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科幻末世 > 超级虫洞 > 第十七章 大宋泉州市舶司
    金玉堂的婢女刚离开不久,莫诗筠和她的贴身婢女就来到了李府门口不远,她们两人依然作男装打扮。

    莫诗筠脚步越来越慢,最终停了下来,她一时心乱如麻。如果见面他又要自己抄《击鼓》怎么办?如果自己单独出来见一个陌生男子,被父母知道了怎么办?

    婢女见她停了下来,知道她内心的矛盾,拉着她手劝道:“算了吧,我们还是回去吧。那本什么《几何原本》看得你像丢了魂似的,这几天你整个人魔怔了,整天不停地写写算算,人都呆了不少?!?br />
    一听到《几何原本》四个字,莫诗筠用力捏了捏手中这本书,目光也坚定了下来,再次往李府走去。

    对于这本书的价值,莫诗筠暂时无法作出客观的评价,但无可否认,这本书开劈了数学上的新天地,书上的内容和她以前所学完全不同体系。

    书上由五条最简单的公理,就一步一步推理出无数条几何定理。其推导过程逻辑严密到了极点,整个逻辑体系令人无可质疑,无可辩驳,推理过程只能用“完美”两个字来概括。

    世上居然有这种学问!

    莫诗筠感叹不已,但她在学习过程中,对书中的一些疑难问题无法弄懂。对于这本海外数学巨著上的疑难,大宋恐怕无人能解答,除非是李浩。

    经过剧烈的思想斗争之后,莫诗筠决定上门求教。一个大家闺秀,单独出来见一个陌生男子,这可是需要很大勇气的。在几天之前,莫诗筠无法想象自己竟然有这个胆量。

    李府门口,门房拦住了莫诗筠。

    莫诗筠的婢女道:“这位是莫府的二公子,莫凡的弟弟,特来拜访李公子?!?br />
    李浩并不随便见外人,但莫凡却是李府的???,看门的仆人迟疑了一下,觉得莫府的人来了,还是应该通报一声的?!肮忧肷院?,我这就去禀告我家少爷?!?br />
    仆人匆匆跑过禀告李浩,李浩听了眉头一皱,莫凡的弟弟?莫凡只有一个妹妹,莫非是堂弟?不过既是莫家的人,自然要见上一见的,“你接他进来,我在客厅等他?!?br />
    一见面,李浩大感意外:“是你?!”

    莫诗筠俏脸微微一红,“见过李公子!感谢公子以《几何原本》相赠,拜读了这书之后,小女子有很多不解之处,公子是数学上的一代宗师,学问冠绝当世,还恳请公子为我解惑?!?br />
    “什么?一代宗师?”李浩连连摇手,“不不不,我数学水平很粗浅,万万不敢当一代宗师这种称谓,姑娘你千万别再这么说,被行家听到要笑掉大牙的?!?br />
    别说是自己,就算是数学博士,甚至是中科院数学研究所的专家,敢称自己是数学上的一代宗师吗?敢吗?敢吗?敢吗?尼玛,如果这是数学上的一代宗师,那么卡笛儿、高斯、欧拉这些光芒万丈的名字是什么?

    一代宗师绝对算不上,不过如果仅仅说在数学上冠绝当代,这个貌似自己可以自豪地承认。现在是十三世纪,现代数学体系还远远未建立,自己的数学水平确实领先于这个时代。

    李浩见莫诗筠脸色有点古怪,问道:“怎么了?我这话有什么不妥吗?”

    “啊,不是,只是……”

    李浩笑道:“有什么可以直接说,我这人的脸皮比城墙还厚?!?br />
    这是主世界最普通不过的一句话,莫诗筠却第一次听人将脸皮和城墙相比,觉得非常新鲜,她轻笑道,“上次见面觉得你很狂妄,这次觉得很谦虚,这变化太大了?!?br />
    “其实说不上狂妄和谦虚,说事实而已。对了,我当过家教的,教过学生,有什么问题你只管问?!?br />
    莫诗筠听了暗暗吃惊,要知道宋朝对于老师是极尊敬的,能够为人师表绝不简单,所谓天地君亲师,这个排列中“师”虽然敬陪末位,但能够与君王、父母并列,已经说明其受重视的程度。

    李浩这么年轻就教过学生,那是多了不起的事?不过莫诗筠转念又想,以这人的学术水平,至少在数学上比以前的先生高明得多了,能教学生也不出奇。

    莫诗筠将自己不懂的问题竹筒倒豆似的倒了出来,李浩一一解答了,他对莫诗筠看书的进度大吃一惊:“这短短几天功夫,你就看了这么多?”

    莫诗筠点点头:“这些天没什么事,就一直看这本书?!?br />
    李浩愣住了,要知道这《几何原本》可不是一本消遣的书,这书比数学教科书还要难啃,因为教科书经过系统编排,有很多由浅入深的例题。这小姑娘在短短几天时间,将这本看了近三分之一,而听她的问题,就知道她学得相当透彻,如果自己当年硬生生去啃这本书,自学进度肯定远远没法和她相比。

    李浩不由得暗暗赞叹,她如果生长在二十一世纪,妥妥的一个理科硕士,甚至博士啊。只是她如果在二十一世纪的氛围下长大,还能对数学保持兴趣吗?只怕不大可能。主世界的女生有几个会对数学感兴趣的?

