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天仙经纪人 > 第九章 砸场子or做生意?
    华佗本草经分两部分,第一部分记载的是五禽戏,第二部分才是病例和治疗方法。

    显然,在华佗看来,想成为神医,首先必须?;ず米约?,否则一切都是白日做梦。当然,五禽戏更看重修身养性,延年益寿,在搏杀方面只能算一般水平。

    不过毕竟是华佗所创,对付个把学生自然毫无问题。

    三拳两脚打翻周刚两人,项天悠然的拍了拍衣角,居高临下打量着他们:“我早就说过,老子没你们有权有势,可就是不怕拼命?!?br />
    “妈的,别以为你赢了,让俊哥知道,分分钟废了你?!敝芨栈彝吠亮?,顶着两只熊猫眼,边擦鼻血边大声咆哮。

    项天在周刚面前蹲下,吓得周刚连连后退。接着,他拍了拍周刚的脸颊,笑眯眯的道:“如果真有本事,尽管让他来!但是下次,我可不会这么好说话!”

    “你,你给我等着?!?br />
    再次被周刚威胁,项天怜悯的摇了摇头,站起身,扬长而去。

    走出教学楼,外面阳光明媚,深吸口气,满是春末夏初的味道。

    项天仰头看天,嘴角缓缓露出一抹笑容。那笑容充满自信,充满对未来的憧憬,他知道,从这一刻开始,他的命运,已经截然不同。

    过神来,他匆匆赶公司,开始寻找华佗本草经。

    “怎么可能?我明明放在架上,竟然没了?没道理??!”

    项天几乎将架拆掉,却依然没找到,他一屁股墩在沙发上,满脸的不可思议。

    所谓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一技在手,天下我有,四十万订金肯定不如精湛的医术更加珍贵。

    项天很明白这个道理,若不是早已把整本背下,他现在肯定后悔的想自杀。

    思索片刻,他取出手机打给李娟。说了几句,立刻请华佗接电话。

    “小子,老夫忙着呢,没事别打扰我!”华佗一开口就满是火药味。

    项天有些尴尬的道:“大爷,您那本,我好像弄丢了?!?br />
    “丢了就丢了吧,没什么大不了的,头再写一本就是?!被⒉灰晕獾乃担骸安还孪人岛?,酬劳已付,你不能不认账?!?br />
    项天松了口气,干笑道:“您老说的哪里话,我当然不会赖账。而且我又给您找了个病人,保管您忙得底朝天?!?br />
    “那还不错。行了,老夫要给村民们义诊,没事先挂了!”华佗毫不客气的道。

    “等等?!毕钐旄厦ψ柚?,试探着问:“大爷,我最近突然对医术很感兴趣,能不能跟随您学医?”

    华佗奇怪的问:“学医?老夫不是传授给你了吗?华佗本草经分上下两册,乃是我毕生经验写就,你只要好好研究,足以成为人间最好的神医!”

    “额?”

    项天的嘴角抽搐了几下,心说貌似的确如此。

    自从学会上册,他已经能够判断出大部分常见病,而且懂得治疗方法,这不是传授是什么?

    但是又一想,他急忙追问:“大爷,那下册怎么办?对于一些疑难杂症,我现在可是一窍不通??!”

    “人心不足蛇吞象!下册当然是最后的奖励,还有一年时间,你着什么急?”华佗没好气的说,说完,他紧跟着补充了一句:“来了个急症,我先挂了?!?br />
    声音消失,手机挂断

    项天捏着电话,彻底陷入呆滞状态。

    原来这就是那所谓的神秘奖励,我日??!果然够神秘,而且够强大。

    “第一名顾客获得的奖励就这么强大,接下来会是什么呢?真是期待??!”

    发现那神秘奖励的强悍,项天再也没有嫌弃华佗麻烦的想法,********只盼着第二名顾客赶紧上门。

    “砰砰砰?!?br />
    敲门声骤然响起。

    “难道来了?”

    项天激灵灵清醒过来,弹身而起,冲向门口。刚冲出两步,房门猛然被人踹开,呼啦啦冲进来五六个手持棍棒的年轻人。

    项天急忙顿住,退后几步问道:“你们是谁?”

    “哈哈,王八蛋,你不是嚣张吗?”

    伴随着猖狂的大笑,马俊和周刚缓步进来。周刚紧盯着项天,咬牙切齿的道:“都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在我看来就是狗屁。老子从来没有隔夜仇?!?br />
    “原来是你们??!”

    项天见马俊出现,脸色瞬间阴转晴,甚至还露出几分意味深长的笑容。他施施然走办公桌后坐下,指了指身前椅子:“马少是吧?请坐?!?br />
    马俊傲然一笑,盯着他道:“删掉云曦的手机号,滚出河源市,发誓永远不来,我可以考虑放你一马!”

    项天轻笑道:“我走没问题,但是我这一走,马少这辈子可就完了?!?br />
    “妈的,你什么意思?”周刚大怒。

    马俊眉头微皱,凝视着项天,脸色阴沉的可怕。

    项天毫不畏惧的和他对视,慢悠悠的说:“年轻人应该多节制,有些事过了反而不好。马少,你说是吧?”

    闻听此言,马俊目光微冷,继而,他粲然一笑,转头朝周刚等人吩咐道:“你们先出去,我和他有话要说?!?br />
    “俊哥!”

    “出去?!甭砜『鹊?。

    周刚不敢反驳,只得凶狠的瞪了眼项天,带人出门。

    “说吧,你怎么知道的?”屋里没了外人,马俊索性不再隐瞒,开门见山的问。

    项天眉头一挑,笑呵呵的说:“这个嘛!我跟随师父学了几年中医,师父在其他领域可能不算神医,在男科方面却极为擅长?!?br />
    一听这话,马俊那张脸瞬间涨的通红,他双手撑着桌子,俯身问道:“你师父在哪儿?”

    “家师四处行医,神龙见首不见尾,我也不知道他在何处?!毕钐旒砜∩?,不由心头暗笑,继续说道:“不过我已经得到家师八分真传,恰好能解决你的问题?!?br />
    “恩?”

    马俊呼哧呼哧传了几口粗气,满脸急切:“只要能治好,价钱随便你开?!?br />
    项****椅背上一仰:“马少想大治还是小治,快治还是慢治,去标还是去根?”

    “当然快治去根?!甭砜∷低?,忍不住问道:“有什么区别吗?”

    “的确有些区别,”

    项天眨了眨眼,矜持的道:“治疗方法不同,价钱相差很大。而且,有的方法见效快,能去根,但是可能会有些痛苦哦!”

    (拜托点击的友们收藏一下?。?/div>