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科幻末世 > 超级虫洞 > 第一百五十六章 同心结
    这一天,吕中天再次加大训练量,更加残酷地压榨李浩的潜能。文学网

    但由于原力更加浓郁,李浩能调动更多的原力,堪堪能完成训练。两天超负荷的训练,又有吕中天原力的直接帮助,李浩可控的原力总量在两天之内竟然增加了二十分之一。这种进步速度连吕中天都觉得不可思议。

    一整天的训练使得李浩筋疲力尽,他休息一会回到山洞,狼吞虎咽地吃了比平时多五成的食物,洗过澡回床一躺立即沉沉睡去。

    熟睡中依然有丝丝缕缕的原力环绕在身边,随着他呼吸有节奏地起伏。吕中天惊愕不已,这孩子原力虽然薄弱,但竟然精纯到这个地步。

    晚上的时间,吕中天又指点两个“儿媳”的原力定式。贝研琴和徐若曼经过一天的练习,有很多不解之处,这时抓紧时间提问。吕中天一一解答了,然后又讲解了两个新的原力定式。

    在吕中天的讲解下,两女进入了一个神奇的原力世界,她们想象不到原力定式竟然可以如此神奇和巧妙。学了两个定式之后,不等吕中天开声,两女马上就去帮李浩洗脏衣服。

    她们忙完之后回到房间,又看到李浩在自己的床上呼呼大睡。徐若曼登时火冒三丈,“猪,这一头懒猪?!?br />
    贝研琴拉住她,使个眼色道:“别闹!”

    徐若曼忽然想起,说不定老疯子刚好感应这边,如果惹他生气,肯定学不到原力定式了。

    徐若曼压下心中的火气,和贝研琴轻手轻脚地上了床。她悄声道:“今晚你睡中间,我睡里面,好吗?”一想到今天早上,自己像八爪鱼一样紧紧抱着李浩,她脸上就发烧。

    贝研琴轻笑道:“你今天不是说抱着他睡。睡得很安稳,很舒服的吗?”

    徐若曼俏脸红得像烧红的火炭,她和贝研琴说话向来毫不遮掩,今天一下子说漏嘴了。这时被贝研琴取笑,她羞得无地自容。她将贝研琴扑倒在床,伸手去她胳肢窝呵痒。贝研琴格格娇笑。软倒在床上娇喘道:“曼姐,饶了我吧,我睡中间?!?br />
    徐若曼一翻身,滚到了床里面,“快睡吧,明天还要练习原力定式。任务太艰巨了。昨天那三个定式我还没学会呢,要是……要是吕前辈明天再教新的定式,根本就学不过来了?!毕氲铰乐刑斓慕痰?,徐若曼终于不说老疯子三个字了。

    “曼姐,我觉得这样不是办法,不如我们分开来,这两个定式我们每人各学习一个。不然贪多嚼不烂。说不定到最后一个也学不会?!?br />
    “对对对,你说到点子上了?!?br />
    有些原力定式很简单,知道了就可以用,有些却很复杂,需要反复训练。吕中天讲解一下,她们不可能即时就全部学会,还需要练习,有不懂的还要问。就算以贝研琴超凡的记忆力,能记住吕中天讲解的每一个字,但记住不等于学懂。到练习时,也会产生很多新的问题。

    两人分开学习,有利于将定式彻底学会,以后可以再互相学习,这样才能学会最多的定式。两人就这么决定了。定式分开来学习。

    两人也累了,不久就睡着了。

    贝研琴微微翻身,却碰到身边的人,她一下子醒了过来。照明珠散发着朦胧的微光,山洞外面应该是黎明破晓时分。贝研琴发觉自己正依偎在李浩怀里,两人侧卧着面对面,自己还一手搭过去抱着李浩的背后。她一下子俏脸绯红,有点手足无措。

    两人身躯紧贴,贝研琴甚至能感受到李浩结实的肌肉,天哪,自己睡着的时候一向很安静,怎么会滚过来抱着他?

    贝研琴心中涌起一丝异样,这么偎依在李浩怀里,心里莫名的升起一股安全感,一股甜蜜的幸福感笼罩全身。这感觉甚至令人依恋和上瘾。

    贝研琴一下子想起那天“婚礼”上的原力定式——“同心结”。虽然是短短的一刻,但那感觉让人刻骨铭心,那就是恋爱到深处,两情相悦的感觉?

    她下意识左手纤指结了个古怪的姿势,引动原力按同心结的定式动转。一下子万千柔情从心底涌起,眼前这男子似乎是自己等待了百世千生的恋人,经历了百世苦恋,这一刻才和他重逢。巨大的幸福感笼罩着她,只觉得温暖、安全、舒适、愉悦。

    她往李浩的怀里挤了挤,享受着这甜蜜幸福的时光。

    她娇躯这么一动,李浩也渐渐醒了过来,“啊,对不起,我……对不起!”在李浩的心目中,贝研琴仿佛是童话世界里走出来的仙女,丝毫不敢亵渎。

    “大色狼,你要死了,你敢欺负小姐?”徐若曼被吵醒了,看清了状况,就要跟李浩拼命。

    贝研琴一把抱着她,“别,不关他的事?!?br />
    “什么?你……你还帮他说话?”徐若曼见小姐双颊火红,神情又是娇羞,又是喜悦,间杂着几分激动,她不禁道,“你怎么了?”

