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科幻末世 > 超级虫洞 > 第六章 奇珍异宝阁(下)
    莫凡正看得出神,忽然一阵香气传过来,不远处另一个伙计道:“各位乡亲父老,这是本店秘制的香水。只要滴一滴,立即清香满屋。大家闻一闻,这香气多香啊?!?br />
    莫凡走近深深吸了一口气,一股清香沁人心脾,这香水也是个好东西啊,他问道:“这香水多少钱一瓶?”

    “这位秀才公,只需80贯钱,就可以买下一整瓶?!?br />
    “80贯!好贵!”莫凡道,“不过我不是秀才,我是举人?!?br />
    “原来是举人老爷,小的失敬了?!被锛拼蟪砸痪?,这书生年纪轻轻,居然就考取了举人功名,看来前途无限啊。

    那伙计立即从柜台后取出一本书,道:“举人老爷,您买这本字帖吧。这是本店秘制的水写字帖,用干净的毛笔醮清水,就可以直接在上面写字,清水变得像墨迹,就和墨水写的一样。只要晾干,又可以重复醮清水写?!?br />
    那伙计挠挠头道:“用东家的话说,这叫什么……对了,叫低碳环保。最适合您这种有身份的举人老爷。东家说这字帖还是很出名的,叫什么……”他一时想不起名字。

    莫凡指着字帖道:“是《多宝塔碑》,颜真卿的帖,当然出名了,听说过颜筋柳骨吗?”他看着伙计瞠目不知所答的样子,觉得自己对牛弹琴了,不再继续这个话题,问道,“真的能用清水写字显现墨迹?”

    “当然能够!”伙计收好放大镜,反正这玩艺一时也卖不出去,看的人多,但出得起价的人不多??囱矍罢馕痪偃死弦怯星闹?,这伙计转而卖力推荐水写帖和空白的水写布。

    伙计取出一枝新的毛笔和一碗清水,将毛笔递给莫凡,“举人老爷,您试试!”

    莫凡接过毛笔,醮了醮清水,疑惑道:“就这么写?”

    伙计点头道:“就这么写!”

    笔尖一触水写布,清水果然在上面显现墨迹。莫凡惊叹不已:“真的能用清水写字??!你们的东家是谁?能够制作出这些神奇之物,真是一代异人。这水写帖多少钱?”

    “只需30贯,就能买下这反复使用水写帖?!被锛瓢蠢詈扑?,每次报价前加“只需”“仅仅”这类字眼,给人一种物超所值之感。

    “有意思,我买下了?!?br />
    虽然又花了30贯,但毕竟是买书法有关的东西,料想父亲大人也不会说什么。

    莫凡让书童交钱,又问:“你们店里的东西好贵,不知道最贵的是什么?!?br />
    伙计指了指楼上道:“最贵的是二楼上的望远镜,8000贯。用那玩艺看远处的东西,就跟在眼前的一样?!?br />
    “这么神奇?倒要见识一下?!蹦猜踅啪屯ザ?。

    二楼同样有很多新奇古怪的货物,莫凡问了一下,来到靠近窗口的位置。只见三脚架上摆放着一个圆筒形的物件,那物件通体黑漆漆,一头大,一头细,大的那一头正对着窗外。

    一个衣着华丽的少年公子站在那物件旁边,将眼睛凑到很细的那一头,往里面看去。他一边看,还一边啧啧称赞:“几条街外的人,看起来就在我面前一样。哇,府衙方向那个小娘子很漂亮啊?!?br />
    莫凡踮高脚往窗外看去,极远处有几个小黑点,这么远了,那些人是男是女都分不清了,还能看得清面容?他对伙计道:“也让我看一下?!?br />
    那伙计道:“这望远镜值8000贯,是很贵重的物品,本来不允许试看的,但为了让客人了解这货物,所以允许交100文钱,然后试看一炷香时间。如果客人最后决定不买,这100文恕不退回了?!?br />
    看一下也收钱?莫凡不禁感慨,这奇珍异宝阁的东家太会赚钱了。

    莫凡好奇心已被勾起,区区100文钱他自然不放在眼中,马上让书童又交钱。

    李浩将高倍望远镜定一个奇高的价格,根本不是想卖出去的,而是一早就打定注意,对试看的客人收费。每人100文,如果看的人多了,这收费也相当可观。

    轮到莫凡了,伙计点燃一根新香,就让莫凡上前观看。莫凡眼睛凑上前一看,他看到好几条街外的行人。莫凡离开望远镜看了一下,那里的人都是小黑点一般,但在望远镜里,五官相貌都看得清清楚楚。

    “望远镜,这名字起得好,果然望得很远?!?br />
    试看了望远镜之后,莫凡又在店内逛了一圈,惊叹于这店铺里的每样东西。

    这里的货物千奇百怪,每一样东西都是他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甚至有些东西他做梦也想不到。一切太神奇了!

    有一种东西叫手表,上弦之后可以计时,看一看指针走到哪里,就可以知道精确的时辰,比水漏精确得多了。

    有一种东西叫太阳眼镜,那些太阳眼镜戴上后,整天空颜色都变了,太阳一点也不刺眼,周围的光线被调节过,眼睛非常舒服?;褂幸恢纸欣匣ㄑ劬?,据说专门给上了年纪的人戴。莫凡想改天让父亲大人来试一试,这老花眼镜说不定适用。

    有一种东西叫沐浴露,据说用它洗澡后全身舒爽。莫凡虽然没试过,但他对这奇珍异宝阁已经充满信心,这东西肯定有其神奇之处。

    莫凡算是大开眼界了,正在他惊叹不已之时,却听到传来了声音:“刚才在店外,我好像听到兄台说想砸我的招牌?”

