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其他类型 > 紫血圣皇 > 第662章,终章
    玄黄大陆第九纪元末,秦墨坐在锤石山上,看着眼前的盛世,脸上透着几分疲惫,在阁楼前,有三座坟,上面立着墓碑,分别是,秦墨之妻月红娘之墓,秦墨之妻叶晓蝶之墓,秦墨之妻傲秋之墓。

    其中一座坟还很新,也就是一天前立下的,就在昨天,他亲手埋葬了傲秋,心中说不上的难受。

    除了鸿蒙道人和夫子,混沌之舟上,熟悉的面孔已经很少,这几万年秦墨一直生活在这后山,过着小桥流水人家的生活。

    很多人都以为第九代圣皇陨落了,甚至在中州皇城中,还为他立了像,可他一直活着,只是从未到过皇城。

    这数万年里,是他过的最幸福的数万年,心底唯一记挂的人,只有沉睡的都灵。

    “你们一走了之,留我一人独自长生,你让我说你们什么好呢?”秦墨亲自在坟头上除着草。

    嘴里唠叨着一些话,他看着月红娘老去,看着叶晓蝶老去,可他就是不老,在最后的那段时间里,她们甚至都不想见他,让他离的远远的。

    秦墨知道,她们是不想让自己看到苍老的容颜,即便在生命的最后一刻,秦墨依旧可以给她们长生,但她们最终都选择了尘归尘土归土。

    唯有傲秋离开时,最后一句话说的是:如果还有下辈子,你记得一定只能爱我一个。

    秦墨答应了她,只爱她一个,可是他不会老,也不会死,所以永远也不会下辈子了,也许过很久很久,他会忘记她们,因为时间太长,有可能忘记一切。

    封镇了这三座坟,秦墨离开了锤石山,这是第九纪元末了,有些事情应该要做了。

    这几万年里,玄黄大陆大变,古兽开了灵智,残存的异族与人族和睦相处,佛与道重现人间。

    只不过,此时的佛和道,与之前的佛和道完全不同,东鉴成为了佛祖,道祖也解开了封印。

    所有人都在努力着,但他们在一万年前,都相继陨落了,离开之前,两人都曾来找过他。

    很不好意思,他们不是来打招呼的,只是来看看,秦墨过的如何,心想秦墨要是过的不好,他们也就能够安心的走下去了。

    事实上,秦墨确实过的不好,死也死不了,活着就是个老妖怪,走出去都觉得丢人,还好那时候还有傲秋相伴。

    傲秋即便老了,脾气也不好,当即给了他二人一人一剑,两人都没有躲闪,就这样笑着在剑下,烟消云散。

    所有的过往,都随着死亡,无影无踪,无论你曾经有多么的辉煌,都一样逃不过死亡的宿命,最重要的是,很多人选择了这种宿命,而不是继续活下去。

    夫子在两万年前睡着了,他说他这次要睡很久很久,因为以前太累了,太困了,秦墨知道这只是他不选择长生的方式,也许下一次醒来时,夫子就是另外一个夫子了。

    鸿蒙道人依旧在驾驶着船,往混沌天外天而去,很多年前他才发现,混沌天外天真的太远了,远的即便是混沌之舟,也要行驶很久很久。

    好在,人族依旧昌盛,经历了一代又一代,所有的历史都记载了下来,学宫成为了圣地,锤石部落也是圣地。

    在行驶的途中,混沌之舟也会邀请周天宇宙的强者前来居住,并且记录着每一个消逝宇宙的文明。

    混沌之舟不像是一艘船,更像是承载着记录宇宙历史的库,人们依旧在寻找着那个可以和谐共生的答案,通过一个个文明中的不断探索,得到想要的答案。

    唯一让秦墨比较担心的是他的儿子秦小沫,不错,那是叶晓蝶给他生的孩子,也二丫之后,唯一的一个孩子。

    原本秦墨想让傲秋也生一个,傲秋却坚定的拒绝了,至于为什么,也就只有傲秋知道,但她很疼秦小沫,比他亲娘还疼。

    小子从小就含着金钥匙出生,有一次闯了大祸,被秦墨直接发配到混沌去了,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但秦墨知道他还活着,因为在他身上留下了印记,混沌天魔与长生棺也附着在了他的身上。

    只要印记不消失,便不意味着死亡,原本秦墨是一番好意,想让儿子去混沌诸天,哪怕随便一个宇宙历练一下也好。

    为了此事,傲秋几千年都没理他,直到叶晓蝶去世时,才跟他说了几句话。

    到是叶晓蝶这个当娘的,从来就没担心过秦小沫,所有的道理都在秦墨这边,让秦小沫都有些怀疑,这是不是他亲娘。

    到是月红娘惟恐天下不乱,天天在家里挑拨,不过,要正因为他的挑拨,锤石山上的生活,才过的有滋有味。

    她去世的时候,心底唯独挂念的就是二丫,一句话很简单:二丫成为圣皇了,让这臭丫头过来给我上坟,你这个圣皇不拜我,她总得拜吧?哈哈哈,我月红娘,是唯一一个能让圣皇拜的女人!

