小南脸色阴沉,又回头看了一眼那正看着自己“咯咯”笑个不停的婴孩,咬了咬牙,缓步地走了过去。

    见得彷小南走过来,那婴孩笑得越发开心了,两条胖乎乎有若莲藕一般的手臂,再次伸起,要他抱。

    看着这婴孩那纯净无暇的笑容,彷小南咬牙走到一边,一边戒备着,一边小心翼翼从旁边拔出一颗阴灵草。

    看到彷小南没有抱他,而是在他身旁扯草,那婴孩委屈地瘪了瘪嘴巴,费力地掉转一个方向,朝向彷小南,又呵呵笑着伸出手来。

    彷小南小心地戒备着这婴孩,伸手又快速地扯了两颗阴灵草。

    这时,旁边嘶吼声又起,彷小南赶紧冲过去,一连两刀,这才算是把这头银甲尸劈了下去。

    趁着这头银甲尸被劈落,彷小南又赶紧扯了两三颗阴灵草,只是看着那婴孩心头却是愈发古怪了起来。

    这个到底是什么?

    若是邪祟,与这些银甲尸夹攻的话,自己完全没有抵抗之力;但它却丝毫未动,仿佛就是只想要自己抱一般?

    看着下边将整个石台完全包围的两头目光阴厉的银甲尸和诸多铜甲尸,彷小南又回头看了看那仅剩的两、三颗阴灵草,又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几颗,这迟疑了一下之后,终于决定放弃。

    当下将阴灵草往背包里一放,便要跳下那石台去。

    但这时,身后却是“呜哇”一声,哭声传来。

    彷小南愕然转头看去,却见得那胖乎乎的婴孩,见得自己要离去,这时竟然是伸着双手,满脸泪珠地坐在那地看着自己哭了起来。

    “爸爸”

    见得彷小南回头,那婴孩满脸泪珠的脸上却是又开始冒出了笑容,一边挥舞着胖乎乎手臂,甚至结结巴巴地喊出这两个字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