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科幻末世 > 超级虫洞 > 第四十四章 剧本不是这样的
    张校长马上掏出手机,拨了个电话:“你好,请问是刘主任在吗?哦,老刘,我是老张啊,有空吗?来一真趟学术报告厅。我手头上有一篇拓扑学的证明稿,我想让你看一下,这证明的推导过程是不是正确的?!?br />
    电话里传出刘主任笑声:“我说老张啊,你怎么不搞物理,反而改行搞起数学来了?这真是奇闻啊?!?br />
    “谁说搞物理的不能搞数学,牛顿同时也是数学家嘛。有空就赶紧过来,这篇证明稿对微观物理学很重要,凯文先生也想知道结论?!?br />
    电话里的声音认真起来:“我现在陪着钱老,暂时走不开,我叫人过去拿稿过来,晚上我再研究。能惊动你和凯文先生的证明稿,估计不是看一两遍就能判断是不是正确的,多半要查资料,我现过去也没法立即下判断?!?br />
    “???钱老来了?好,你陪钱老,晚上再看?!?br />
    张校长刚挂了电话,和凯文说了几句,电话又响了起来,他看了看手机屏幕,“老刘,怎么?哦,钱老对这篇证明稿有兴趣?好,马上派人送过去?!?br />
    挂断电话后,张校长叫来一个工作人员,将那几页纸递给他?!傲⒓锤从∈?,原稿交回给凯文先生。复印件留两份给我,其余八份马上送到数学系刘主任办公室?!?br />
    这几页纸是递到凯文讲桌上的,张校长自然要将原件留给凯文。他现在万万想不到,这几页手稿在仅仅在十年之后,就在拍卖行拍出了高价。如果知道这一点,他只怕不会这么淡地将手稿留给凯文。

    凯文向张校长提出,他想去见一见这位叫李浩的学生。张校长自己也想和这位同学谈一谈,欣然地陪同凯文一起去找李浩。

    李浩当时从学术报告厅出来后,来到电子工程系办公楼。

    进入办楼遇见到几个同班同学,李浩问道:“辅导员在办公室吗?”

    “在,李浩,你要作好心理准备啊?!?br />
    “你们不要吓我,我现在就去见辅导员?!崩詈萍绦ǖ荚卑旃叶?。

    一个同学叹了口气:“唉,风萧萧兮易水寒……”

    另一个同学也道:“浩哥现在去找辅导员,这是独闯龙潭虎穴啊。我们也去看看吧?!?br />
    李浩敲了敲门,进入了办公室。办公室非常大,里还有其他教职工,也有几名学生。

    辅导员坐在离门口不远的办公桌后,他看见李浩进来,登时冒起一股无名之火。别的学生如果这么明目张胆地旷课,总会孝敬一下自己,要求自己关照一下。收到足够的好处后,自己只眼开只眼闭也未尝不可。

    但像李浩这种学生就太不识相了,完全藐视了自己,对这种学生若不“杀一儆百”,以后还怎么混?

    辅导员一瞬间已经想好接下来该演的剧本:自己云淡风轻地公布李浩被开除,然后李浩苦苦哀求自己,哀求过程中要痛哭流涕,要满地打滚。接着自己踌躇满志地宣布开除的决定不可变更,最后看着李浩呼天抢地,痛不欲生。

    想到这一幕幕,辅导员心里暗爽,他推了一下眼镜,“你是谁?我好像没见过你,你是华夏理工的学生吗?”

    李浩一愣,居然装着不认识自己了?“我是李浩,电子工程一班的?!?br />
    “哦?你就是那个从来没上过课的同学啊。怪不得这么面生,见你一次可真不容易。不过你很快就不是电子工程的学生了,系里已经决定对你给予开除学籍的处分,通知很快就会下来?!备ǖ荚卑醋抛约旱木绫?,云淡风轻的说道。

    李浩一听正式通知还没下来,应该还没有通知家里,他微微松了一口气。他最怕的是学校突然通知家里,说自己已被开除了,如果有时间慢慢劝说,同时将自己开办公司的情况告诉亲戚,亲戚们再从游说一下。只要公司赚大钱,亲戚们一片赞扬,父母也不是不能接受的。

    出乎辅导员意外,李浩没有痛哭流涕,没有满地打滚,甚至和自己一样云淡风轻。只听李浩说道:“最近虽然有时不上课,但我一直在自学,学业没有拉下……”

    辅导员打断李浩的话,冷笑道:“你是说你这些天旷课,其实是在刻苦自学?哈哈,这真是本年度最创意的笑话。你tmd自学个屁!连找的理由都这么弱智?!彼蝗槐挚?,周围的学生都惊愕地望了过来,辅导员自己却没意识到,越说越响,“你既然自学这么厉害,来学校浪费时间干嘛,自己自学去得了……”

    李浩怒气往上冲,“我确实是浪费时间了,浪费时间和一个收取学生好处费的辅导员磨叽。给了孝敬的学生就可以随便旷课,不知道你有没有明码标价,多少钱可以旷一节?我给你五毛钱,能不能再让我旷一节?”

