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天仙经纪人 > 第七章 冤家路窄(求收藏)
    燕南大学,河源市最好的高校,没有之一。

    燕大乃是综合性大学,在校学生四万余人,项天之所以将公司设在华晨大厦,正是看中燕大的学生资源。

    事实上正是如此,他的顾客大都是燕大学生,报名费一百元,工作则主要涉及做家教,发传单,小时工。

    当然,偶尔也有打工者慕名而来,要求全职工作。

    总体来说,项天对顾客堪称厚道,除了绝对不能退钱,其他的都好商量。

    比如有的顾客对第一份工作不满,只要对方软语相求,好话好说,或者就事论事,他大都会免费再介绍一份,直到对方满意为止。

    否则如果天天遇到吵架的情况,他那家小公司早就关门倒闭了。

    压了压帽檐,项天穿过校门,来到燕大布告栏前。他左右看了看,迅速从兜里掏出一张纸,一巴掌贴在布告栏角落。

    毫无疑问,在没有顾客的时候,他最主要的工作就是贴小广告。

    其实从小广告上就能看出他是个厚道人,其他人都是用胶水,一旦贴上,很难清理。而他只用透明胶带,一撕就下,简单暴力。

    燕南大学占地四百余亩,面积巨大,布告栏自然不是只有一处。

    一路行来,兜里的广告已经去了七七八八。

    “最后十张,贴完收工?!?br />
    来到一栋男生宿舍楼前,项天暗暗想道。就在这时,宿舍楼内走出三个男生,带头那人仰头挺胸,神色高傲。

    “骏哥,那小子昨天不在,让咱们扑了个空。他今天肯定来,要不再去一趟?妈的,莉莉就喜欢能独立养活自己的男生,老子好不容易拉下面子决定兼职,却被那小子阴了一百块,简直不可饶恕?!逼渲幸荒猩奚?。

    另一侧那男生嗤笑道:“我说周刚,不就是一百块钱嘛!以你的身家,还在乎那点儿?就当打发要饭的了?!?br />
    听到此,项天侧头瞥了眼,顿时眉头微皱。那周刚,赫然是前天和他吵架的男生,显然,也是在他门上画画的家伙。

    此时就听那周刚不屑的道:“屁话。别说一百,就算一千,老子都不会放在眼里,但是那小子削了我的面子,这能忍吗?”

    “好了!”

    那叫骏哥的男生一听,淡然说道:“今天不行。昨天早上,柳云曦在课堂晕倒,今天才返校。这个时候,我必须去看望她?!?br />
    周刚眼珠一转,嘿嘿笑道:“骏哥言之有理。大病初愈,肯定是一个人最脆弱的时候,自然最容易获得柳大美女的芳心?!?br />
    “难??!”

    骏哥叹了口气:“别看她性格温婉,善良单纯,看似对谁都毫无提防,但是想让她倾心却难上加难。不过嘛,哼哼,我的家世不比她差,我们两家又是世交,除了我,谁还配得上她?”

    三人边走边聊,谁都没在意戴着鸭舌帽,站在旁边的项天。待三人过去,他转头看了眼,心中暗道:柳云曦病了?前天不是还好好的么?

    算了,等华佗大爷来,请他老人家去瞧瞧。

    对华佗食言而肥的事,项天自然大为不满,但是对他的医术,却又敬佩不已。反正在他见过医生中,就没一人比得上华佗。

    贴完最后十张小广告,时间还不到十一点,项天在校园内转了转,突然想到柳云曦的事,不觉有些担心。、

    思来想去,他觉得人家经常去李阿姨家,对弟妹们相当不错,如今既然生病,于情于理都要去探望。

    唯一的麻烦就是,他对柳云曦的班级和宿舍一无所知,想去探望都不行。

    不过这丝毫难不倒项天,在路上拦住几名学生问了问,他很快从一名男生口中得到了准确消息。

    作为燕南大学赫赫有名的人物,走到哪儿都引人注目的?;?,柳云曦只要在学校,想找她并不困难。

    找到一号教学楼,项天登上三楼右拐,走向301教室。

    刚走出几步,就见那俊哥手捧礼物,等在教室门口。

    在他身边,依然是周刚两人。

    “老黎就是墨迹,不到下课时间,肯定不会出来?!敝芨胀铝烁鲅倘?,一脸不爽的道。

    俊哥笑道:“让他离开并不难,但是云曦最讨厌这个?!?br />
    “哈哈,咱们俊哥最是怜香惜玉,整个燕大谁不知道?!绷硪荒猩穆砥ǖ?。

    那俊哥闻言,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怜香惜玉?哼哼,得不到的时候自然怜香惜玉,等得到以后嘛?还不是想让她方她就方,想让她圆她就圆。

    陡然看见三人,尤其周刚也在,项天快走几步,转向旁边教室,却突然听见周刚喝道:“站住?!?br />
    项天听得一愣,抬头看去,淡淡的道:“有事?”

    “好啊,果然是你!”

    周刚双目微眯,三两步冲到项天面前,一把抓住他的脖领:“妈的,老子刚才就看你鬼鬼祟祟,而且觉得眼熟,得罪了老子,你还敢来燕大?”

    “他是谁?”

    俊哥迈步过来,打量着项天,面沉如水。

    打狗还要看主人,不管对方什么来路,胆敢得罪自己小弟,就是不给自己面子。

    周刚冷笑道:“他就是外面那职介所的老板。嘿嘿,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一百块老子不要了,但是今天,你休想轻易走出燕大?!?br />
    项天见周刚不依不饶,他抬了抬帽檐,露出一双始终平静的眼眸:“你有钱有势,我比不了。但是我无亲无故,无牵无挂,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最不怕的就是和人家拼命。不信的话,你尽可以试试?!?br />
    以项天的经历,哪会被一个小孩子吓住。

    “你”

    周刚一脸阴晴不定,不由得看向俊哥,那俊哥皱了皱眉,“哥们哪条道上的?这附近的雄哥,海叔,我都见过几面?!彼底?,他深深的看了眼项天,好似想从他脸上看出什么。

    项天知道俊哥才是正主,那周刚充其量就是狐假虎威,算不得什么。他转头看向俊哥,只见那俊哥尽管帅气却双目无神,嘴唇发白,眉宇微赤,突然愣在当场。

    发现项天发愣,周刚怒喝道:“俊哥问你话呢?哑巴了?”

    项天不答,再次观察俊哥一番,神色古怪的问:“你是不是有???比如每次都是力不从心,只能坚持很短时间?”

    (收藏啊收藏,推荐啊推荐,不要忘记哦?。?/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