    贝研琴樱桃小嘴凑到她耳边,轻声道:“我试用了一下同心结?!?br />
    她声音虽小,李浩经过原力煅体,听觉嗅觉异常敏锐,还是听到了?!巴慕??”李浩和徐若曼怔了一下,两人不自觉地引动原力,按同心结的定式运转。

    三人的原力交融渗透,柔情蜜意在石室里蔓延。这次的感觉比在“婚礼”时强烈得多。

    徐若曼明亮的眼睛多了一层雾气,双眼水汪汪地望着李浩。贝研琴来到李浩身边,挨着他坐着,脸庞贴着他宽广的胸膛。

    李浩也受到了影响,一手搂住贝研琴的柔软的腰肢,一手拉住徐若曼的纤手,将他拉到怀里,也单手抱住她。

    徐若曼沉浸入同心结里,反应比贝研琴热烈很多,不一会她就娇躯火热,双手搂着李浩的脖子,和他热吻起来。

    “浩儿,起床训练原力啦?!甭乐刑觳岳虾榱恋纳粝炱?。

    石室内三人一惊,同心结的定式打破。徐若曼似乎从梦中惊醒,她双掌一推,又将李浩从床上推了下来:“流氓,色狼,乘人之危?!?br />
    李浩狼狈地爬起来,嘴唇动了动,似乎在回味唇边的温柔,他嘀咕道:“乘人之危的似乎另有其人?!笨醋判烊袈煲㈧难?,他连忙出了石室。

    直到半个小时之后,李浩吃了早餐和吕中天出去了。贝研琴和徐若曼两女还留在石室里。

    “小姐,惨了惨了,这大概就是黑暗原力的心灵控制吧。我们被控制了,怎么办?”徐若曼六神无主地问道。用一句古老的话来形容,现在的徐若曼像热锅上的蚂蚁,急得团团乱转。

    “这不是心灵控制吧,心灵控制你还能这么清醒?”贝研琴有些疑惑,这和传说中的心灵控制不同。

    “这肯定是,如果不是被那色狼控制了,我怎么会主动……主动那样?那可是我的初吻啊。如果不是被控制了,我怎么会主动向别人献上初吻?更不可能献给那个色狼,我一定是被控制了。小姐,这有什么办法破解吗?”

    “我觉得,你以后不再使用同心结应该就没事了?!?br />
    “对对对,我真是太蠢了,好端端的用什么同心结?谁跟他同心啊,我呸。这也许喝下那些黑糊糊药水的后遗症,我就说老疯子不安好心。一个老疯子,一个小色狼,都是人间的祸害?!毙烊袈薜?。

    两收拾一下,刷牙,洗脸,吃早餐,美白,护肤,化妆。

    贝研琴突然问道:“初吻的滋味好不好呀?”

    “很好呀,很美妙的……啊不,不是的,那色狼恶心死了,呸呸呸?!?br />
    “好了,搞定了吗?别磨蹭了,你化那么漂亮的妆干嘛?我们赶紧去练习原力定式?!?br />
    徐若曼呼了一口气道:“搞得都没心思练习了?!?br />
    “是不是心思都放在回味早上……”贝研琴开玩笑道。

    “死妮子,看我不撕了你的嘴?!毙烊袈莺莸?。

    就在她们说话时,李浩正在经历悲惨的遭遇,正被原力压制折磨着。吕中天又加大了训练强度。

    就这样日子一天天地过去,这星球的原力却越来越充沛。两个月之后,原力的浓郁密集程度已经超乎想象,在这样的环境下,李浩三人的原力进境简直可以用一日千里来形容。

    李浩默默计算,在北宋世界约定和莫诗筠大婚的日子已经临近了,但目前这个状况,实在不能离开这里。

    虽然不知什么原因,使得这星球的原力这么充沛,但听吕中天两个月前的口气,这种状况一共只能持续七个月。现在还剩下五个月,这五个月是原力训练绝佳的时机。在这里每一天原力的增长,相当其他地方好几天了,再加上有吕中天这个5级巅峰的高手指点,进步更快。

    李浩通过虫洞智能系统,发了一个信息回北宋给铁皮。铁皮会转告莫诗筠,通知她李浩还要迟半年才回去,婚期只能拖延到半年之后了。

    莫诗筠一定会体谅自己的,但李浩还是有愧于心。只目前这状况,确实要留在这里。

    又过了三个月后,这星球原力浓郁的程度已经让人不敢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