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郊野岭之中,李浩坐在一张电脑椅上,右手还拿着一支签字笔,左手捧着一本《linux内核源代码分析》,目瞪口呆地望着四周。

    远处是连绵起伏的山峦,周围全是郁郁葱葱的树木,清晨的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射下,形成粗细不一的光柱。树上传来鸟儿清脆婉转叫声,晨风吹过,树叶响起哗哗声音。

    举目所见,没有一个人影,没有一幢楼房。

    李浩惊骇万分地看着周围的景物,上一刻他还在华夏理工大学的宿舍里,刚才眼前一片蓝光闪耀,他一瞬间有失重的感觉,然后就连人带椅出现在这荒野了。

    这莫非是传说中的穿越?!

    他只觉得头皮发麻,一阵阵寒意从心底冒起。愣了半晌,他突然想起什么,伸手哆哆嗦嗦地从裤兜里掏出手机,看了看手机屏幕,果然显示没有找到网络信号。

    李浩从电脑椅上下来,一个人孤零零地在站在这荒郊野岭,内心中茫然、无助、惊惧、疑惑,百般滋味交集心头。

    仔细看了一下周围,他忽然发觉山林间似乎有条小路,这是附近唯一人工留下的痕迹。李浩迟疑了一下,就沿着这条小路走下去。在这里呆下去也不是办法,总得搞清楚自己的处境。

    顺着山势转了一个弯,可以看到山坡下有一条黄土劣实的大路,路上有稀稀疏疏有几个行人。

    古装!一眼看去,那几个行人穿着古装衣裳。

    真是穿越了,李浩脚一软,一屁股坐到地上,整个人像走了魂似的。

    也不知坐了多久,山下那条道路已经走过了几拨行人和一群挑夫。

    就在茫然不知所措时,李浩似乎听到一个柔和的女声:“超级虫洞试启成功,是否开启虫洞返回主世界?”

    “我要回去!”李浩脱口而出地说一句,说完之后他才意识到不妥,立即跳起来四下张望:“谁?”

    四野无人,这一刻就连山下的道路也有没行人。

    李浩正惊疑间,眼前倏地一点蓝光亮起,蓝光逐渐扩大,形成一个透明的光圈,光圈慢慢扩大,直径达两米左右才停下来。

    视线能穿过光圈,光圈里的东西他熟悉到不能再熟悉了,正中是一张书桌,书桌上摆放了一台又厚又旧的笔记本电脑,书桌旁边是双层的铁床。这正是自己在华夏理工大学的宿舍。

    李浩想也不想,一步就跨过光圈,他太渴望回到熟悉的环境了。通过光圈时,他全身似乎越过一层障碍,有极短暂的失重感觉,然后马上就恢复正常了。

    定睛一看,已经回到自己的宿舍里了,李浩转头再看,身后那个光圈依旧存在,静静地悬浮着。

    光圈边缘是一圈蓝光,蓝光附近的空间微微扭曲,像水波一样荡漾。透过光圈看去,可以看到刚才的树林,晨风过处,树木枝叶轻轻摇曳。

    那个光圈渐渐变小,最终收缩成一个蓝点,然后消失不见。

    李浩退了两步,回到自己的床铺边,一屁股坐下,张大嘴巴喘着粗气。

    过了不知多久,李浩才回过神来,想着就觉得一阵后怕。如果孤身一人被困在那个时空,再也见不到父母亲人,再也见不到朋友同学,整个世界里没有一个熟人,那该怎么办?

    李浩到洗手间里用力洗了几把脸,心情才慢慢地平静下来。

    刚才……不是自己的幻觉吧。应该不是,起码宿舍里少了一张电脑椅。

    这不科学??!

    李浩是华夏理工大学电子工程系二年级的学生。两天前学??挤攀罴?,同一宿舍的三个同学早已回家了。而李浩要留在这里打暑期工,所以宿舍中只有他一个人。

    李浩家里是农村的,学校高昂的学费对他家里是个沉重的负担,他一直勤工俭学,学费都是自己赚来的。上学两年,不但没花家里的钱,隔三差五还寄一些钱回去。

    虽然刚才的灵异事件令他心悸不已,但今天是打暑期工的第一天,他花了很多精力才找到这份暑期工,没有这份工作,他就交不起下学期的学费了,也无法寄钱回家减轻父母的负担。无论如何,这时总不能不去上班的。

