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二百七十四章 谷内对峙
    “难道是天地之精所幻化之异宝?”

    瞧着那金甲尸的反应,玄魂子心惊之余,却是两眼放光,死死地盯着身前彷小南怀中的那个婴孩,只觉得露出的那条粉嫩胳膊都在放着宝光。

    这等奇妙大墓,神秘莫测,已经算是天材异宝之阴晶石散落各处,若是真出这等可幻化人形的异宝,那似乎也不奇怪。

    传说中那等参人芝马不也是这等存在?

    否则,这金甲尸为何不直接动手,反而是只要留下这娃娃来?

    玄魂子这时心头一阵不自觉的暗颤,若是有这等天材异宝给自己,只怕瞬间通灵,甚至神通也不得而知。

    一边想着,玄魂子一边看了一眼旁边的鲁道林,只见得鲁道林此时也两眼发直,看着前边的彷小南,方才还只是腿抖,现在连手都抖了起来;很明显,这厮只怕也想到了。

    只是这会,这娃娃被金甲尸盯上了,大家伙只怕只有看着的份;可能够靠这个娃娃,大伙能够逃得生天,那也不错了。

    就在玄魂子和鲁道林这般惋惜想着的时候,突觉一道雷霆平地而起!

    “抱歉,这是我儿子,请让让!”

    彷小南右手指若拈花,一道细微的闪电,在那手指之间轻轻跳跃环绕。

    虽然细微,甚至仅此一缕,但却气息惊人

    原本站在那处,稳若泰山的金甲尸,随着这缕闪电的出现,也忍不住骇然之间,倒退了一步。

    一双猩红的目光,死死地盯着彷小南手指间的那道闪电,眼中畏惧之色不言而喻。

    清净之雷,天生清净,辟邪降魔,乃是阴邪之物的克星。

    看着金甲尸这般模样,彷小南心头大松一口气;这金甲尸灵智比那银甲尸更高,果然清净之雷对其的威慑效果也非同一般。

    “多谢!”当下电光微闪间,彷小南大步朝前踏去。

    那金甲尸看着彷小南大步往前而来,不由得眼中凶光一冒,“呼啦”一声,手中长矛朝着彷小南头部,如同闪电一般一矛捅至。

    “死!”

    就在这阴寒彻骨如磨刀之声刚起,彷小南放在胸前那拈花掌指之间,电光升腾

    “刺啦!”

    一道闪电腾空而起,朝着那长矛缠绕而至

    见得手中长矛即将撞上那闪电,那金甲尸眼中惊惧之色一闪而逝,手一松,闷哼一声,便见得那矛顿空而落,坠落在地,发出“铛泠泠”地一阵落地滚动之声。

    而这金甲尸却已经是退出数丈之远

    指若拈花,电光微闪,强行维持着这清净之雷不时细微闪动,越过最后一个箭道之时,彷小南已经是脸色惨白

    任如他现已经是金刚境界,虽然也只是间断维持这清净之雷,这短短的半个小时,近乎已经是竭尽了他全部气力。

    越过箭道之后,那金甲尸终于未有再追来,而玄魂子和鲁道林两人早已经是在他吸引了那金甲尸的注意力之下,逃窜而去。

    站在墓道门口,回头遥望了一眼那漆黑的墓道,想来应该不会有僵尸再追来,彷小南终于松了口气。

    看了看时间,现在已经是凌晨三点,距离天亮还有差不多三个小时。

    低头看着怀中似乎睡得很香的娃娃,彷小南微微凝了凝眉,静静地看着娃娃良久,似乎想到了什么,手指突然一阵快速地掐动,眉头轻佻,便盘膝在门口坐下。

    将娃娃抱在手中,靠着墓道道壁,微微闭目调息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此时外边逐渐的晨曦微露。

    在这大墓之外、天风谷内,有两群人正在悄然对峙

    “莫肖明你落魂崖的胆子也太大了吧?竟然敢在黑省如此明目张胆?”

    “呵呵姓黄,你吓唬谁???就凭你小小一个黄家可不够格在我落魂崖面前叫唤!”

    “哼,莫肖明,我黄家乃是黑省镇守;奉令镇守此处,你落魂崖敢乱来?”

    “呵有本事你把北区武镇司的人叫来,老子就怕你,否则就别吓叫唤!我落魂崖专修魂灵阴尸之道,这等宝地你黄家想独占,门都没有!”

    两个头发斑白的老头,隔着三五丈远,互相恐吓喝骂;身后各自一群人也是剑拔弩张,大有一言不合,便开干的架势。

    而玄魂子和鲁道林两人正被监控在其中一群人之后,脸色惨白。

    不过还好两老头都明显有些顾忌,这互骂了一顿之后,谁也奈何不了谁,终于都口干舌燥退下阵来。

    其中一个脸色阴沉的老头,接过属下恭敬送过来的水喝了大半瓶,缓了缓气,转头看着对面的人群目光阴冷的冷哼了一声,这才走到玄魂子面前。

    死死地看了玄魂子两眼,看得玄魂子浑身都是一阵发颤,这才阴测测地笑道:“玄魂子,你胆子不小??!这等宝地,你竟然瞒而不报!”

    玄魂子脸色一白,“噗通”一声跪倒在地,颤声地道:“师叔饶命,师叔饶命!”

    “呵呵饶命?若不是有人胆子没你大,否则这事就被你给瞒了过去!”老头嘿嘿地阴冷笑道:“门内炼魂之刑,你可是知道的,还不赶紧将墓内情况道来?若是详细道来,为门内立下些许功劳,或许你还能免去这炼魂之苦!”

    听得这话,玄魂子脸色更是一白,颤声地道:“师叔,弟子有要事相禀,还望师叔开恩!”

    “要事?”老头眼皮微微一跳,看着玄魂子那模样,看了看四周,挥了挥手。

    看着周围之人都闪到一边,这才压低声音,寒声道:“说来听听,若是能立得大功,老夫就做主免你一死!”

    “是是,谢师叔,多谢师叔!”

    随着天际越来越亮,墓内的彷小南那一直低垂的眼眸也骤然地睁开,缓缓起身,看了看时间,又认真看了两眼依然还在酣睡的娃娃,然后伸手打开墓门。

    随着墓门打开,此时外边透过那密密麻麻悬挂的藤蔓隐隐地透进来几缕微光,一股微凉而清新的气息蔓延而来。

    彷小南长舒了口气,伸手轻轻掀开遮在娃娃头上的衣衫,看了看还在甜甜沉睡的娃娃,再伸手捋开垂在眼前的这些藤蔓,缓步走了出去。

    在彷小南跨步走出藤蔓之时,东边的山头之上,正好红彤彤的太阳刚好露出了半个头,大地仅存的那一丝寒意随着阳光的逐渐蔓延而缓缓消散。

    一缕晨曦刚好地随着彷小南跨步走出藤蔓之外,缓缓地照在他的头上,还有娃娃的脸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