    她也是最早去世的,走的最痛快了,一点也不留恋秦墨,死前的眼神,全都是对他的嫌弃。

    所以,秦墨给她筑坟立碑时,了尝了她的心愿,在她坟前磕了个头。

    对于秦墨来说,家人永远是最重要的,如果月红娘活着的时候,让他给她磕个头,他也绝对不介意。

    这三个女人,让他做什么,只要不是伤天害理,哪怕是摘下天上那月亮,秦墨也会摘下来给她们。

    可她们要求从来就不多,日子过的也是平淡无奇,基本上就是偶尔吵吵架,争风吃醋,连叶晓蝶都学会了。

    到老了也都不消停,甚至逗趣的看着秦墨那年轻的面孔,再对比自己苍老的容颜,让他叫奶奶。

    秦墨当然叫了,心底却很酸楚,这三个女人,让她做什么,他都会做,真的会做。

    墓碑上,简单的刻着秦墨之妻,便是她们最后的要求。

    十万年一首,世间一切都变迁,今朝共饮这杯酒,来日时光不复还。

    那一日,秦墨来到了学宫,进入了山下,他走进了祖龙脉的星空,鸿蒙道人早就知道他要来,并不意外:“我出去一会?!?br />
    等他离开后,秦墨看着星空,说道:“醒来吧,都灵?!?br />
    整个星空散发出了无穷的光,光里面走出一身影,秦墨走过去,牵着她的手,消失在了祖龙脉中。

    第九纪元末终于结束了,混沌之舟的生灵,迎来了一个新的纪元,突然在北域苦海中,散发出了浓烈的光。

    鸿蒙道人从祖龙脉中走出,去了北域,等在了混沌冰宫前面,不一会儿,一个白发苍苍的女子,从冰宫里走了出来。

    虽然满头白发,却并不苍老,她身上的气息祥和而圣洁,那是圣皇的气息,但她的脸色却很冰冷。

    嘴里自言自语的说道:“我怎么这么蠢,我怎么这么蠢啊,原来我得一直都在我的身边?!?br />
    女子正是二丫,第十纪元是属于她的纪元,当她成为圣皇,心底千头万绪,她很害怕,害怕她醒来之后,她爹已经不在了。

    突然,她看到了远处的鸿蒙道人,问道:“你是谁?”

    “鸿蒙道人?!焙杳傻廊说?。

    “你就是给我传承的那个老头?”二丫一脸惊喜,“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你已经成为圣皇,自然是第十纪元初?!焙杳傻廊说?。

    “第十纪元初?”二丫还没反应过来,突然她的神念扫过这个世界,看到了熟悉又陌生的一切。

    熟悉是因为很多东西都熟悉,陌生是因为没有一个熟悉的面孔了。

    “星空呢?异族呢?还有,我娘我爹,我的朋友们呢?”二丫脸色很不好,满是迷茫之色。

    鸿蒙道人平静的将这段时间发生的一切都讲述了一遍,道:“你爹就是为了个你一个太平世界?!?br />
    “我娘去世了我娘去世了为什么她不要长生?她怎么这么傻,难道她都不想见我吗?”二丫很伤心。

    “她有自己的选择,不过,你爹离去之前,让我告诉你,你娘说,等你出来,让你去她坟头,给她上坟,顺便磕几个头,她就算泉下有知了?!焙杳傻廊宋弈蔚?,连他听到这种要求,都觉得挺无语的。

    “我爹呢,他去哪里了?”二丫又问道。

    “他啊?!焙杳傻廊诵α诵?,“无处不在?!?br />
    “糟老头,说人话,少给我打机锋?!倍疚兆沤?,大有一不顺心,拔剑就刺他的意思。

    “你要听实话?”鸿蒙道人看着她,见二丫确定,清了清嗓子,道,“你爹和我说,等二丫出来,都是圣皇了,十万年一个老妖婆,再见她,她得叫我爹,我得多伤心啊,还是不见了,我逍遥自在去?!?br />
    二丫呆住了,心中悲喜交加,突然又放声大笑,道:“老头儿,你一辈子也别想逃出我的魔掌?!?br />
    “怎么样,你成为圣皇,这艘船交给你,如何?”鸿蒙道人一脸郑重道。

    “把船给我,让我守在这里当船夫?老头,长得丑,就不要想的那么美了好不好,等我把那个不孝子弟弟找来,给她娘上了坟,我也逍遥自在去,你自己当你的船夫吧,走了,别送?!倍舅低?,身形一闪,消失的无影无踪。

    鸿蒙道人想去追时,却发现她进入了混沌,再说追一个圣皇,也显得很不现实,就这样人族还没见到这位第十代圣皇,第十代圣皇便离他们而去。

    “这一家老小,都是甩手掌管,欺负我一老头子啊,不行,我的培养个接班人?!焙杳傻廊耸樟嘶煦绫?,一转身又学宫去了。

    灰蒙蒙的混沌中,一男一女行走,男长相俊秀,血气方刚,身上的气息强大无匹,然而就这样一个男子,却被一头白发的女子,提在手中,镇压的动弹不得。

    嘴上不停的嘟囔着什么,全身上下,也只有嘴巴能动了。

    “你真的是我姐,你真的是秦二丫?我看你是在骗人吧,你就是个老妖婆,怎么可能是我姐,我听说我姐长得可俊俏了”