    辅导员脸上一阵青一阵红,声色俱厉道:“你造谣,毁谤,这样编排是非,你眼里还有没有老师?没有一点尊师重道?!?br />
    和这人争下去,确实是浪费时间,李浩道:“我走了,不打扰你继续赚钱,祝你财源广进?!彼底?,也不回地出了办公室。

    辅导员气得浑身发抖,“现在的学生怎么这样了?旷课还有理直气壮,还要恶意中伤和毁谤老师?!蹦崧?,剧本不是这么写的,这场演出完全演砸了啊。辅导员看周围的老师同学都神情古怪地看着自己,他想解释几句,但又担心越描越黑。

    他喘着粗气坐下来,不就是一个要被开除的学生吗,他的前途已经完了,人生已经彻底悲剧,我范得着和这种人生气?他想是这么想,但一想到李浩揭露了自己的秘密,他又是火冒三丈。

    他就这样生着闷气,也不知过了多久,办公室的门再次被推开,一大群人走了进来。

    最前面的是张校长,还有一个碧眼白发的外国人,这两人身后跟着好几个学校里的高层。

    辅导员一惊,连忙站了起来,满脸堆笑道:“张校长,您来了!快请坐,各位领导请坐?!彼质置怕业厝サ共?,办公室里其他人也过来招呼。

    张校长道:“电子工程系有个叫李浩的同学,你知道吧?!?br />
    辅导员大感诧异,张校长怎么知道李浩的?他第一反应就是李浩在旷课期间惹了大祸,张校长要来追究,他连忙道:“是有这么一个同学,这个同学品德低下,目无校规校纪,素质十分低劣,专业成绩一塌糊涂。这种学生实在是华夏工大的败类,是华夏工大的耻辱。是我没抓好学生的思想品德工作,我要检讨?!?br />
    “专业成绩一塌湖涂?”。这可能吗?电子工程系虽说是应用技术为主,但有李浩那种数学和物理的功底,无论如何成绩不会差得一塌。张校长疑惑不解。

    “是啊,他自从进入学校以来,长期旷课,这成绩能不差吗?他旷课已经超过规定,经系里领导研究,已经将他开除了?!?br />
    “什么?开除了?怎么能开除他?简直是乱弹琴,这是谁作出的决定?”张校长的声音陡然提高,怒气急剧上升。

    将这样一个天才的学生开除出去,这肯定是本年度全国高校中最乌龙的事件。这也预示着学校在管理上存在重大的缺陷。万一这件事被媒体爆出来,整个华夏理工大学的管理层都抬不起头,肯定要被同行笑话很久。

    辅导员总算明白了,张校长是要保李浩的,他一哆嗦,脸色唰的一下苍白了。他结结巴巴道:“正式……正式处分还……还没下?!?br />
    听到开除的处分还没正式下来,张校长脸色稍霁。他向自己的秘书使了个眼色,那秘书悄悄出了办公室打电话,无论如何也不能让这个处分出来了。

    凯文听不懂中文,但他看出刚才张校长很生气,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华夏理工一众高层脸色尴尬,张校长挤出一丝笑意道:“没事,只是李浩有事请假了?!彼牡兹窗底郧煨?,幸亏凯文听不懂中文,翻译也是华夏理工大学的,否则这次丢脸就丢到家了。

    凯文问道:“他请假多长时间?我可以留在这里几天,等他回来?!?br />
    这个城市还有几家高校邀请他去交流,他本不打算留下来的,但自己的行程可以修改一下。那四个假设模型在物理界提出很久了,能否定一个,也是微观物理学上一个小小的进步。在这种基础科学上再微小的进步,也有重大的意义。

    张校长说李浩请假了,是不想李浩立即和凯文见面,年轻人难免气盛,若见面时说出将要被开除这些事,会影响学校的声誉。他打算先和李浩见个面再说。

    就在这个时时,华夏理工大学校长室已经乱成一团。就在几分钟之前,学校收到一份传真。传真由国际上享誉盛名《数学研究》编辑部传来,《数学研究》的数学界的权威杂志。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