    莫凡转头一看,只见身后站着一老一少两人,其中那个年轻人问道:“不知小店的招牌有何不妥之处,竟然让兄台要砸之而后快?”

    莫凡脸上惊讶的神色一闪而过,然后脸上微微涨红,他抱拳道:“小弟莫凡,草字文修,未请教兄台高姓大名?!?br />
    李浩也学他的样子,文绉绉道:“在下李浩?!?br />
    “李兄与这间奇珍异宝阁是什么关系?”

    “这店正是在下所开?!?br />
    “原来李兄就是奇珍异宝阁的东主,失敬失敬。所谓砸招牌只是小弟一时失口,贵店每一件物品都可称得上是绝世奇珍,奇珍异宝阁这个招牌实至名归。小弟口无遮拦,在此向子然兄道歉了!”着说,莫凡深深一揖。宋朝的商人将招牌看得很重,砸招牌之说确实有点过份了。

    李浩之前只是一句玩笑之言,不想这莫凡坦荡荡的道歉,这人倒是可以结交一下,而且他对这个时代的书生有几分好奇,他摆手道:“算了算了,莫兄也是无心之失。今日能与莫兄相见亦是有缘,相请不如偶遇,不如我作东,请莫兄到对面太白楼饮上几杯?!?br />
    莫凡喜道:“那太好了,正要向李兄请教。不过还是由小弟作东吧,就当是对刚才出言无状的赔罪,不然小弟过意不去?!?br />
    “言重了,言重了?!崩詈莆⒊烈?,转头对管家丁福小声说了几句,丁福连连点头,去拿来一个盒子。

    李浩接过盒子递给莫凡,道:“既然莫兄执意要请客,那小弟就叨扰了。我看莫兄对书法和绘画一定是在行的,这一盒是作画的调色颜料,用清水化开即可使用。这小玩艺就送给莫兄了?!闭庖缓忻朗跹樟?,盒子和里面每一支颜料的商标文字已用刀片刮掉了。

    “这……李兄,你店里任何一样都是世间罕见的宝贝,这么贵重的礼物,小弟怎敢收下?!?br />
    李浩呵呵笑道:“这东西不值什么钱,不过是绘画的颜料而已,画出来的画才值钱,到时小弟可要厚颜向莫兄讨要一幅了?!?br />
    莫凡是豁达之人,稍稍犹豫了一下,也就接接过了盒子?!凹热蝗绱?,多谢李兄了。到时小弟再带画来向李兄讨教。不过小弟的画难登大雅之堂,倒是舍妹在绘画上面颇有心得?!?br />
    两人一边聊一边出了奇珍异宝阁,一起来到街道斜对面的太白楼,找了个屏风隔开的雅座坐下。

    莫凡点了十几样小菜,并让伙计上了两壶酒。莫凡的书童上前斟满了两杯酒,又退到一旁站立侍候。

    两人互敬了两杯酒,莫凡终于忍不住问道:“李兄,那水写布太神奇了,小弟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清水写上去就变成了墨汁?而且为什么凉干了之后墨迹就消失了,又可以反复使用?”

    “呃,”李浩还真的不知道水写布的原理,他心里暗暗吐槽,我又不是蓝猫,能够回答十万个为什么。

    李浩摇了摇头道:“这是海外最高明的工匠所制,具体制作方法是别人家传之秘,小弟也不清楚?!?br />
    “哦!”莫凡微觉失望,紧接着又问:“那放大镜看东西,为什么可以比原来大得多?!?br />
    凸透镜的原理李浩倒是很清楚的,毕竟是名牌大学理工类学生,既然这土著如此好奇,便向他解说一下吧,只是不知道他能够理解多少?!拔颐强吹蕉鞫际且蛭泄庀?。而这放大镜是由一种叫玻璃的透明物质做成,光线通过玻璃会产生折射……”

    李浩将凸透镜的原理娓娓道来,说到莫凡不解之处,还叫酒楼伙计取来清水,当场在水写布上画出光线折射的简易图。

    李浩末了又道:“折射现象很常见,不知道莫兄是否叉过鱼。光线经过折射,鱼实际的位置其实在比看到的更下一些,叉鱼的时候要往鱼的稍下方叉去,才可以叉中鱼。又比如将一根筷子斜插在水里,看起来筷子像弯折了一样?!彼底庞只艘环愣嬲凵涞耐?。

    出乎李浩的意料,这莫凡接受能力很强,经过李浩一番深入浅出的解释,居然能听明白。也正因为如此,莫凡鼓起金鱼一样的眼珠瞪着李浩,那样子就像看到李浩脸上突然多了一朵花。

    莫凡心底的震惊无与伦比,生活之中习以为常的现象,引申出去竟然包含了如此丰富的道理,眼前这人的学识真是渊深如海。

    莫凡看着水写布渐渐淡去的图案,若有所思道:“李兄刚才似乎言之未尽,想必这里还有更多的道理,请李兄为愚弟再解说解说?!?br />
    李浩眼一反,你丫的真当我是你的物理老师?义务为你上几堂光学课?我倒是可以再说下去,但再深入下去你听得明白吗,比如用斯涅尔公式计算折射率,涉及入射角折射角正弦之比,你丫的一个土著,根本就不懂三角函数,如果听得明白除非太阳从西边升起。

    李浩摆手道:“格物万象,究理天人,我也不过略懂皮毛,无法再引申下去,而且这些学问太枯燥。咱们还是谈谈别的?!?br />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