    谈完《几何原本》上的问题,时间还早,两人便天南地北聊了起来。

    莫诗筠越听越震惊,一个人的学识怎么能渊博到这种程度?哥哥曾经说这人上知天文,下晓地理,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载。她还以为是哥哥吹牛,这时在闲聊之中,才知道这是真的。

    莫诗筠终于知道了,为什么哥哥一有空就要来李府找李浩聊天。和这人聊天,确实是一件愉悦的事,能增长见识,能开拓思维,能接触一些匪夷所思,细想却又合乎情理的观点。

    更难得的是还偶尔有些话极为风趣,直到离开李府很久,莫诗筠嘴角还挂着笑意。

    这天之后,莫诗筠不时来找李浩,有时拉着她哥哥莫凡一起来,有时莫凡要温习,她就带着婢女悄悄溜出来到李府。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李浩的暑假还有一周左右就结束,而他的照相馆各项工作已经准备就绪,过一两天就可以正式开业了。

    莫诗筠和李浩也很熟络了,几乎每隔一天都来找李浩一次,或是问《几何原本》上的问题,或者纯粹就是来聊天,顺便吃李浩的冰淇淋。李浩怀疑这姑娘吃冰淇淋已经吃上瘾了,不然怎么老往自己这里跑?

    ※※※※※

    大宋泉州市舶司官衙。

    市舶司是管理对外贸易的官方机构,相当一部分的职能和主世界的海关差不多,包括收取关税,缉拿走私之类。

    泉州市舶司主官郑忠勇脸色阴沉地坐着,市舶司的一名官员快步走入,向郑忠勇行了一礼。

    郑忠勇指了指旁边的凳子道:“坐,纪铜,你查得怎么样了?”

    纪铜有几分尴尬道:“那个李浩来历神秘,奇珍异宝阁也似乎是一夜之间就开起来了。属下多方调查,也不知那些货物的来历,大食、大秦、波斯这些地方都不可能制作那些产品?!?br />
    郑忠勇摇头道:“货物从哪儿来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李浩的后台是谁?!?br />
    “属下觉得,这李浩似乎没有后台,没发现他与官员有来往?!?br />
    郑忠勇冷笑一声:“没有后台?这话你相信吗?没有后来他敢明目张胆售卖未经市舶司抽税的货物?还光明正大地标榜是海外奇珍?没有后台他能够避开海上巡逻船,能够人不知鬼不觉地运来货物直入泉州?”

    纪铜捋着下巴一小摄山羊胡子,眼中精光闪动:“要不属下派人去试探一下?”

    “糊涂,没有弄清他的后台之前,能让我们的人出面试探吗?如果他是朝中某位大人物扶植的,那么奇珍异宝阁实际上就是那位大人物的钱柜子,你也敢伸手去?就算你嫌命长,也不要祸害本官?!?br />
    “是属下考虑不周,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继续查,而且只能悄悄地查,千万别让他发觉了。在没有彻底查清楚之前,不能采取任何行动。你下去吧?!?br />
    “是,属下会继续查下去。属下告退!”纪铜退了出去。

    纪铜刚出到门外,就有个衙差匆匆而来:“纪大人,小的打探到一条关于李浩的新消息?!蹦茄貌钤诩屯叩蜕镆环?。

    纪铜目光一闪,“消息可靠?”

    那衙差拍了拍心口道:“小人的三哥就在梁家当三管家,他的话还能有错?”

    纪铜拍了拍那衙差的肩膀,“很好,你这消息很及时,等我和郑大人办妥这事之后,少不了你的奖赏?!?br />
    “那多谢纪大人了?!蹦茄貌钚Φ醚劬γ谐梢惶跸?,欢天喜地的走了。

    纪铜脸色冷了下来,轻轻哼了一声,再次敲了敲门走进了房间里。

    “大人,属下刚刚得到消息,李浩接手了梁家的产业,盘下梁家全部的住宅和田地,昨天刚刚立了字据。大人,看来李浩不会是朝中诸公的代理人,朝中诸公不可能在这里置业的。而且据梁家的三管家说,李浩与各级官员并无关系。梁家大公子是蔡相公的人,他们的消息最准确的了?!?br />
    郑忠勇听了嚯一声站了起来,背着双手在书案旁行了几步。

    纪铜低声道:“那李浩根本没什么来头,只是愣头青一个。我们差点被他唬住了?!?br />
    郑忠勇回到书案前,双手按着书案慢慢坐下,沉声道:“不可鲁莽,单凭梁府一个下人的话,不足为凭。这样吧,你去见一下梁家的人,小心求证一下。要确定李浩没有后台,咱们才能动手。不过要快,机不可失啊,奇珍异宝阁的东西价值连城,如果等其他官员也知道情况,我们就痛失机会了?!?br />
    “属下这就去办?!?br />
    纪铜走了之后,郑忠勇随手拿起书案上的一本书翻了翻,却一个字也看不进了,他喃喃道:“奇珍异宝阁,嘿嘿,奇珍异宝阁?!?br />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