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科幻末世 > 超级虫洞 > 第十二章 鸡兔同笼是算术难题
    李府厅堂里,李浩坐在正中的椅子上,喝一口可乐,吃一块双色马蹄糕;吃一块马蹄糕,再喝一口可乐。

    主世界的饮料,北宋的糕点,在两个世界中,也只有自己一个人可以这么搭配着吃喝,味道很不错。

    管家丁福则在下面汇报着:“少爷,催记牙行提供了十几间可供出租的店铺,我筛选之后,挑了其中三间,等少爷你作最后定夺?!?br />
    李浩吩咐丁福找新店铺,选取大宋第一间照相馆的地址。丁福今天一早就向李浩汇报结果。

    “嗯,”李浩听了之后,随口问,“我们这就去看看,先看距离奇珍异宝阁最近的一间,如果合适,就选那里吧,省得麻烦?!?br />
    “好的,少爷,我这就准备马车?!?br />
    李浩吃完了糕点就出发,在仆人们的簇拥下往泉州城繁华地段而去。

    看过待租店铺之后,李浩感觉相当满意,也就不继续看了,让丁福租下这里。这里距离奇珍异宝阁很近了,两者相差不过八十多米,既然到了这里,李浩顺便到奇珍异宝阁去看一下。

    李浩坐马车里,微闭双眼似乎在闭目养神,其实原力感应蔓延开去,马路上的情形清晰地映在脑海里。现在他的原力又已进了一大步,已经能控制150克重的物件,控制范围也扩展到45米。此刻他坐在马车里,对马路两旁商店里正在发生的事都能知道得一清二楚。

    很快马车在奇珍异宝阁门口停了下来,店铺里面依然是闹哄哄的,人流非常密集。当然了,看的人多,能够出得起价的人太少了。

    不过,奇珍异宝阁的名声已打响,据说连杭州、扬州都有人听说过奇珍异宝阁,甚至杭州有富翁专门派人来买东西。

    李浩一下马车,门口有伙计匆匆走来:“少爷,您出的题目有人答出来了!”

    “题目?什么题目?”

    “少爷您贴在二楼上的算术题,您说能答出来的人可以做账房先生?!?br />
    “哦,对,这么久才有人算出来吗?”李浩记起来了,他想招一些水平高的账房先生,便贴出了两道古代算术的问题,难度也就是主世界小学算术应用题的水平,谁知这么久才有人算出来。

    既然有人算出来了,李浩当然要见一见,当他看到到伙计带来的人,一下子惊愕了。

    答出题目的是两个少女,准确来说是两个男装打扮的美少女。

    特别是其中一个,长着清秀脱俗的瓜子脸,一双弯弯的柳叶眉。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像两汪清澈而不染半丝杂质的泉水。人们常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有着这样一双眼睛的人,多半有着纯真的赤子之心吧。她脸上的肌肤像婴儿般娇嫩,白里透红,吹弹得破,配上鲜红湿润的樱唇,真是天使一样脸孔。

    脸蛋倒是和天使的一样,但身材却比魔鬼的差了一些。她胸前的隆起被男装的书生袍遮掩了,只能看到两座微微纹起的小山丘??上О?,如果是穿了女装,应该更加养眼的。

    即使穿了男装,身材看不清,但就凭这张脸蛋,也是足以祸害人间的红颜祸水了。李浩电脑壁纸收藏很多美女明星、美女模特的图片,和眼前这少女一比,图片里的美女有九成以上要黯然失色。而那些电脑壁纸里的美女,还加持了化妆和灯光的这类buff,而眼前这美女只是素颜,这中间相差就更远了。

    李浩道:“小姑娘,数学有点基础嘛,不错不错。有没兴趣来李氏商行当账房?”

    那少女错愕了一下,随即俏脸微微涨红,“我这才叫有点基???你出的那两道题目,一道是《孙子算经》里的鸡兔同笼问题,一道是《九章算术》里的盈不足问题,都是顶尖的算术难题好不好?能解出这两道题,居然只配当个账房先生?”

    这回轮到李浩错愕了,“不是吧,鸡免同笼这种小学生应用题也算得上难题?还是顶尖的难题?不会的,大宋的数学水平没理由这么差?!?br />
    李浩的惊讶在那少女眼中,成了不折不扣的卖弄,用主世界的话来说,就是不折不扣的装b。那少女愤然道:“你……狂妄之徒!”

    绝色美女的一颦一笑,都充满着动人风韵,这少女薄怒的情态落在李浩眼中,特别的养眼。

    李浩笑道:“我说的是事实,如果这种事实让你觉得我狂妄,那我就狂妄好了?!?br />
    那少女怒道:“你不但狂妄,还赖皮,还……”这少女显然深受淑女式教育的熏陶,实在是不会骂人,骂了赖皮之后,竟然就一时想不出其他骂人的词了。

    李浩微笑道:“我这么谦虚的人被你当成狂妄就算了,但我哪里赖皮了?我说的都是事实。这样吧,我们来打个赌。在数学方面任你出题,如果有我答错的,这奇珍异宝阁里的东西任你取走一件,怎么样?但如果我都能答出,你出点什么彩头?”

