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天仙经纪人 > 第五章 捡到宝了?。ㄇ笫詹兀?
    项天刚诽谤完华佗,突然听见李娟失声惊呼,他打眼看去,顿时瞪圆了眼睛,大吃一惊。

    就这么三分钟不到,那黑不溜秋,怎么看怎么别扭的胎记,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暗淡下来。

    与此同时,那两枚银针却开始变色,从亮闪闪的银色变的有些灰暗。

    “这,他真是神医??!”

    和李娟对视一眼,项天激灵灵打了个寒战,心头顿时活泛起来。别的不说,单就这手治疗胎记的手段,华佗就堪称神医。

    毕竟小梅的情况他很清楚,河源市各大医院的皮肤科,皆是束手无策。但是在人家华佗手中,短短几分钟就见效,他不是神医谁是神医?

    “病人?他要病人?”

    项天凝视着华佗的背影,突然觉得他的身体再次发光,不是金光,而是红彤彤的颜色,那是百元大钞的颜色。

    “我如果开家皮肤门诊,华大爷负责看病,我负责收钱,最后二一添作五平分,岂不是发了?等有了钱,阿姨就不需要那么辛苦,弟妹们都能恢复健康,和正常孩子一样上学读,结婚生子?”

    不得不说,项天一瞬间的感悟很多,而且越想越兴奋,他好像看到在自己努力下,弟妹们个个成才,成为让他骄傲的存在。

    一刻钟,转瞬即逝。

    此时,那两枚银针已经完全变得漆黑,华佗抬手拂过小梅的脸颊,两枚银针消失不见。

    “小姑娘,你现在可以睁眼了。两天内不要沾水,不要化妆,不要吃辛辣的食物?!?br />
    华佗捋了捋胡子,对治疗效果十分满意。

    “妈,我好了吗?”

    小梅捏着衣角,小手有些发抖。她颤巍巍睁开双目,眼神中满满的都是期望。

    李娟掩口凝噎,激动的难以自持。

    小晴快步过来,举起小镜子在她面前晃了晃,惊喜的道:“小梅,快看快看,你变漂亮了!”

    “???这,这是我吗?”

    小梅盯着镜中那眉目如画的少女,不可思议的问。

    项天吸了口气,展颜笑道:“当然。妹妹,没想到你这么漂亮,连哥哥都要动心啦!我看等你到学校,追你的人肯定能从大王村排到海南?!?br />
    “大哥,你真坏!”

    小梅满脸羞涩,凝视着镜子,久久无法神。

    眼见小梅如获重生,项天面朝华佗,一躬到底:“大爷,谢谢?!?br />
    华佗面容严肃,宛如神祗:“治病救人乃医者本分?!彼蛋?,他突然一拍项飞:“但是这点儿小病实在没挑战性,小子,老夫已经等不及?!?br />
    “哦哦,好,咱们这就进去?!?br />
    经此一役,项天已经明白,华佗起码有一点儿没有吹牛,那就是在皮肤病方面,他的确称得上神医。

    至于能否治愈白血病,相信以医者的职业道德,他应该不会乱来。

    和值班护士商量的很不顺利,倒不是人家难为他,而是家属探望有时间限制,只能选择上午十点半或者下午三点。

    不到时间,禁止任何人探望。

    如今距离十点半还有十多分钟,索性并不着急,而且趁着有时间,项天又请求华佗出手,帮小晴看看。

    华佗直截了当的告诉他,小晴属于先天性心脉狭窄,从娘胎里带出的病症。情况复杂,治疗比较麻烦。

    若想彻底治愈,至少需要一月时间,针灸四次,再配合药物才行。

    因此,在医院肯定没法动手,只能家再说。

    只要有办法治疗,项天已经心满意足,反正小晴暂时没有危险,不急于一时。

    时间一到,项天和华佗换上无尘服,在护士带领下走进特护病房。

    病床上躺着一半大孩子,大概七八岁。他身穿病号服,脸色苍白,显得有气无力。

    看见项天进来,他挣扎着想坐起来,却被项天拦?。骸氨鸲?。我请了名医过来,他或许有办法。叫华爷爷?!?br />
    “华爷爷好?!?br />
    “嗯?!?br />
    尽管带着口罩,依然能看出华佗脸上的凝重,除了凝重,还有一丝别的东西。毫无疑问,正是兴奋和炙热。

    “果然是血症!如果放在老夫那年代,的确没办法,现在倒是问题不大?!?br />
    华佗喃喃自语,项天听完,吃惊的问:“大爷,真能治好?”

    “能?!?br />
    涉及病症的时候,华佗一改急躁脾气,慢悠悠的说:“老夫研究百年,最终总结出治愈血症的办法,需要食疗,药疗加针灸三管齐下?!彼底?,他环视了眼病房:“只是在这种地方,怕是条件不允许?!?br />
    那带领两人进来的护士听了,不着痕迹的撇了撇嘴,眼神中满是鄙夷?;寡芯堪倌?,还治愈?你以为你是神仙呢?

    项天皱眉道:“先出去。我需要和李阿姨商量商量?!?br />
    白血病不是皮肤病,一旦出院家,随时可能身死,他负不起这个责任。

    离开特护病房,项天将李娟拉到消防楼梯处,把华佗的判断叙说一番。他神色凝重,颇为迟疑:“阿姨,华大夫说他能治愈,而且把握很大,但是在医院不方便,可能需要家才行?!?br />
    李娟犹豫不决:“他,华大夫真能治好?”

    若非华佗刚才的表现太过惊人,李娟肯定毫不犹豫的拒绝。现在虽说没当场拒绝,仍然免不了心里嘀咕。

    项天沉默片刻:“华大爷虽然有时候神神叨叨,经常说一些别人听不懂的话,但是人命关天,他断然不可能信口雌黄,故意夸大?!?br />
    李娟咬了咬牙,注视着项天,神色中满是信任和愧疚?!拔夷昙痛罅?,你是他们的大哥,还是你拿主意吧!”

    这一刻,项天突然觉得压力山大,比听到三十万住院费的时候更严重。

    毕竟钱没了可以再赚,人没了可就彻底没了。

    “我”

    项天微微叹了口气,知道李娟终究老了,不再是以前那个雷厉风行,果断坚强的李阿姨。

    沉默片刻,他勉强露出抹笑容:“我再去问问华大夫?!?br />
    项天匆匆而去,把华佗拉到角落处,嘀嘀咕咕讨论起来。其间,不时响起华佗的保证,又有项天严肃的说话声。

    足足讨论了半个小时,项天快步来。他走到李娟身前,一脸凝重的说:“华大夫信誓旦旦,我选择相信他?!?br />
    李娟默默点头:“阿姨听你的,咱们尽快出院。

    (感谢轨迹老蒙,堕落,清飞,灵雾,寂寞的吴明,一健卿心,烽火冷爷六位老友的打赏,继续求收藏,推荐,点击?。?/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