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天仙经纪人 > 第二章 一声誓言
    看完合约,一切没有问题。

    项天不再犹豫,摸过签字笔刚要签名,突然听见中年人说道:“普通笔墨不行,只能用你的血液?!?br />
    “真假的?”

    项天嘴角一抽,满脸狐疑:用鲜血签名,这货有病吧?但是为了四十万以及以后更多的四十万,他决定忍了。

    天地良心,二十多岁的年纪,人家都是找个女朋友,花前月下,你侬我侬,他却艰苦奋斗,独守空房,归根结底还不是没钱嘛!

    现在只要合约一签,毫无疑问,他的人生必将彻底改变。

    想到此,他走进厨房拿出把水果刀,咬咬牙割破手指。以鲜血为颜料,在签名那一栏写上名字。

    那合约的材料极为特殊,好似能吸收血液。血液落在上面,顷刻消失不见,只留下一层淡淡的血迹。

    写完最后一个字,项天认真看了看:龙飞凤舞,字迹不错。

    没由来的,他心头突然多了一丝奇妙的感觉。那感觉说不清道不明,却好似失去了某种东西,又得到了某种东西。

    “疑神疑鬼?!?br />
    项天自嘲的摇摇头,将合约递给中年人:“合约您拿着,我就不留了?!?br />
    “合约对我无用,你自己留着吧!”中年人拒绝道。

    项天闻言松了口气,如此珍贵的合约,还是留在自己手里安心。否则人家万一反悔,留着白纸红字在,就算打官司也不怕。

    签完合约,而且中年人又如此好说话,项天不由松了口气,环视一番周围,眼眸中浮现出浓浓的希望。

    有了这四十万,小宝就能健康出院,而他也能继续自己的事业。嗯,首先必须招聘几个员工,而且非艺校女生,非班花以上不要。

    当了半年多ceo,咱终于不再是孤家寡人了。

    项天突然想抱着某人大哭一场。

    “明天一早会有人来找你,你按照合约规定,尽量满足他的要求?!?br />
    中年人明显没有逗留的意思,“还有,我必须提醒你一句,你上一世坏事做尽,罪孽深重,以致年少孤苦,原本只能活到二十五岁。但是上天有好生之德,能否改变命运,全看你的表现?!?br />
    说完不等项天反应过来,那中年人大步走向门口,消失不见。

    对中年人最后那句话,项天根本没放在心上。被人诅咒的时候实在太多,如果每次都当真,干脆别活了,就等着世界末日吧!

    况且你说活到二十五就是二十五,你当你谁???玉皇大帝还是阎王爷?

    凝视着那箱子钱,项天狠狠搓了搓脸,直把脸颊搓得通红,这才咧了咧嘴,大笑出声。

    “哈哈,老子终于有钱了,而且会越来越有钱?!?br />
    “柳云曦,我以前不敢追你,现在,一定要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不是,是一定要让你拜倒在我的牛仔裤下?!?br />
    “”

    什么叫一夜暴富,这就叫一夜暴富,至少在项天看来是这样。

    走在大街上,项天拎着箱子左看右看,那神色就和随时被人暗杀一样。好不容易坚持到银行,存钱,办卡,再出来的时候,他已是满脸轻松。

    河源市人民医院i病房区。

    项天匆匆而来,转出走廊,很快看见长椅上坐着名中年女子。

    那女子穿着破旧,凝视着前方,双目无神。

    “阿姨,小宝怎么样了?”

    项天快步过去,在女子身前蹲下,出声问道。

    听见有人说话,李娟的眼珠动了动,渐渐多了些生气??辞宄钐?,她伸出手,轻轻摩挲着项天的头发,泪如雨下。

    “小天,你来了?!?br />
    “嗯?!?br />
    项天勉强露出抹笑容,“您别担心,我刚才接了个大单子,一下赚了四十万,足够支付小宝的住院费。别说住院费,以后咱们吃香的,喝辣的,全都不在话下?!?br />
    “真,真的?”李娟听得一愣,含泪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小天,你不会是骗阿姨吧?”

    “哪能??!”项天取出银行卡,“阿姨你看,卡里有三十万,不够再问我要?!?br />
    看看那银行卡,再瞧瞧项天,李娟双手掩面,身体缓缓颤抖起来,发出有些低沉的泣声。

    项天见状,强忍着流泪的冲动别开目光。在有些模糊的视线里,缓步走来一名少女的身影。

    柳云曦,燕南大学学生。

    和所有天之骄女一样,她可谓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相貌出众,国色天香,刚入校就成为?;ㄖ?。家境优越,据说是河源市一家大集团的接班人。

    除却这些或明或暗的身份,在李娟眼中,她是一名性情温婉,经常来家里义务帮忙的漂亮姑娘。

    而在项天眼中,她却如同那传说中的神女,高高在上,永远无法触摸。

    项天擦了擦眼角,确定没出现幻觉,急忙起身问候道:“你来了?”

    “嗯。小宝怎么样?”

    由于经常去李娟家义务劳动,柳云曦和项天见过几面。对这个普普通通的年轻人,既谈不上好感,也没有厌恶,最多就是认识而已。

    “阿姨说是白血病,可能需要骨髓移植?!毕钐焖低?,补充道:“我也是刚来,具体情况还不清楚?!?br />
    柳云曦秀眉微蹙,又看见李娟双手掩面,她掏出纸巾,细声细气的劝道:“阿姨,我已经号召青协给小宝捐款。如果不够的话,我就家拿一些?!?br />
    项天摇头道:“手术费的事情你不用担心,我已经凑齐了?!?br />
    “凑齐了?”