    周围的人倒抽一口凉气,这打赌的赌注太大了,奇珍异宝阁里面某些货物价值连城的啊。那少女也怔了一下,想不到李浩竟敢拿出如此赌注,莫非在他在算术上真的有惊世才学?那少女一时拿不出价值相等的东西来打赌,毕竟奇珍异宝阁有些东西,一件就价值几千上万贯,她虽出身巨富家庭,但这么惊人的赌约绝对拿不出来。

    虽然那少女有必赢的自信,却没有相应的赌注。

    李浩见她不说话,笑道:“我看小娘子也是也是读书的,书法应该很好。这样吧,如果你输了,你就按我的要求抄一首诗给我?!?br />
    围观的人齐声惊叹,一幅字居然可以相当于奇珍异宝阁里任何一件货物?世间上有这么贵的字吗?别说本朝苏轼、黄庭坚、米芾、蔡京这些人,就算是书圣王羲之的传世真迹,也不一定这么值钱。

    那少女一听,想也不想就答应了,“好,那我出题了?!?br />
    李浩做了个“请”的动作,道:“到店里面慢慢谈,你想出多少道题都可以。丁福,准备几张水写布?!?br />
    两人进了奇珍异宝阁,来到伙计们的休息室,这里没客人来打扰,正适合用来解答数学题。

    那少女开始出题了,用清水在水写布上写下了几道题。李浩接过一看,不禁笑了,上面的古文翻译过来就是:

    “用绳子测量井深,把绳三折来量,井外余4米,把绳四折来量,井外余1米,求井深和绳长?!?br />
    “100个大人和小孩共吃100个馒头,已知大人每人吃3个,小孩3人合吃一个。大人和小孩各有多少?”

    一连好几道都是类似的题目。

    李浩摇了摇头,笑道:“二元一次方程组,你出点难一些的行吗?”说着在水写布上设了x、y两个未知数,倾刻解出答案。

    对于李浩能解答出来,那少女并不觉得奇怪,她是先出较浅的题目。但无论什么题目,李浩用两个奇怪的符号,变换计算一下就得出答案了,用了一个通用的方法,就轻而易举解开了这一连串的算术难题。

    那少女呆住了,这也太匪夷所思了。

    少女又出了一题:“今有鸡翁一,值钱伍;鸡母一,值钱三;鸡鶵三,值钱一。凡百钱买鸡百只,问鸡翁、母、鶵各几何?”这个用李浩的话来说,就是:“公鸡一只5文钱,母鸡一只3文钱,小鸡一文钱3只,用了一百文钱买了一百只鸡,问公鸡、母鸡、小鸡各多少只?”

    李浩笑道:“哦?三元一次不定方程组,这个答案应该不是唯一的,好吧,我都弄出来给你?!?br />
    等李浩解出这几个答案后,那少女再也忍不住了,“你这些符号是什么意思,怎能这么快就算出来?”

    “这些符号代表题目里的未知数,通过这些等式变换,就能算出未知数?!?br />
    那少女瞪大眼睛,“竟然可以这样?全部题目都可以这样算?”

    “应该说这一类题目都能这么算,即使未知数再多也可以这样算出来。当然了,未知数多了可以用线性代数的矩阵运算,算了,说这些你也不懂?!?br />
    这……这就是化繁为简,返璞归真?这就是大道至简,万变不离其宗?那少女惊呆了,眼前这人的才学足以著书立说,立一家言论于世,传扬万代。

    这是在数学上开宗立派,一代宗师的境界!

    自己的学识与这人差距太巨大了,太遥远了,大到她都不知道差距在哪里,不知道差距到底有多大。就像仰望星星,只知道很遥远,但具体有多遥远,根本就无法作出估计。

    那少女已经佩服得五体投地,但由于先前的打赌,她还抱着万一的希望,希望李浩有某些偏僻的算术题不会做。

    但那少女很快就明白了,自己的想法太天真了。当水平达到某个高度时,所谓的偏题、怪题根本就算不了什么。

    李浩怎么也是理工类名牌大学的学生,华夏理工,是可以排进全国前五的大学。他岂会被这种小学算术的题目难倒?其实也不全是小学水平,偶尔也有初中的,但这对李浩来说根本没有任何分别。

    那少女停下笔来,出再多的题也是徒劳的,眼前这人根本不需思考,拿到题目随手就算出了答案,往往答题速度比她出题还快。

    更令她吃惊的是,这人不经意间说出不少数学上的专用名词。她完全不明白那是什么意思,但她可以看出这人的算术方法自成体系,不属于算经十书的套路,而是在算术上开拓了一个更为广阔的天地。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