    看到窗外阳光高照,李浩心中不禁暗呼:“糟了,迟到啦?!?br />
    他取出手机一看,已经九点多钟了。刚才穿越的意外,让他耽搁了一个多小时。

    早餐也顾不得吃了,匆匆出了校门,乘公交车赶到软件园。上班地点是软件园中的一家公司,这份暑期工是帮这家软件公司填代码,也就是常称的“码农”。

    当他气喘吁吁地赶到上班地点,走进办公室时,和他一起打暑期工的同学早已被分配了任务,正在默默地敲着键盘。

    “李浩,你来一下我办公室?!惫灸歉龇释反蠖娜耸虏烤沓鱿至?。

    李浩一走进办公室,人事部经理劈头就骂:“现在几点了?一头猪也比你更有时间观念。公司请你来是做事的,不是请你来当大爷的?!?br />
    李浩心底暗暗吐槽:“是的,一头猪比我更有时间观念,你比我更有时间观念?!笨谥腥吹溃骸皊orry,经理,今天是有特殊情况?!?br />
    “什么特殊情况?所有特殊情况都是借口,你别说在路上堵车堵了一个多小时?!?br />
    “是……呃……”李浩一时哑口无言。迟到真正的理由绝对不能说的,今早那种遭遇只能让它烂在肚里。说出去别人也不会相信,万一相信了就更加麻烦。

    “你不用来上班了,我们公司不需要这么无组织无纪律的人?!?br />
    “今天确实有特殊情况,我一定不会再迟到的,今天耽误的工作我自己加班补上??梢愿乙淮位崧??”这份暑期工的薪水挺高的,李浩还想争取一下。

    “我已经通知另一个学生来上班了,你回去吧?!?br />
    李浩见人事经理态度极为坚决,知道已经无可挽回了,他也不习惯哀求别人,便离开了这家公司。

    他一走,人事经理马上拨了个电话:“小冬吗?我已经赶走一个人了,下午你来上班就行。呵呵,不用谢,我和你老爸是老交情了,这点事能不帮忙吗?!?br />
    不一会,公司副总裁兼开发部的经理过来了:“李浩来了吗?最难的那部分程序我留给他编写了,这小伙子很厉害呀,编程的功底没得说。上一次面试实操时,他十分钟就搞定了那么长的代码,一次调试就直接通过,别人两个小时能弄好就不错了。真不愧是华夏工大的高才生!”

    “李浩刚才来了,迟到了一个多小时。我跟他说了两句,让他下次别迟到了,他竟然就发脾气走了,说再也不来这上班了。现在的年轻人啊……”人事经理摇头叹息不已。

    “这……真正的技术高手多少会有点脾气的,你再打个电话劝劝他,给他加薪水也行,尽量要留住他,人才难得啊。多这样一个人,整个项目都能够推快不少?!?br />
    人事经理的脸色顿时有点难看了,他敷衍道:“行,我一会再试试看,不过我看他肯回来的机会不大?!?br />
    ……

    精心挑选的一份暑期工,就这么完蛋了。

    李浩除了打这份暑期工外,还做一份钟点工,每天晚上帮学校最近的餐厅涮一个小时的盘子。这份钟点工是这学期开学就开始做的。

    由于早上的离奇事件,而且又丢了一份暑期工,所以晚上李浩有点心不在焉,竟然失手打碎了三个瓷碟。

    平时失手打碎碗碟也没什么,但今天也许是李浩的倒霉日,餐厅的老板刚好和老婆吵架,鼓了一肚子的闷气,当他听到一个接一个的碟子破碎声,登时火冒三丈,对李浩一通大骂。

    骂得相当难听,李浩登时忍不住,打个钟点工而已,又不是老板出气筒,他当场便辞了工,领了薪水走人。

    李浩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理工大学的宿舍,这下惨了,假期的收入来源断得七七八八了。只剩下一份给电子类杂志、报纸写稿的赚职,这点收入远远不够。

    自己下学期的学费还没着落,妹妹今年高考,已经被一家重点大学录取了,她的学费也没着落。母亲长年体弱多病,营养再跟不上身体会出大问题。但母亲为了自己和妹妹省够学费,有时病发了也不肯去医院,宁愿拖着,连医药费都想省下来。

    想起这些,李浩耳边似乎响起了母亲那咳嗽声,他鼻子一酸,眼睛有点湿润了。

    钱啊,万恶的人民币,自己实在太需要这个了。赶紧上网找找,看还有什么暑期工可以做的。

    李浩来到自己的电脑桌,桌子前空荡荡的,自己的电脑椅……唉,不知道流落在哪个时空了。按下电脑的电源键,拉过同学的一张电脑椅坐下来,双手支着下巴,等待自己这台爷爷辈的笔记本启动。

    手背支着下巴,李浩忽然看到左腕上有一个圆形的图案,又像纹身,又像胎记。这图案比一枚硬币还小,上面有很多蓝色的纹路。嗯?什么时候多了这个图案的?

    李浩伸手指去揉那图案,指尖用力一按那图案,左腕上立即升起一片光幕。光幕上无数符号闪动,充满着科幻色彩,然后光幕上闪出一行中文:“同步翻译完成,超级虫洞启动中……”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