    “你再不闭上你那张臭嘴,信不信我把他撕烂?”二丫没好气的瞪着他。

    她觉得这个弟弟,简直太不争气了,她找到他的时候,这丫成为一个小宇宙的主人,生活糜烂,无可救药。

    秦小沫立即闭上了嘴巴,他是真怕被撕烂嘴巴,这个彪悍的女人,什么都做得出来,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秦小沫还调戏了一番。

    后果就是,差点小**都被割了,一想到那时的感觉,他现在下面还凉飕飕的,这么漂亮的女人,怎么是他姐呢?

    但自从那之后,他再也不敢对二丫有任何一点不敬了。

    二丫抓着秦小沫,来到了混沌之舟,直接进了锤石部落,看到那三座坟,二丫沉默了,秦小沫也沉默了。

    过了许久,二丫开始锄草,随后在她娘的坟前拜了三拜,她转过身,却发现这个不争气的弟弟居然哭了,并且在三座坟前,各自磕了三个响头。

    “我以为,你们会一直活着的,我以为你们会等我来的,我以为”秦小沫泣不成声。

    从小就是三个娘亲养着,不疼他疼谁???想起过往的事情,他心底全是悔意。

    突然他面目狰狞的怒道:“都是我那个该死的爹,他要是舍得给你们长生,你们就不会”

    “砰”的一声,秦二丫一个爆栗,敲的秦小沫都快晕过去了,疼的浑身直哆嗦,正要骂人,只听到二丫怒道:“你自己不争气,还怪爹把你丢出混沌之舟???我跟你说,要是我知道你犯了那么大的事,我一巴掌下去,直接把你给结果了,免得祸害人间?!?br />
    这爆栗,把秦小沫的脾气都打没了,一脸的委屈,当初闯下大祸,以人族之法,是必死的结局。

    但最后他爹,把他一脚踢出了混沌,其实也是有私心的,后来他想了很多,也明白了苦心。

    他不是不想来,而是没有脸来,却没想到,姐姐来找他,来的时候,三个娘亲都去世了。

    心底悲伤之下,却之把亲爹给恨上了,这一个爆栗,又把他给打醒了。

    “知道爹为什么要立法道吗?知道爹为什么要与混沌意志对抗吗?”二丫抬起头,脑海里想起了当初跟他爹行走的时光,“他是想人们多一些选择,众生多一些选择,所以,娘她们有了自己的选择,她们若是想要长生,爹哪怕拼尽所有,也绝对会给她们长生,可最终她们都选择了生老病死,最伤心的人,不是你和我,是爹,你这个蠢物,怎么就一点都不明白呢?”

    秦小沫跪在坟前低下了头,心底全是悔意。

    “你记住,你当初无故杀人,犯了法,你欠那些人的命,现在给我老老实实的在这里赎罪,十万年是期限,你要让我知道你跑了,我割了你小**!”二丫警告道。

    “姐姐教诲,小沫铭记于心,不敢有违?!鼻匦∧侠鲜凳档牡懔说阃?,心底又是悔,又是怕。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姐姐我现在是圣皇,我会盯着你的一举一动?!彼低?,二丫消失的无影无踪。

    她哪里会盯着秦小沫,刚一离开锤石山,便去了混沌中。

    秦小沫战战兢兢,在坟前把草除了,开始思索起自己的未来,就在此时,一个老者突然出现在他面前,把他吓了一跳。

    “见过鸿蒙爷爷?!鼻匦∧侠鲜凳档氖├竦?。

    来人正是鸿蒙道人,他上下打量着秦小沫,笑道:“不用客气,咱们的船,很快便要驶入混沌天外天了,你有没有兴趣,帮我的忙,做个掌舵者???”

    “可以吗?”秦小沫小时候见过鸿蒙道人,也去过祖龙脉的深处。

    “当然可以啊,你可是秦墨的儿子,秦二丫的弟弟,两代圣皇后人,难道还没有资格帮我的忙吗?”鸿蒙道人锊着胡须。

    “请鸿蒙爷爷告知,我应该怎么做,才能弥补之前的过错?!鼻匦∧险娴?。

    “跟我来吧?!焙杳傻廊肆成下冻隽私器锏男θ?br />
    人族第十纪元一万年,混沌周天宇宙膨胀,无数宇宙崩溃,混沌震荡,无数生灵毁灭与震荡中,混沌消失,一切成空

    人族第十纪元末,混沌再次衍生,生出周天宇宙,法则再生

    第十纪元末,混沌之舟冲破壁垒,消失于混沌

    ps:写完了。

    这是我写的最长的一部了,心底感慨良多,好在,该填的坑都填了,我知道很多兄弟不舍,但是没有结束就没有开始,新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何时发布,会在群里细说,感谢大家一路的支持,小易拱手

    群号:288180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