    柳云曦看向项天,俏目中闪过几分惊讶。虽然和项天不熟悉,但是她也能看出来,项天绝对不是那种有钱人。

    对普通市民来说,骨髓移植的费用并非小数目。

    “是??!”项天不着痕迹的挺直胸膛,漫不经心的道:“今天接了单大生意,单单订金就有四十万?!?br />
    说完这句话,那一直以来缠绕在心头的自卑,好似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他甚至想大吼一句,用来表达内心的激动。

    柳云曦想了想,柔声说道:“现在做生意不容易,要不这样,咱们一人一半?”

    项天没有直接答,而是说了句不着边际的话:“我以前没告诉你,我和小宝他们一样,都是被李阿姨收养的孩子?!?br />
    柳云曦冰雪聪明,瞬间明白了项天的意思。她微微一愣,神色中多了些异样:“抱歉?!?br />
    “没关系?!?br />
    柳云曦朝他点点头,继续安慰李娟。

    片刻后,李娟终于恢复平静,她握着柳云曦的手,又注视着李凡,情真意切的道:“小天,云曦,你们都是好孩子?!?br />
    “阿姨,我只是做了些该做的事?!绷脐乇吣米胖浇砀罹瓴亮?,边说道:“现在的医学很发达,只要发现及时,白血病也能治好,所以您不用担心?!?br />
    “阿姨明白?!?br />
    李娟叹了口气,有些自责的说:“都怪我。早在前年,政府想让孩子去福利院,但是我舍不得他们,所以一直没有同意。眼看着他们一天天长大,我就想着,等他们都成家立业,我也卸下这幅担子,谁知道却出了这种事?!?br />
    “阿姨,这不怪您?!绷脐匮廴ξ⒑?,一脸敬佩的说:“相比起福利院,他们其实更想和您在一起?!?br />
    项天听到此,突然插嘴道:“阿姨,小宝的事,虎子他们知道吗?”

    李娟目光黯然,摇了摇头。

    “没告诉他们?”项天见状,双目微眯,紧跟着说:“听说虎子找到了父母,家境相当不错,这您知道吧?”

    “虎子说父母管得严,暂时没法出门。小军的电话显示空号?!崩罹瓴档?。

    “还有这事?”

    项天愣了愣,掏出手机拨了两个号码,一个显示空号,一个关机。他皱起眉头,脸上渐渐多了些怒色:“王八蛋,忘恩负义的东西,老子饶不了你们!”

    李娟轻声道:“他们已经长大了,即需要养活自己,又要结婚生子,手头肯定不宽裕。而且,而且只要他们过得好,阿姨就已经心满意足?!?br />
    项天顿住,沉默良久,微不可闻的道:“我项天发誓:一年之内,一定让你们来求李阿姨?!?br />
    准确来说,李娟家更像是个家庭式孤儿院,如项天,小宝,虎子这些,都是李娟收养的孩子。

    李娟曾经有过孩子,十岁那年落水身亡。

    她男人受不了打击,离家出走,一去不返,而李娟同样深受打击,就在那时,她遇到了沿街乞讨的项天。

    那年,项天年仅九岁。

    后来,李娟先收养项天,又陆陆续续收养了十多个孩子。他们中,既有像项天这样的孤儿,也有被人遗弃的病患儿童。

    总之,李娟很伟大。

    至少在项天心中,她绝对是最伟大的那个。

    柳云曦察言观色,同样心中恍然。她悄悄握紧李娟的手,轻声说道:“阿姨,好人有好报,小宝肯定能好起来?!?br />
    李娟神色呆滞,许久后,她朝柳云曦说道:“好孩子,时候不早了,你们先去吧!”。

    柳云曦看了眼窗外,起身说道:“阿姨,我明天再来看您?!彼底?,她朝项天点点头,转身离去。

    柳云曦走后,项天并未告辞,直到下半夜才返公司。

    他原本想让李娟去休息,他留在医院,而且这毕竟是重症监护室,护士二十四小时值班,其实用不着家属守候。

    但是李娟死活不愿意,一番商量,李娟最终妥协。不过她依然有些不放心,只答应休息上半夜。

    第二天,项天睡到九点多才迷迷糊糊醒来。翻身下床,他只穿了条三角裤走进洗手间,放水洗脸刷牙。

    做完这些,他刚走到洗手间门口,眼前突然出现一张猥琐的老脸。

    “妈呀!”

    这可是自己家,而且房门紧锁,可想而知,项天登时吓得大叫出声,连退几步,一屁股坐在地上。

    “我草,你谁???怎么进来的?”

    那老头嘿嘿一笑,抬手甩出一枚印章:“小子,看看这个你就明白了?!?br />
    外面阳光明媚,自然不可能有鬼。而且这老头满头银发,体型瘦弱,一看就不是那种力战千军的强人。

    像他堂堂大男人,难道还怕一个老头不成?

    项天迅速冷静下来,他接住印章一看,突然弹身而起,风风火火冲向办公桌。

    取出昨天的协议,项天紧盯着协议上方的图案,又看看手中的印章,眼神渐渐亮了起来。

    过了半响,他深深的吸了口气,豁然转头看向老者,露出比阳光更加灿烂的笑脸:“亲爱的大爷,鄙人项天,很高兴为您服务?!?br />
    顾客,上门了!

    (新起航,求推荐!求收藏?。?/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